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過去一年半以來,幾位老師以接力的方式,在南京陪伴我2016年初認識的亞斯特質孩子。

這個孩子過去因為自身的特質,在學校與同學有許多衝突。由於沒有可支援的特教老師人力,學校只能站在保護多數人權益的考量,讓這個孩子停學。這個初二的孩子就這樣在家待了整整一年。

2016年初,孩子的母親帶著他從南京到台北尋求協助。由於中國大陸地區居民來台有停留14天的限制,他們在近兩年的時間內多次往返,參加了各種課程與活動,也讓媽媽用不一樣的眼光重新認識自己的孩子。在經過多次溝通協商後,我們也終於讓特教老師進入孩子的學校,陪伴孩子學習,給予老師們專業的支持。

無論從孩子、家長或老師的角度,這都是一次特殊且有意義的生命經驗。以下,是孩子與特教老師們的回顧與心得:

童堯:遇見生命中的擺渡人

2015年底,因為我和學校老師同學的矛盾愈來愈多,我愈覺得大家都排斥我,所以我打人、發脾氣更是頻繁,我被迫休了學。那個時候,我內心十分無助、憤怒。我從來不在上學或放學的時段出門,就怕看到穿校服的人,尤其是我家附近有很多穿我們學校校服的孩子,看到他們,我就想找個地洞鑽下去。我渴望上學。

有一天,我無意中看到媽媽的日記,才知道我是亞斯伯格患者。我更憤怒了,心想:「我有病,你們那些人都不包容我,太壞了!」那時我內心充滿了仇恨,不想繼續休學,就想著回到原來班級報複老師和同學。

2016年3月,帶著仇恨,我和媽媽來到台灣,結識了曲智鑛老師。第一天晚上在麥當勞的聊天,我就認定他是自己人。因為他是那麽真誠地聽我說話,同理我、鼓勵我,說我是「精英學生中的精英」。後面幾天的相處中,他慢慢讓我正視自己,放下仇恨。曲老師告訴我:「寬容不是懦弱,而是勇敢的表現,放下那些不愉快,才能繼續大步向前走。」

我的腦海裡始終印著一張照片,那是我們穿過隧道的時候拍的,隧道裡是黑暗的,但前方是光亮的。曲老師說:「你現在就像在穿越隧道,穿過黑暗,前方就是光明。」在一年多的輔導下,我慢慢地走出了「黑暗的隧道」,愈來愈清楚地認識自己。雖然有時我還是會生氣、發脾氣,也會犯錯,但我不再覺得自己那麽孤獨無助了。

如今,我又回到了學校生活,曲老師時常會來南京看我,到學校陪我,跟老師溝通,跟同學成朋友,其實都是在幫助我。雖然我還有些特別,但我上進、自信、陽光。感謝曲老師,他是我生命中的擺渡人。

呂幼雯老師:播下希望的種子,以跨專業合作幫助孩子 

2016年10月,我和曲老師陪著一對母子來到南京。這個孩子具有非常明顯的亞斯伯格特質,衝動、敏感、焦慮、難以控制情緒,在學校中經常與老師及同學發生衝突,造成學業及社交上的各種困難。在特殊教育資源相對缺乏的中國大陸,這樣的孩子在學校是痛苦無助的,家長與老師也相當辛苦無力。

因緣際會下,他們認識了台灣的特教老師,雙方也共同努力,安排讓學校中能有特教老師,提供孩子校內的支持。我就是這樣以特教教師的身分進入了這間中學。

從一開始,我們就盡量對班主任與各科老師說明孩子的特質及可行的做法,也很高興獲得了高度的接納與配合。學校甚至特別挪了一間教室,當成孩子與老師的晤談室與喘息空間。當老師們對於他的上課愛提問、坐不住、容易分心等問題都能給予包容彈性,或者言語動作上的提醒,孩子上課的情緒穩定度就有了非常大的改變。只要孩子知道這個環境的人是懂我的,是可以幫助我的,從而感到安全及安心後,情緒或行為問題的發生率自然就下降了。

值得欣慰的是,許多老師都明顯看到了孩子的改變與進步。他現在已經初三,學習的穩定度提升,情緒問題大大減緩,這一切除了歸功於孩子本身的努力,更要感謝校長及所有老師的支持與付出。我們共同創造了普通教育教師與特教教師攜手合作,幫助特殊的孩子解決問題,提升能力,同時減輕普通教育老師負擔的成功模式。

解韻如老師:盡我所能,與孩子一起進步成長

大多家長都希望孩子能在學校與同學相處融洽、學習良好,並能遵循學校及班級的規則。對於特殊的孩子來說,實現這些目標確實是有難度的,但若有父母的大力支持及學校的同理關懷,那就不會是件難事了。給予孩子一個完善的環境,讓他走向另一片藍天往往是需要無止盡的嘗試及努力的,我們如何一步步的實踐?

這個14歲的男孩,行為舉止粗魯,凡事都希望以自己為中心,有時會用暴力解決事情,同學們因為不理解他,只好跟他保持一定的距離,很多時候他求好心切的表現也都被同學們否定。他渴望能融入班級交到一些知心好友,卻常常事與願違。

孩子媽媽想方設法,讓學校裡能至少有位特教老師,校方對這個提案也很支持。得到學校的理解、並給予安穩的環境學習,這對孩子在學校的行為表現、學習的專注力等,都有很大的幫助。

孩子的母親明白他在學校中總會與人鬧矛盾,因此在今年暑假結束前,邀請三個班上較為成熟、熱心的同學與孩子展開一天的相處,安排兩位老師、來自台灣的兩個孩子和三位班上同學一起共進午餐。南京的孩子帶著台灣孩子去南京歷史文化味道濃厚的老門東逛街,享受美食小吃,最後還一起去看了電影。這對孩子而言不僅僅是一天活動,更蘊含了媽媽的用心與同學的關心。

在陪伴孩子的道路上,每個父母都可能面臨困境,覺得力不從心、甚至焦慮慌張。但只要能夠對自己的孩子有正確的認識,完全地接納自己的孩子,時時保持樂觀與正向的心態,讓孩子知道,在這條漫漫長路上有人在他身旁給他滿滿的鼓勵,盡管失敗了,父母也永遠站在自己身後。孩子便能在這個大環境裡認識自己、理解他人,活出自信和獨一無二的自己!

創造支持的環境,沒有一個孩子被放棄

故事中的孩子,有這樣的家庭環境,是幸運的。他有一對負責任的爸媽,即使經歷的這些困難、挫折,他們都沒有放棄自己的孩子。

過去十多年,我結識了許多體制內優秀的好老師,當然,也看到許多體制內的限制。我不知道目前有多少學校,曾因為考慮孩子的需求,實事求是的與體制外資源合作?南京的這所中學願意讓台灣特教老師進駐,這是我當初始料未及的。這一年半以來,我看到孩子漸趨穩定,學校也提供我們許多實際的支持。

我常說,具有ASD特質的孩子,最好的輔具是人。當我們引進了特教老師的資源,就可以讓現有的環境產生質變,透過潛移默化的過程,整班同學和任課教師能對這樣的孩子有更多理解,在這樣相對溫暖的環境,原有的焦慮與問題行為就會大幅度降低。在特殊教育的路上,只努力改變有特殊需求的孩子是不夠的,很多時候,改變環境的效能,會大幅勝於改變孩子。期待未來的日子,這樣的經驗可以落實到更多需要的孩子身上;期待未來,沒有一個孩子被放棄。

     

好書推薦:

書名:不孤單,一起走──體制外教師曲智鑛的教育思索
作者:曲智鑛
出版:親子天下
出版時間:2017/09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