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智鑛:《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其實正是父親的冠軍夢

2017/05/16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劇照,車庫娛樂提供。

前陣子上映了一部我非常推崇的電影──《我和我的冠軍女兒》。這個以運動為背景的勵志故事,我認為是這幾年罕見的經典之作,深刻的描繪了運動員訓練與比賽中的心理歷程,同時也實在地反應了印度重男輕女的社會氛圍。

但對我來說,整部片更讓人省思的是父女的關係,以及家庭對於子女的影響。過往的印度社會,女兒是賠錢貨,所以早一點把女兒嫁出去,是一種常見的策略,可以節省一個家的開銷。我相信許多人會因為這種社會氛圍,無意地跟隨這種潮流,也間接衍生出特別的親子關係。

▋「我是為你好」!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這部片中的父親,偶然發現女兒可能遺傳了自己的摔角天份,便獨斷的要求女兒走向摔角之路。即使在社會輿論的壓力下,也不被撼動。他的決心與意志看來完全凌駕在社會壓力之上,但其實完全不是站在女兒的角度。

當然,從女兒第一次在比賽後被爸爸稱讚、到拿下人生第一場比賽的勝利,對於摔角的態度慢慢開始改觀,也因為獲勝的成就感與自信,讓她們開始逐漸享受比賽的樂趣。這種「認命」在片中透過朋友的話,點出父親的要求其實是關心、是愛,所有嚴格的訓練背後都是為孩子好、替孩子的未來著想,而不是像朋友的父親一樣,只想著把女兒嫁掉!

我必須承認,在看電影的時候,覺得女兒體會了父親的用心良苦,的確令人感動。但仔細想想,這樣的場景怎麼似曾相識?好像想起了新加坡電影《小孩不笨》裡面那個媽媽的經典台詞:It’s for your own good!

▋是孩子的願望,還是你的願望?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讓我們看到的,是一位沒有拿到金牌的父親,將自己的願望強加在女兒身上。這個「我」代表了父親人生的遺憾,「我的」則隱含了自己對於女兒的期許與支配。當然這個故事的結局是好的,但如果我的女兒沒有拿到冠軍,會不會變成「我和我的女兒和我的女兒的冠軍女兒」、「我的冠軍孫女」?

在早些年以前,我常聽到孩子為了醫生父親的願望不斷重考、只為了考上醫科的故事。成長的過程中,我們應該想清楚,這些是父母的願望?還是我自己的願望?

還記得《動物方城市》(Zootopia)這部電影嗎?主角小兔子從小期許自己成為警察,但她的父母是如何潑她冷水、不斷的告訴她應該要跟著前人的腳步務農,不要每天做白日夢,因為在他們過往的經驗中,從來沒有一隻兔子可以成為警察。當在面對這樣的壓力與反對時,我們當中有多少人能夠堅持到最後,證明我能做的不只是你們想的這樣?

我們常常聽到大人說,孩子不懂他自己要什麼、孩子不懂什麼是對他真的有幫助的……,但大人的責任是創造孩子探索的機會,讓他們發現自己要的是什麼、什麼是對自己有幫助的,而不是一味的限制他們的選擇!在教養的過程中,我們是否無意識的複製了上一代的習慣與模式?提醒自己,時常靜下心來想一想,我們有多少價值觀是源自於父母、家庭、甚至只是跟隨這個社會的潮流?教養沒有標準答案,也多半沒有絕對的好與不好,純粹在於個人的選擇。適時放手,給孩子選擇的機會,或許《動物方城市》的主題曲已經為我們和我們的孩子唱出內心的盼望:I wanna try everything even though I could fail!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