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Walt Gardner原作李明洋摘譯、改寫

輟學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因為輟學者和完成學業者在收入上的差異,使得這件事成為日本和美國當今最迫切的議題之一。

當學生因為缺席太多以至學業落後,很可能就會完全放棄,中途離開學校。這就是為什麼日本教育部會採取行動,讓那些非因生病或經濟因素、而曠課超過30天以上的12萬名中小學生,能被視為特殊狀況,而得到應有的處理。

美國也面臨相同的問題。儘管目前的官方資料顯示,高中生的畢業率已提升至81%,但實際的情況卻並非如此。因為許多州政府採取了兩種手法掩蓋事實:一種是在提交給聯邦政府的報告中膨脹畢業率,另一種則是將輟學生改稱為「在家受教育」。例如幾年前,加州政府在提交給華盛頓當局的官方報告中宣稱,該州的高中生畢業率達到了83%,但是他們官方網站上公布的數據卻只有67%;密西西比州政府在報告上的數據高達87%,而官方網站上的資料只有63%。正因為這些騙人的把戲,使得許多觀察家對於美國高中畢業率已然改善的真實性,都抱持懷疑的態度。

不論是對美國或是對日本,我們都應該質疑:何以學生沒有在教室裡上課?原因之一是霸凌。霸凌存在於各個教育階段,通常會導致遭受霸凌的青年學子感到焦慮和沮喪。然而,對高中生而言,更可能的原因卻是他們看不到自己被迫學習的內容和未來的人生有何關聯。這也就是為什麼高中教育會備受責難的主因。儘管職業技術教育可以培養學生的能力,以找到中產階級收入的工作,但是由於受到「人人都該上大學」的迷思影響,所以長久以來並未受到應有的尊重。

當前的日本和美國都有一個艱鉅的任務等著他們去履行,那就是去決定:分流(tracking)是否有所謂的「最適時機」?例如持續在國際教育競賽中名列前茅的新加坡,他們的小學生在畢業時要參加「小學畢業會考(Primary School Leaving Examination)」,會考結果將決定往後的整個受教生涯。又如德國、斯堪地那維亞某些國家,以及南亞某些地區,他們的學生也是在小學階段就要做出分類,看未來要選擇高中還是要選擇高職。然而,這種教育模式在美國是不被支持的,因為他們將之視為菁英主義教育。

我認為,企圖用「擁有大學文憑的話,一輩子的薪資會比只有高中文憑者平均多出至少100萬美元!」這種話激勵學生去讀大學,其實是一種誤導。薪資會有落差,最大的因素在於所修讀的領域,而非高中或大學文憑的差異。例如,《華爾街日報》最近公布的報告指出,擁有專業技術的人,在全美第五大都會的休士頓,起薪可以高達10萬。在俄亥俄州,一名焊工的薪資也超過了10萬美元。這樣的薪水遠比大學畢業生所能應徵到的最高薪工作(如石油工程師)更高。

薪水之外,能靠著自己的雙手工作,也可以讓一個人感到快樂與自豪。如果學校能夠認知到這一點,翹課和輟學的情形將會大大減少。但在這之前,我們實在應該重新思考社會上對於「人人都該上大學」的迷思!

(本文原作者Walt Gardner曾在美國洛杉磯的Unified學區執教達28年,也曾擔任UCLA研究所的客座講師。目前為日本時報(The Japan Times)和美國教育週刊(Education Week)專欄作家。)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