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智鑛:給特殊生的特殊教育──區隔,可以是為了更好的融合!

2017/07/1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1960年代開始,聯合國大力推動各國發展去機構化(de-institutionalization)的福利政策,同時也呼籲特殊需求者回歸主流、與社會整合。到了1990年代,更開始倡導融合(inclusion),希望身心障礙者能與社會融合在一起,更有尊嚴的在社會上生活,並能主導自己的日常生活與居住方式。

這樣的思潮也影響著特殊教育的發展。學校開始設置資源班,讓有特殊需求的孩子能盡可能的安置在普通班級,並透過抽離或是外加的方式,以部份時間到資源班接受個別化的教育與輔導。這樣的改變,解決了一些問題,但也衍伸出一些新的議題。

舉例來說,特殊需求孩子在一般的學習環境,可以得到所謂一般孩子的刺激,透過模仿、互動,有機會提升孩子的社會性。但另一方面,大量具有特殊需求的孩子進到普通班,在支持與資源不足的情況下,也會大大增加授課老師的教學難度,和班導師的班級管理壓力。若再加上其他孩子的不理解,對特殊需求孩子來說就是非常大的挑戰!

從過去到現在,特殊教育從「機構化」走向「去機構化」,筆者認為想用一個模子安置所有人是不可行的,因為孩子的不同,也有必要建立各種不同的安置型態。就像是特殊教育理念中所談到的最少限制環境的原則,在任何時候,我們都應該要思考,現在提供給孩子的,不管是環境或是教學,是否反而限制了孩子最大可能的發展?應該怎麼做才能兼容機構化與去機構化的優勢呢?

▋為特殊孩子建立的華德福學校

懷抱著這些問題,今年6月我嘗試著去美國找答案。我拜訪的Camphill Special School Children's Village位於美國賓州東北密林環繞的山丘上,是在1960年代初,由Downning Town特殊教育學校和Donegal Springs特教之家合併而成的。整個校區包括一所只招收特殊需求兒童的華德福學校(Karl Konig House);一所讓特殊需求兒童和普通兒童共處的華德福幼兒園(MeadowSweet);8間住宿生宿舍、2間走讀生宿舍,還有醫療及治療建築、會議/表演/慶典建築、手工藝教育建築、一間小商店、辦公室建築與後勤建築,以及5間為老師與志工提供的住宅。

這裡提供3項主要的教育服務項目,包含對特殊需求兒童K-12年級的華德福教育(只有幼兒園招生一般生)、18-21歲特殊需求青年的轉銜教育、以及治療教育相關專業人員的培訓。學校秉持著華德福的教育理念,為特殊需求兒童提供治療教育,幫助孩子展開自己的生命,實現價值。

目前校內有80多名學生,50多名寄宿學生和30多名走讀生。孩子的狀態包含發展性障礙,如自閉症(ASD)、唐氏綜合症、腦癱、威廉斯綜合症等,很多孩子都無口語能力。還有一些孩子有情緒和行為障礙、多動症、精神創傷等。聾啞及智力正常的殘疾兒童不在兒童村的服務範圍之內。

簡單的說,大部分在學校學習的特殊需求孩子都屬於中、重度。有大約1/3的孩子需要一對一的陪伴。孩子們大部分都來自附近地區,只有一些孩子來自美國其他州,當然也有少量的國際學生。寄宿生會依據房子大小不同,讓5-9名學生、還有義工和「房子爸媽」住在一起。轉銜教育項則在20分鐘車程外的另一個校區。孩子18歲後,可以在這個住宿型學校再待3年。

稍微了解了一下才知道,住宿型的學校,每年收費是8萬5美金,非住宿生每年是4萬多,真的不便宜。義務教育政府是有補助的,但在融合教育的理念下,政府並不鼓勵所有狀態的孩子都安置在這樣的環境學習,如果政府認為孩子不適合這樣全時制的住宿、但家長還是希望送孩子來這裡,那政府也只會補助一半的費用!

▋對我來說,教育是一種生活態度

在學校中,我參加了好幾個工作坊,甚至在廚房工作。在餐廳學習的孩子彼此能力上有落差,但可以明顯感受到大家對於自己的任務有很好的掌握。整個工作坊的形式讓人感覺沒有壓力,老師們並不是強迫推動孩子進行這些工作,而比較像是共事、共學,一起完成這項任務。

老師們會依據孩子的特質與狀態去安排適合他們的工作坊,包括打掃環境、農場工作、園藝工作、木工、伐木……等。這個學校彷彿一個自己的生態系統,有自己的教育理念、師資、各類型的治療師,跟孩子生活在一起、一起吃、一起睡、一起工作、吃自己種的菜、吃自己養的牛和雞……

回國後,有大孩子問我:住在這樣專門提供給特殊需求孩子的社區學校,他們未來還有辦法回到一般的社會環境嗎?

我說:這要看這個社區是用什麼樣的理念和方式在訓練孩子的。

孩子又問我:那你覺得這些住在社區的大孩子,什麼時候會準備好回到一般的社會環境呢?

我說:我覺得永遠不會準備好,也不應該等他們準備好了才回到一般的環境。因為不是只有他們應該準備(改變),而是整個社會也需要準備(改變)!

這一趟參訪讓我相信,對特殊需求孩子進行個別化教育的機構,有其存在的價值。我常會想起電影《X戰警》中的變種人學校,主角查爾斯教授希望透過學校訓練,讓變種人更能掌控自己的能力,目的其實就是讓變種人能夠融合在社會中。學校的老師們是查爾斯教授的學生,擁有各種不同的特異功能,他們以過來人的身份訓練自己的學弟妹。換個角度想,這些變種人不就是有著各式各樣特殊需求的人群嗎?

對我來說,機構的存在,代表的不是「隔離」,而是提供孩子過渡時期訓練的一個基地。機構是提供服務的一種方式,至於走向融合或是區別,這完全可以取決於創辦人的理念。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