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伙國際參與

林吉洋:從「逃避」開始的國際志工種子,能不能回到故鄉開花?
這是一封信,寫在2017年4月作伙國際志工交流平台的宜蘭共識營。當Sam以及Luna提到作伙平台未來的方向,我還是認為應該回到國際志工如何回應台灣社會的問題──國際志工除了是一種逃避或自我追尋之外,是否也可以使這樣的能量回過頭來,呼應台灣社會的課題?▋逃避作為一種能量說實話,我完全認為自己跟國際志願者八竿子打不著,要不是因為工作5年,試過社大、業務、選舉,都認為自己無法勝任,對任何事物都感到麻木的... 閱讀更多
【作伙國際參與】陳思萍:在海外服務的道路上,遇見真實的自己
「你負面情緒太重了!」一句話讓我漲紅了臉。「從來沒有人這樣說我,我不是你想的那樣。」我難堪的回應。在那些自艾自憐的時刻,軟聲軟語的鼓勵或許能帶來安慰,但如此真實的評價,才使人真正覺醒。充滿矛盾的志願服務起點那年,我通過國合會的海外志工甄選,被派到加勒比海島國聖克里斯多福觀光部(以下簡稱克國)服務。乍聽會以為,哇,觀光部耶,肯定是個涼缺。但,等等,我是以古蹟保存項目申請出國的,怎會把派我到觀光部?況... 閱讀更多
【作伙國際參與】賴樹盛:難民不只是議題,更是一群人的真實生活處境
「關注、理解、行動、省思、改變」,這是一個持續實踐的循環,也是我個人經過這些年實務經驗,對於國際參與所給予的註解。舉凡跨國企業壟斷加深不公平貿易、人為衝突引發流離失所擴大、勞動力跨國移動的權益漠視、大規模單一作物造成環境衝擊……等,全球化影響所造成的世界變化,使得各項議題都趨於複雜難解。針對各種全球或區域性議題,雖然不乏媒體分析報導及各式精闢評論、國際機構與NGOs的呼籲介入、各國政府人道援助資源... 閱讀更多
【作伙國際參與】洪子芸:人類學家與國際志工的尷尬位置
兩年前,我搭上飛機,前往加勒比海的一個島國做了兩年的文化遺產保存志工。在那之前,「人道援助」對我而言只是一個模糊而難以搆著邊界的夢想。而「志工」到底是什麼,在人道援助中到底背負著怎樣的角色,也隨著行前訓練以及駐地訓練的開始,被反思與質疑。身為一個半瓶水的人類學家,我對跨文化接觸與海外生活並不陌生,人類學的訓練,讓陌生成了一種香氣般的養份。但無論是學界或業界,面對「人」所引起的漣漪,無論過了多久,依... 閱讀更多
【作伙國際參與】曾彥菁:如何當一位好志工?想像你在談一場戀愛吧!
「到底要怎麼當好一位志工啊?」從事國際志工帶團工作近兩年,每次都會被問到類似的問題。「就想像你在談一場戀愛啊!你在談戀愛時會怎麼做,在當志工時就也是那樣做。」志工與愛情,兩者看似不同,但卻是道理相通的事情。從「自願」出發,體驗無私付出的真摯心靈志工,是一種「心甘情願」,不是因為利益交換而做,不是希望獲得回報而做。純粹無私付出。愛情,更是「你情我願」,不是誰綁架了誰。兩種,都是出於個人意願。但談到無... 閱讀更多
【作伙國際參與】楊千慧:我,不想再像旋風一樣掃過就走了──一位泰緬邊境醫師志工的回憶
「我們像旋風一樣掃過,當地團體帶我們這裡來、那裡去,然後我們走了、之後沒有人接續,這種短暫的停留對探訪對象是關心?還是打擾?是幫助?還是消耗?」大學寒暑假我常參與各種短期活動(癌症病房探訪、偏遠地區醫療營隊、療養院......),每個假期所到之處都不同,幾次下來見聞廣了,心中卻也產生這樣的疑惑。「學生嘛,就是要用力探索,多看多聽,以後才知道自己要往哪裡去!」我雖然這樣說服自己,還是不禁想著:「難道... 閱讀更多
【作伙國際參與】賴樹盛:生命中的出走──國際志工旅程的十個關鍵步驟
「如果平常沒有服務習慣,卻立志要到海外幫助他人,這不太有說服力吧?」作為一位國際志工,並非到海外才開始服務,因為志願服務的態度和意義,在台灣或海外都是相同的。平時對生活周遭有所觀察,主動參與公共事務,關懷他人需要,及時提供協助,經由志工服務的實務經驗,能培養對志願服務的基本認識,同時學習助人工作的技巧,都能幫助你成為一位「真正」的國際志工。Step 1養成志願服務的習慣無論保護動物權益、兒童福利、...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