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淑菁:不經摔的「瓷器世代」?先練習失敗,才不會跌得那麼痛!

2017/10/0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上學期末跟同事聊到校外課程經費的問題,我提議可以讓學生自行「旅行」到目的地,再一起集合去參訪,或者讓民族系學生尋找田野、社工所學生自行接觸實習機構,這過程對他們而言會是相當有意義的。但開學幾周後,跟幾位不同系所同事再次聚餐,她們覺得這還是行不通,「學生沒辦法的!」

▍「沒辦法」還是「懶得想辦法」?

真的「沒辦法」?還是學生「不想有辦法」、「懶得想辦法」?反正只要教授安排好一切就好了,不必動腦、不必碰釘子、不必花時間,我只要「去田野」、「去機構」、「去學校」就好了!從小到大,不都是這樣嗎?

然而,「尋找」田野地的過程,是田野研究的重要歷程,在自行尋找的過程中,田野的樣子會逐漸清楚;「接觸」機構的過程,學生也才能慢慢理解外面機構的圖像,那是她/他們未來的工作場域。

就像自助旅行,出去之前至少必須先上網理解目地的情況、用什麼插座、使用什麼貨幣、社會人文概況,甚至將去過的人約出來聊聊等。探索的過程都是重要學習!

倘若教授很好心又辛苦的幫學生張羅好一切,然後送學生進去機構或田野之內,就像許多的父母,幫大孩子蒐集暑假遊學團資料、決定報哪個團、幫忙繳費報名、送到機場,然後拜託孩子「要好好學習喔!」

▍擔心「學生失敗」還是「害怕自己丟臉」?

許多老師可能一路走來都是人生勝利組,不容許學生丟他的臉,因此希望一切都能在掌控中,最好學生不要出什麼亂子。課程的規劃以「安全」、「學生方便」、「機構省力」等為最高準則,於是學生「失敗」、「被打臉」、「面對真實世界」的機會一直無限遞延。

沒錯,大學生連可能「接觸」的能力都不具備。經常接到學生的寄來的email,然後是一陣傻眼。要請假或約時間,整封信找不到系級、學號、名字,只能從email address找到蜘絲馬跡。

曾有學生在學期第一堂課無法出席,寫信叫我上課時有什麼更新的訊息要告訴他!我也回了一封信,告訴他「我不是你的助理,請自行詢問其他同學。」後來學生寫信表達抱歉之意,我接受他的抱歉。作為學生有犯錯的權利,作為老師有告知錯誤的義務。

倘若這些信件是寄給應徵實習的單位,結果應該很清楚,就是直接被丟到垃圾箱。這學生永遠不知道發生什麼問題,一直碰壁,卻不知那牆壁是什麼。再碰牆幾次,他就真的無動力,不想出門了。然而,這圍牆可能是師長、家長的「愛護」共同築成的。

擔心學生或孩子承受「失敗」的經驗,只會讓他往後跌得更痛!年紀輕,跌倒愈容易復原,一旦碩士班、博士班畢業再去找面對真實職場,恐怕一次的失敗,就讓他不想再試了!

此時,沒有所謂探索的樂趣,因為房間或安全空間外,對他而言,都是充滿危機的叢林!

▍「我只要念書寫心得就好!」

藍偉瑩在親子天下舉辦的教育年會談及「當一個高中生說他只能寫選擇題,不想寫報告,顯示他沒有建立起論述能力,而這樣能力絕不是到了高中才開始培養,要從國中小做起。」當時我想到一位通識課學生要求「我們要修的課很多,能否不要有流浪作業、不要有校外NPO聽講活動,我只要念書寫心得就好!」

我們的教育過程培養出許多不想麻煩、或許很會念書寫心得卻可能沒行動力、或不經摔的新瓷器世代。於是,教授要幫大學生找田野、幫研究生接觸實習機構,這些教授也沒錯,有些學生的確沒辦法,因為他們從來沒有這樣的經驗過。但我們這樣繼續「服務」下去,他們的學習機會也被剝奪了!

▍跟學生一起「想辦法」

我們可以在讓學生探索之前,先有簡單的提醒與訓練;在過程中,不斷討論與思考,讓學生知道我們就在旁邊,不必怕跌倒,才能將挫敗轉換成未來成功的能量。曾經有學生約不到短暫志工單位,我請他讓我看往返的email,提點問題所在,或者提醒哪些單位最好在什麼時間打電話過去,或與對方約會面會比較適合等。

機構、企業或學校也有社會責任提點學生,因為我們都在幫台灣訓練未來的人才!在今年9月初芬蘭「勇於學習、學習勇敢」(Dare to learn; learn to dare)研討會上新創公司CEO不斷強調企業的社會責任,而非教育單位去「求」企業或機構提供學生學習機會。

▍北歐大學生可以念7到10年不畢業

許多台灣大學生畢業之後不知能做什麼,開始陷入焦慮虛浮狀態,此時許多家長又出現了「不知道又做什麼,那就再去念書好了!」但要念什麼呢?又是一個難題!我總會建議學生先工作再說吧,過程中你會逐漸清楚自己想要什麼!

北歐大學生可以念7到10年不畢業,因為這過程就是一連串的探索。大學念了一年,他可能就先休學工作,確認一下自己的方向;當再次回到校園,他已經充滿學習動機,也很清楚知道自己想學什麼。

我們把「學習過程」與畢業後「工作」斷開來,就不要抱怨學生在畢業後連「出去找工作」的動力都沒有,或所謂「無動力世代」。在幫忙準備的過程中,探尋過程中的喜怒哀樂已經被剝奪,最後提供再美麗精緻的蛋糕,她/他也可能是沒胃口的。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