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劍橋大學教育系教授Madeleine Arnot曾在2008年來台演講,點出「聲音」(voice)的迷思。Arnot認為:當我們說這是「學生們的心聲」時,我們要進一步去問:哪些學生?不能將「聲音」視為理所當然;我們應該從社會平等、權力關係的角度,重新檢視「聲音」的本質。

隨著90年代教育「鬆綁」與「開放」的趨勢,例如學校自主管理、評鑑、學校本位課程發展、開放教科書市場、多元入學管道、家長參與學校決策等,使台灣逐漸走向教育市場化。姑且不論其優劣,傳統「唯有讀書高」的價值與父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期待,並未隨著制度的開放與彈性稍歇。尤其當家長會的權力在學校決策的重要性提高之時,我們要思考的是教育市場化下的校園民主與平等問題,比如說:在決策過程中,到底是哪些「家長」的聲音被聽見?

學校中選出的「家長代表」往往是社會上「有頭有臉」的人,他們的意見可以代表「家長聲音」,甚至可以指引學校的發展方向;其他學歷不高、勞動階級、沒有漂亮頭銜、為生計忙得焦頭爛額自顧不暇的「家長」,往往就成為不被聽見的聲音。

偶然間看到《台灣醒報》(2017年6月2-4日)二版頭條〈上課始能審議教材?家長團體反對〉,內容提到「發起家長審議性平教材的多位家長團體受訪時反對說,教育部可自行選擇具專業能力的家長加入,如律師或醫師等。」

文中引用全國家長聯盟理事長陳鐵虎的說法「家長雖不是樣樣精通,但家長也有律師、醫師等專業素養高的人,教育單位在選擇家長代表加入審議性平教材時,就可選擇具說服力、一定專業程度的家長加入。」其中也訪問台北市國小學生家長聯合會總會長吳宜倫的說法,「多元社會……除了性平專家的意見外,也需要家長的相關意見,藉以達成共識……」

假如記者忠實呈現前述兩位家長的發言要旨,在這樣的基礎上,我們可以思考:是否「菁英家長」將愈來愈掌握學生的學習內容?具法律或醫學「專業」能力的家長,就可以推論他們也能是「性別教育」專家?試想,如果一位教育學教授指導醫師如何開出更好的刀,以更符合「多元社會」的期待、「藉以達成共識」,不知醫師作何感想?

尋找「被緘默」的家長聲音

有些菁英家長對性教育的想像,就如已故作家林奕含在書中提到「在飯桌上,思琪用麵包塗奶油的口氣對媽媽說:『我們的家教好像什麼都有,就是沒有性教育。』」「媽媽詫異地看著她,回答:『什麼性教育?性教育是給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謂教育不就是這樣嗎?』」

「家長代表」想像著孩子需要什麼樣的教育、不需要什麼樣的教育內容,看重孩子能否有很好的「發展」。對於勞動階級的家長而言,學校能夠提供解決問題的良方,可能是更實際的,但他們可能沒有機會發言、沒有機會參與;就算能夠參與,聲音也顯得特別微弱,因為或許沒有人在意她/他說了什麼。

許多教育現場教師面對的家長、學生五花八門,每年暑假結束前的墮胎潮、未婚懷孕、校園性霸凌、同志霸凌問題,都與懸缺的性與性別教育有關。倘若整個教育卻只為菁英家長對教育的想像服務,不但不符合公平正義,也違反教科文組織(UNESCO)「全民教育」(Education for All)的意旨。

我們能真實面對問題嗎?

林懷民先生在2004年成立的〈流浪者計劃〉起因於他1972年自身的流浪經驗。第一站,就飛到了阿姆斯特丹,荷蘭的首都,世界有名的「毒都」。在機場的大看板下,他定住了!那巨幅的看板提供了各種資訊:「如果你想找住的地方,可以到○○;如果你有性病,可以聯絡○○;如果你有墮胎的問題,可以找○○;如果你吸毒出了問題,可以打○○電話。」既震撼又感動。「這個城市,它『面對』它的問題,堂皇光明地告訴你,如何處理這些問題。」

學校課程、制度、教學,通常使用的是中上階級學生習用的語言,即英國教育社會學大師B. Bernstein所談的「精緻符碼」,高度抽象化、高文化(high culture)的言語表達方式,非勞動階級孩子所能理解領會;或者是功績主義(meritocracy),只談成績、未來成就,與生活沒什麼連結,對勞動階級而言,他/她學不到生活直接所需的能力!

不少社工師、心理師朋友談到,當她/他們處理青少年學生問題時,看到的、聽到的是更多勞動階級家長的無聲吶喊,我在高職夜間部任教時也有類似的觀察,因為我們的教育歷程很少看到勞動階級孩子的需求,包含生活、生存的能力、街頭智慧(streetwise)等實際能力的培養。在只看到成績、績效表現的課堂中,也難怪學生只能無聊的製造「事件」,最後因而成為大家想像的「問題」──例如不交作業、霸凌、學力低落、性行為等菁英階級主流社會所定義的「問題」。

為免讀者誤讀(mis-read),在此也特別說明一下,上述分析為社會科學的「概化性」(generalization)說明不同類型學生家長的聲音,及不同背景學生的需求差異,並非刻板印象(stereotypes)的陳述。

「誰的聲音能夠被聽見」攸關社會公平議題,必須連結到社會關係及隱藏在教育底層權力與控制問題。如何讓被緘默或不被聽見的家長聲音被聽見?如何真實回應所有學生的需求,都是教育要往前必須思考的問題。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