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淑菁:從大自然學習面對恐懼與未知

2016/12/2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8月底的芬蘭是紅色莓果用力生長的季節。這一天,小學老師帶著她在家裡附近隨手摘採的莓果樹枝進入教室。莓果,就是今天小一小二混齡教學手工藝課的材料了。不花錢、現成、就地取材、環保,還能培養好多能力──專注、耐心、理解自然的多樣性、面對恐懼還能努力往前的能力。

一個老師如何辦到這些?其實,這是一整套跨領域的教育規劃課程,雖然這位老師說,我看到的只是上課的日常。

▋棉布做的班狗作為溝通的媒介

課程就從「班狗」開始。話說這個班級有一隻用棉布做的寵物狗,被小心置於「班書包」內,「班書包」每周由不同的學生帶回細心照料,之後要上台跟其他小朋友分享這週內做了哪些事,若有不清楚的部分,其他學生可舉手發問。

在學生的分享與對話後,老師說早上看到幾隻螞蟻,於是帶到課堂上。老師拿出放在小盒子內的螞蟻,問學生如何處置,最後大家決議,由幾位小朋友把螞蟻們放到外面去。這是生命教育,在手工藝課。

但螞蟻的故事、角色才剛開始,莓果此時也要上場了。

▋每個人拿到的莓果樹枝不同

處理完螞蟻,老師接著拿出莓果樹枝分給每一位小朋友,要求小朋友把小樹枝上的莓果一個個摘出來,放在盤子內。每個人拿到的莓果小樹枝不同,有些人拿到的樹枝莓果不多、又長得圓潤漂亮,很容易就可處理好;有些小朋友拿到的比較棘手;有些還附贈小昆蟲。這樣的設計是有意義的,就像人生,每個人拿到的牌都不會一樣,但你/妳都必須知道如何打出自己的好牌。

老師接著讓小朋友自己選擇使用什麼樣顏色、多長的鐵絲線,把自己摘下來的莓果一個個串起來,成為蚯蚓的形狀。因為每顆莓果大小不同、形狀殊異,這時有小朋友反映「會掉出來」,老師要小朋友專注在動作上,就可以成功將莓果穿進去,否則可能會受傷。

▋面對自己心裡的恐懼

不久後,有人說「有小蟲」,也有學生因為看到害怕的螞蟻後停止動作,老師示範動作後,鼓勵她繼續完成;她做了一下,又停下來,老師過來再次示範,並要求完成。學生必須要面對自己心裡的恐懼,一步步走下去。

手工藝課不是手工藝而已,還能訓練手眼協調、專注、生命、差異、面對恐懼與耐心等。過程即為教育,每個人隨機拿到的莓果樹枝不同,但小朋友可選擇自己喜歡的顏色、長度,做成自己喜歡的蚯蚓的樣子,過程中會碰到困難,教師從旁鼓勵,但最終還是要孩子自己學著處理面對。

▋上課材料來自大自然

芬蘭文的月份是以大自然命名。芬蘭人對大自然的喜愛,連結到生活中的許多面向,包含簡單的生活、教育的實踐等。一位台灣留學生說,芬蘭教育跟大自然有很強的連結,舉例來說,芬蘭人拉丁文特別好,跟學習分辨鳥類有關,因為要學許多拉丁文學名。

不知何時開始,台灣從幼稚園到中學都時興跟廠商購買手工藝半成品,讓學生用很快的速度做完後半段工作,就可以「完成」一個看起來很棒的手工藝品,最後每個小朋友做出來的都差不多,或許只是滿足部分家長對孩子的「優秀想像」而已,卻不見得具備多少教育意義。

大自然俯拾皆教育,花最低的成本反而能夠產生最高的效用,端看教師能力、能否花心思去設計課程,以及用心與否。家長也必須理解,教育是過程,不能速成,更不能只看結果。

▋大武山下的五感教育

我們或許可以細細思考,如何運用大自然、環境、文化與教育連結,如何產生意義,讓我們所處的環境成為最佳的老師。

偶有機會造訪屏東大武山下的餉潭國小,在這所學校,我看到了芬蘭,儘管舟車疲憊還是相當感動。校長、理念教師一起帶著其他教師,將課程融合學校既有環境,讓小朋友從「覺知」開始,感受空氣、「樹老師」、「錦蛙老師」帶給她/他們的課程,再往上連結到「知識」層面,當「知識」突然有了圖像,也產生了有意義的學習。

「貓頭鷹潔莉塔睡不著」是學生共同完成的第一本繪本。餉潭國小校園內常有貓頭鷹在桃花心木林出沒,然而有一天,學校旁有企業設置追日型太陽能板,師生們一起思考,太陽能板反射的光會不會影響日間睡眠的貓頭鷹?第一本繪本《貓頭鷹潔莉塔睡不著》的故事,就是以擔心太陽能板強光影響貓頭鷹作息為發想。學校內還有繪本牆,訓練孩子成為小小導覽員,向客人們介紹他/她們的作品。

學校及社區的「錦蛙」也多,於是讓孩子成立「錦蛙小隊」,負責向客人介紹「錦蛙」生態。在訓練「錦蛙小隊」的過程中,教師讓學生用手去觸摸「錦蛙」,要求孩子輕輕的感受「錦蛙」的皮膚,說出感覺,要求「說出」的本身就是情緒教育、是語言教育、當然是生命教育。

碰到不瞭解的,就讓學生自己去踏查、共同研究、寫出故事、畫出繪本。是自然、藝術、語言、生命種種課程跨領域之後的動人呈現。從寫作、畫畫到出書,帶給學生無比的自信,重要的是,讓孩子們更認識自己的家鄉,更能夠親近、認同這片土地。最近這群山下的小學生一起出版了「記憶甘蔗田」繪本,這已經是第5本了。

如何從「覺知」理解、克服對未知的恐懼,是我們教育過程中極少被教導,卻很重要的能力。近日台灣社會的同志婚姻論辯,呈現出部分人的害怕與恐懼,但又不知如何處理。教育作為一門專業,我建議可嘗試從探查、知識去理解,嘗試尋找溝通的媒介,才有機會突破既有的框架,讓生命帶著我們進到未知而不害怕。

每個人拿到的莓果樹枝不同,如何面對自己心裡的恐懼,是公民素養的一部分。真正的教育是能夠帶著整個社會往前走,有什麼問題,就積極地去面對、去處理,而非深陷往前的恐懼之中,不斷往後看,抓住自己認為僅存的、但可能已經長得不一樣的價值。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