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淑菁:「消費者」家長,是參與還是干預?

2017/05/0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南部一個私立幼兒園的畢業典禮上,有一班的小朋友賣力表演著音樂節目。節目中,女孩打著太鼓,男生拿著小鈴鼓在旁開心地敲著,表演結束後獲得如雷的掌聲。

掌聲之後,是另一事件的開始。

在有性別意識的教師眼裏,是「性別『事件』」;在家長眼裏,也是「『性別』事件」。對老師而言,重點在「事件」;對家長而言,關鍵在「性別」。以「消費者」自居的家長,認為幼兒園老師怎可讓女生打太鼓,而讓男生拿著小鈴鼓?「這不是顛倒了嗎?」家長們忿忿不平地向園方告狀。

由於那區域幼兒園競爭激烈,園方擔心若無法安撫家長,小朋友可能被轉至他校,因此要求老師重新舉辦一次表演──同樣的一首歌,但讓孩子的角色改變了,男生打著太鼓,而女生拿著小鈴鼓。

看著看著,家長的嘴巴也笑開了。

▋偏見影響表現

這事件終於落幕。然而,在這教育過程中,孩子學到了什麼?

女孩子或許學到自己不應太有能力、不應是全場焦點;有些男孩或許猛然發現,原來我才是世界的中心,女孩只能是陪襯,可能因此種下家庭暴力的因子。對於喜歡在旁邊把玩小鈴鼓的男孩而言,被迫站到中間打太鼓,反而是種沉重的壓力,在社會性別期待的過程中辛苦地活著。

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於2015年3月5日公布一份報告「教育中性別平等初探:性向、行為與自信」(The ABC of Gender Equality in Education: Aptitude, Behaviour and Confidence)。OECD追蹤PISA成績發現:性別偏見造成女孩習得無助,因此性別越平等的國家,學生能力越不受限。

其中有一項以美國亞裔女孩為主的實驗,想了解角色偏見對成績影響到底有多大。這些女生受試前被告知,考試目的是調查種族和數學能力的關係,受到「亞洲人的數學能力比其他人種來得好」刻板印象的鼓舞,這些女孩都拿到了很棒的成績。而對照組的美國亞裔女孩則被告知,考試的目的是為了調查性別和數學能力的關係,由於一般認為女性數學能力通常比男性差,導致了她們成績表現「果然」較不理想。

▋手段與目標的錯置

偏見影響表現,雖然這幼兒園女孩的家長應該也希望女兒活出自己的樣子,有自信的走出自己的人生,而非僅僅只能依附在別人羽翼之下;喜歡小鈴鼓的男孩家長,應該也希望孩子不要太辛苦;再者,應該也沒有家長會希望孩子成為潛在家暴者。

然而,家長在手段與目標的錯置(displacement)下,可能將孩子導向另一種樣子。最後的「結果」則由孩子承受、由社會承受。

▋教育專業臣服於市場競爭之下

顯然地,上述事件是由家長用想當然爾的方式「指導」幼兒園性別教育的推動,教育「專業」在此只能臣服於資本主義市場競爭之下。

「家長參與」的風潮與1990年代中期以後,台灣教育開始走向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有關,希冀開放某程度自由競爭、家長參與等,讓成本最小化、利益最大化。不料,新自由主義用效率、績效來看教育「產出」,表面上的多元、開放卻帶來更多的苦果,其一是對教育專業的威脅。

「家長參與」或許可以對學校有些提醒、引進資源或協助,但有些家長也可能挾著其他領域的專業,對學校專業屢屢下指導棋,甚至影響校務發展,反而不利孩子成長。

就像蘇芊玲教授在《蘋果日報》的投書〈知道自己的侷限也是重要的教育〉,「家長參與」的前提是家長能夠在尊重學校老師性別教育專業,或者是家長本身具備性別素養的前提下,與學校共同討論相關課程的進行,或提供相關的協助。

▋家長不是消費者

新自由主義在21世紀以後,影響台灣甚鉅,不只在教育場域。然而,「教育」若被視為「商品」,家長成為「消費者」,教師專業只能在「消費者永遠是對的」市場邏輯下退位,用家長想像的教育的樣子教育下一代。這樣的家長教育參與,或許成了「教育干預」!

在傳統制式教育下,我們都少被教導如何溝通,家長也是如此。一旦早期威權教育政策開始把權力下放,讓家長能夠參與,有些家長似乎拿到「擬消費者」的尚方寶劍,可隨時揮向校方。校方也因為恐懼尚方寶劍,只能符應家長的要求,或者用最保守、不犯錯的消極教育方式來自保。例如近日,一些家長團體強力介入學校性別教育,已經使得許多學校乾脆完全不碰這些「敏感議題」,免得被不瞭解的家長抗議。

拿到權力,不代表有能力行使權力,「家長教育」是一直被忽略但很重要的一環。畢竟孩子不是「物品」;教育,自然不能被視為「商品」!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