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亂彈】蔡承甫:民間社會如何讓厲鬼轉為地方守護神?赤土崎皇帝娘的故事

2017/09/24

後龍媽靈宮祀奉大眾媽王寶英神像。作者提供。

農曆7月剛過,鬼影幢幢的氣息稍減,不過,臺灣社會相當重視祀鬼文化,並非只有鬼節才有祭祀活動,日常生活中,我們其實與許多鬼魅比鄰而居。甚至在民俗觀裡,臺灣人特別敬畏橫死的孤魂野鬼,並發展出一套既慎重又疏離的祭祀概念,藉以安撫厲鬼,使生活不為之侵擾,達到生命、財產不受威脅的心願。同時,人們也透過祭祀,讓陰鬼成為守護地方的重要神祇,由鬼魂轉換為神靈、由「歹物仔」轉換為助人兵將,恰恰展現出臺灣民間信仰勸世教化的核心精神。

位於苗栗縣後龍鎮的赤土崎媽靈宮,起源已無確切證據可考,廟堂名稱也幾經更動,是當地大量無主枯骨的集葬與崇祀之所,敬拜對象亦即一般民間信仰裡,最為人所懼畏的孤魂野鬼。或因枯骨多有女性,或有其他不明因素,當地人多稱之為「大眾媽」。隨著時代變化,據說幾百年來顯靈不斷,尤其在1960年代時,大眾媽透過輦轎方式,講述自己是「皇帝娘王寶英」,這使得頗有靈顯的大眾媽,逐漸由厲鬼祭祀演變成護佑鄉里的地方守護神。

▍皇帝娘王寶英來台戰死得穴

據說赤土崎媽靈宮這一帶,從乾隆年間開始,一直到大正時代,近200年間,都只是白骨散落,直到1930年地方居民集資建立小廟,並稱為「大眾廟仔」、「萬善祠」才開始有比較明確的祭祀。1950年代出現「大眾媽廟」之稱,現今廟名「媽靈宮」乃是1960年代末擴建廟體時,由地方士紳因應大眾媽、皇帝娘旨意,共同商討起名。也於此時起,大眾媽神格起了劇烈轉變。

建廟構想初期,地方仕紳原是請示大眾媽新廟規模與樣式,大眾媽首次以輦轎方式降筆,卻意外道出她的來歷。

據說,大眾媽原是乾隆皇帝的第9位皇妃,名為王寶英,又名金娘,奉皇詔帶兵來台平定明朝遺臣李時堯之亂事;當時於淡水登陸,結識義士劉玄祥為其開路先鋒官,兩人帶領一廳官兵一路由北往南進攻,至大安溪節節敗退,於此地遭叛軍埋伏、全軍覆沒。但後來得此臥犬穴靈氣,屢屢顯化助人,如今已蒙受玉皇大帝冊封,領有玉旨普化濟世。待新廟建成,要將玉旨吊於廟上方,以符神威。

當時並指示廟中要以大眾媽/王寶英為主祀,陪祀大將爺/劉玄祥,每年正月16日定為聖誕千秋,7月16日為年例祭祀。此外,大眾媽更在眾遺骨中,搜尋出其個人靈骨,並指示安放於眾遺骸之最上方。

此扶輦結果一出,當地居民心中更確切相信,時時顯化的大眾媽就是金娘──王寶英,並爭相走告大眾媽領有「濟世玉旨」。時有降筆詩為證,比如:「杭清巾幗誓平氛,青史流方萬世勳,為救親君行大義,整回天意奮孤軍。威加荷鬼絕糧食,被困將兵全服焚。三百年來靈不泯,南湖山外湧風雲。」這些說法,加上先前種種顯化事蹟,使大眾媽由厲鬼轉為正神的情況,更加獲得當地居民認同。


後龍媽靈宮祀奉大眾爺劉玄祥神像。作者提供。

▍兵力與權柄的的擴張

早在媽靈宮建廟前,當地居民就認為萬善祠所葬是戰亡遺骸,因此有打仗禦敵的能力;再加上廟前豎有旗桿,居民心中認定這是祭祀「一廳官兵」,因此居民常會不定時挑飯擔前往祭拜。1960年代建廟時的「皇帝娘王寶英」說法出現,使當地居民相信大眾媽具有執掌「皇權」的能力,進而神聖化廟前旗桿的地位。不僅由原來的素白木杆更改為雕有龍鳳的石柱,還加裝五營將軍以及刀劍兵器,象徵兵馬擴張與兵將的「升級」。甚至發展出製作新旗桿,樹於廟前稱作「謝旗桿」的酬神儀式,這種只有科層體系才有的祭祀行為。在全盛時期,媽靈宮前能豎立20幾枝,藉此答謝神明。

1960年代重建廟宇時,廟體也從原先不具門神的三面壁建築,更改為有龍柱翹脊之三川殿樣式,門神安裝以後,象徵著主祀神地位之提升。至於原有的靈骨,為展現正神宮殿的嚴肅,紛紛移往廟後,並新建墓室,甚至於門口用磚塊密封。每年農曆6月底執筶,選擇7月初一開穴門人選、時辰與抽取磚塊的數量。由於正神化,大眾媽廟印鑑也由原本「萬善諸君印」、「大眾媽印」,封刪掉前者,表示不再是萬善祠,只保留「大眾媽印」並以錫盒安置於神龕之前,為當地居民稱作「大眾媽官印」。從此,居民認為廟前旗杆與案前之官印,都成了「皇權」象徵。


大眾媽神前官印。作者提供。

由以上變化看出,原本可能只是祭拜戰死枯骨的祭祀,在大眾媽為皇帝娘的說法出現後,為神聖化增添了許多至高的「權力」。當地的犒軍儀式,也由原來的不定時,改為由廟方統一於初一十五中午祭祀;焚燒紙錢從本來僅有更衣、銀紙,更換為大百壽金以及壽金,以此凸顯皇帝娘帶領「皇軍」的神格,與「陰兵」的差異。


每年農曆7月初一,皆會舉行開穴門儀式,打開廟後方的墓室。作者提供

事實上,乾隆皇帝身邊是否真有一位稱為「王寶英」的女子?我們從歷史資料裡面並無法印證,但這種詮釋過去的信仰傳說,卻是民間社會想像歷史的常見模式,藉此可以製造榮譽,建立想像的共同體。當然,皇帝娘王寶英也不是從1960年代獲得「正名」以後才開始顯靈,早在她還是大眾媽的時代,就經常有「操練兵馬整肅軍隊」、「帶路引導」、「協助漁撈」、「協助商賈獲利」、「預示天氣變化」等諸多靈驗故事與傳說,是以造成地方社會的轟動與信仰認同。皇帝娘則是在這種信仰的情感聯繫上,增添貴族榮耀,使地方社群找到一個相互投射的互動想像,讓我們的地方關係更加緊密。

(作者為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士生)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