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亂彈】張靖委:為什麼台灣民俗中的「香爐」這麼重要?

2017/07/16

香爐與爐煙形塑廟宇空間氛圍:北港朝天宮卍字不斷牆,寓意香火萬年不斷。本文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廟宇是為人們祀神與祈報的場所。民間信仰是將信仰、儀式、觀念表徵在生活各層面,也包括了實體的廟宇營建,從空間的中間、正偏、前後、遠近去解析諸神的世界;從上香、獻供、化金去維持靈力的運作;從五官感受、肢體行為去體驗神聖。當香爐內煙霧騰起,就如同人的心意上達神靈,人對於神靈的信仰建構在靈力的交感期待,人神之間經由香火儀式緊密地聯繫起來。

香火儀式中,香爐是不可或缺的用具。香爐安置在神像前的重要位置,常伴隨廟宇發展、興修或重大事件而更換,可能因新增祀神而增加,也會因廟宇的規模擴大而製作尺寸大、作工精緻的香爐。香爐與廟宇共存,是廟宇社經地位與神靈力量強弱的展現。廟內的神像與香爐的重要性、神聖性,是要在信仰的脈絡中看待的,沒有附著在特定祭祀空間、沒人膜拜的神像,或是沒人行香的香爐,將淪為一般物品,就像一間廟如果沒有祭祀行為,也將只是空有外殼的建築。

▋香爐是神的食器

漢人信仰的香火觀念中,香是一種媒介,焚香、香灰、香爐三者相互結合,也是靈力的展現。漢文化焚香祭祀的作法始於漢代,先秦時期,氣味是上通神靈的媒介,如《詩經》〈大雅‧生民〉所說:「印盛于豆,于豆于登。其香始升,上帝居歆。」

古籍裡的「馨」字或「香」字,常是在描述食物或酒所散發的甜味。歷代香爐造形有豆式、鼎式、鬲式、簋式、樽式等,大多也是承襲先秦時期用於盛放食物或酒的青銅食器或酒器。從先秦時期以食物或酒所散發的氣味祭祀神靈,到漢代有焚香祭神的行香儀式,焚香上昇的香氣煙霧與食物或酒所散發的氣味相連結,遂有「香象徵著食物,香爐象徵著食器」的觀念。

台灣民間常形容神靈「吃香火」,這種說法把香當作神靈的食物,認為神靈亦如人類每日都需進食,香煙不斷,可常保靈力存在。許多廟宇的執事人員早晚都需向廟內諸神上香、奉茶,甚至有聚落居民採取輪流的方式,每日由負責人前往廟內上香。人與神靈之間互惠,受人香煙祭拜的神靈更有能力去庇佑人的祈願,感受到神靈眷顧的人遂自稱「爐下」。


舊曆十二月送神後,封爐不插香。

▋可接觸的神聖

廟宇的諸多供具中,香爐從製作到啟用,都需嚴謹遵循傳統禁忌與儀式。香爐的製造需要符合「門光尺」的吉祥尺寸,造型上有特定規範,未安爐前需要以紅紙或紅布包覆爐口。安爐時會在爐腹內入寶,其位置則經堪輿師擇定。若是分靈,廟宇會在香爐內添入祖廟香灰,安爐過程亦如神像開光般受到重視。而在新廟落成入火安座時,香爐甚至是與神像一同被迎入新廟的。

香爐在台灣民間信仰的重要性,具體表現在祭祀時,可以有香爐而無神像,卻不能有神像而無香爐。神像未必是祭拜的主體,甚至許多祭祀場合中僅有香爐,因為香火能使神靈存在。相較於神像而言,香爐擺放在廟宇的顯眼處,並位在廟宇參拜動線上,香客可以輕易觸及。作為神靈與人的中介物質,實質的香爐往往代表無形的神靈在場,可以讓人更接近神靈。


新廟入火安座,迎香爐入廟。

▋行香,是空間營造的方式

廟宇是民間信仰崇祀神靈的場所,其建築營造與室內的神像、香爐、匾額等器物安排,都是空間位序的運作,藉由有形的建築器物,表徵民間信仰的意涵。信仰者集聚在廟內,凝聚對信仰的共識,並透過真實的五感,體驗廟宇空間所傳達出的神聖性。

台灣傳統廟宇為院落建築,格局的正偏與內外象徵了祀神的主次分明,而一些格局較大的廟宇建築,更在組群中表現各空間的層次差異。香客從三川門到正殿的位移、正殿與偏殿的互動,乃至整座廟宇的結構,構成連續性流動的空間。廟宇中的香爐依據祀神主次,而有天公爐、主神爐、同祀神爐、陪祀神爐等等,又依據空間而將香爐配置在廟宇各處。一座廟宇的香爐數量不僅是對應廟內的祀神,也是考量空間的規劃。

許多民眾應該有經驗,進入廟宇後點燃線香開始祭拜,廟宇入口處附近會有告示說明:要燒幾枝線香、要如何參拜、參拜順序,甚至會將香爐位置一一標示繪製成圖,讓香客可以遵循著參拜動線前往各座香爐祭拜上香。40年代在中國四川從事科學技術史研究的Joseph Needham就注意到,中國人的祭拜行為與香爐密不可分:

這種爐通常是大型的,很美觀,往往十分古老,用青銅或鑄鐵精製而成,安置在殿前庭院內,在殿內祭壇或經桌上也安放一具……在一座道觀中最重要的對象並非任何神像,或是神畫,或是道教的三位一體(三清),也不是神壇本身,而是放在它上面的香爐。……每一次典禮,從香爐中點著了火(發爐)開始,而每一次典禮隨著回到香爐(復爐)而結束。

一般而言,少有香客會一一膜拜所有神像,也少有香客會手持線香到沒有香爐的神像前去。廟宇參拜動線,是在各個香爐之間移動。香客是構成廟宇香火儀式的行動者,香爐則是儀式的象徵物,象徵物需要由行動者去使用,連同行動者肢體語言的展現來構成儀式。在一場儀式中,各類行動者的動作背後都隱含了一套意義價值體系,不管是否有安奉神像、是否能見到神像,香客的參拜都是手持線香來到香爐旁。香灰與香爐的結合構成靈力的展現,香爐也成為祭祀場所的標示符號。香爐是平面上的點,動線是每個點連接而成,當香客循著動線走在廟內,感受空間營造出的神聖情境,也將廟宇建構為祭祀的場所。


廟宇規劃參拜動線圖,提供香客參考。

近代台灣廟宇大興土木,廟宇的建築規模擴大,參拜動線更為複雜,香爐的數量也隨之增多。80、90年代起,台灣廟宇在線香枝數與香爐數量上減少,但大體而言,仍遵循祀神的主次關係與建築格局來配置香爐。多數廟宇是除了天公爐之外,廟內共處一殿的諸神合併一座香爐使用。簡言之,現今許多廟宇的香爐已是無法再減。

同時,今日許多民眾對於行香的儀禮所知有限,時常可在廟內看到不知如何拜拜的民眾。如此一來,手中的線香數量對香客產生制約性,強制香客需走完整個參拜動線,在香爐與香爐之間位移,一一將香插入香爐,香客、香爐、神像被整合在信仰的脈絡中。廟內各空間皆有香客走動,廟內諸神皆有香客祭拜,廟宇的建築機能,是為了祭祀而存在。

(作者為台北藝術大學建築與文化資產研究所碩士)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