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PNN提供,王祥維攝。

初五開工,不少人哀嘆年假轉眼即逝。但在台灣的家事移工卻連這樣悲傷春秋的權利都幾乎不曾擁有。大年初四,由菲律賓移工組成的移工國際台灣分會(Migrante International- Taiwan Chapter),以及在台伊龍戈省移工協會(Migranteng Ilonggo sa Taiwan)等團體,在台北車站舉行「十億人站起來」(One Billion Rising)活動,呼籲台灣正視家事移工不受勞基法保障而幾成奴隸的狀況。

「十億人站起來」本是針對全球受虐婦女的運動,但因家事移工勞權長期遭受漠視,在台灣的菲律賓移工組織,特別針對此現象提出終結「移工的現代奴隸制(modern-day slavery among migrants)」的訴求。事實上,這不是他們首度呼求,去年的情人節,這些移工組織也曾呼籲,甚至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長年也著力於此,但勞動部一直未能正視。

目前全台將近70萬的失能人口,約有65%的比例是由家人照顧,其次則是佔28%的外籍移工,約20萬人。這龐大的移工人數,在台灣長照制度仍不完善的情況下,分擔了本地居民的照護需求。根據勞動部2013年調查,最保守的估計,外籍看護每天平均工作13小時,每週工時是91小時。2014年最新調查則顯示,高達7成外籍看護是全年無休,即便有休假,平均每個月只有1天。不僅如此,家事移工的薪資條件,一直停留在1997年的基本工資水準15840元。

上述狀況不是他們移動所必須付出的唯一代價。為了到他國爭取更好的生存條件,移工往往必須倚賴仲介,但來台的移工幾乎全都面臨被苛扣仲介費的狀況。由於家事服務移工不受勞基法保障,使得家事移工幾乎必須24小時待命,加上仲介傳授的管理方式,往往使移工在雇主家缺乏隱私,有些移工因此遭受侵害或虐打。然而,因缺乏法律保障,雇主或仲介往往挾著仲介費的苛扣,扣押移工的身份文件、禁止使用手機,讓受侵害的移工難以對外求助。

不同於其他性質的工作,家事服務處於私密的服務空間裡,勞檢相對困難,台灣國際醫學聯盟秘書長黃嵩立指導的研究生薛筑勻發現,外籍看護對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幾乎完全沒有掌控權。除了照顧長輩,9成看護還得負責清掃、洗衣、洗碗、煮飯,其中2成必須去雇主家以外的地方工作。此外,2成外籍看護沒有自己的房間,部分人就算有房間也不能鎖門,有些則是無床可睡、沒有收納個人物品的空間。還有24%外籍看護曾被性騷擾,4成曾被懷疑是小偷。當她們生病時,有27%得做一樣多的工作。

壓力將使移工難以維持心理與生理狀態的平衡,2009年移工大遊行時,我所採訪的一位移工陳氏鳳便是一位沒有休假權益的移工,來台前3年每月只領6800元,第4年開始剩下5千多,「我都不知道為什麼。」她因此從49公斤爆瘦到41公斤,雇主還懷疑她有病

世界人權宣言第24條明白指出,「人人有休息及閒暇之權,包括工作時間受合理限制及定期有給休假之權。」這樣的宣言,並非對移工偏頗,而是為了保障「每個生命」的權利。若讀者仍有記憶,劉俠與她的看護薇娜曾分別被表揚為優良雇主和優良看護。但因缺乏休假時間,薇娜精神耗弱,最後不幸摔死劉俠。那年起,台灣關心移工的勞工團體組成「家事服務法推動聯盟」,並將「家事服務法」草案送進立院待審,但勞動部至今依然以拖待變。而至今移工因精神耗弱錯手殺死雇主的情況,仍時有所聞。

公平,從來不能以貨幣衡量。倘若制度的思考仍以階級為考量,以長照遲遲未能上路而拖延,弱勢相殘的冷酷悲劇只會一再發生。

【延伸閱讀】

當制度殺人

家庭外勞休假有解 你我才能安心變老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