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淑菁/有機教育

李淑菁:台灣的「集體自信心缺乏症」從何而來?
世大運的時候,我在挪威。從網路新聞,我看到這次體育賽事似乎「提高台灣人的自信心」。但從反面來看,另一個問題卻是:台灣的「集體自信心缺乏症」從何而來?8月中旬在飛往挪威研討會飛機上,旁邊坐著兩位剛跟祖母從巴基斯坦回挪威,準備將要開學的12歲、9歲小朋友。12歲的姐姐英文相當好,也非常有自信。談到即將開學, 她們說很喜歡上學,因為可以學很多有趣的東西。我跟她談到台灣小朋友的生活樣態,12歲小朋友超有自... 閱讀更多
李淑菁:不經摔的「瓷器世代」?先練習失敗,才不會跌得那麼痛!
上學期末跟同事聊到校外課程經費的問題,我提議可以讓學生自行「旅行」到目的地,再一起集合去參訪,或者讓民族系學生尋找田野、社工所學生自行接觸實習機構,這過程對他們而言會是相當有意義的。但開學幾周後,跟幾位不同系所同事再次聚餐,她們覺得這還是行不通,「學生沒辦法的!」▍「沒辦法」還是「懶得想辦法」?真的「沒辦法」?還是學生「不想有辦法」、「懶得想辦法」?反正只要教授安排好一切就好了,不必動腦、不必碰釘... 閱讀更多
李淑菁:芬蘭教育不是神話,只是映照出台灣的問題
我曾經碰過這樣的老師:一堂課2個半小時內,大概只有30分鐘談到課程相關內容,其他時間都在閒聊他的家人如何。我是來學習的,對於他的家庭關係沒有太多興趣,因此該師閒扯時,我有自己運用時間的方式。作為一位聰明的學習者(smart learner),在任何課程中,只要能從中學到什麼就行了,不必照單全收;但也不必因此就缺席,因為你知道自己想學什麼。而,對於世界任何教育制度,我們也可以是聰明的學習者,而不是只... 閱讀更多
李淑菁:哪些「家長」的聲音被聽見?
劍橋大學教育系教授Madeleine Arnot曾在2008年來台演講,點出「聲音」(voice)的迷思。Arnot認為:當我們說這是「學生們的心聲」時,我們要進一步去問:哪些學生?不能將「聲音」視為理所當然;我們應該從社會平等、權力關係的角度,重新檢視「聲音」的本質。隨著90年代教育「鬆綁」與「開放」的趨勢,例如學校自主管理、評鑑、學校本位課程發展、開放教科書市場、多元入學管道、家長參與學校決策... 閱讀更多
李淑菁:別讓父母成為長大的阻礙!
有個媽媽害怕5、6歲的孩子長大。她擔心兒子長大了就會離開,而自己可能無法接受這樣的狀況。女兒即將念中學了,也在家裡附近,一位父親擔心女兒騎單車危險,決定未來繼續由媽媽接送。有大學生說:家長每天一定至少打一通電話,若自己剛好沒接到,就會收到索命連環call。到外地念大學,最需要心理調適的,反而是家長。有學生非常辛苦拿到國外大學全額獎學金,臨走的當下,媽媽哭著說女兒怎不聽話去當老師就好,「女生不能太優... 閱讀更多
李淑菁:「消費者」家長,是參與還是干預?
南部一個私立幼兒園的畢業典禮上,有一班的小朋友賣力表演著音樂節目。節目中,女孩打著太鼓,男生拿著小鈴鼓在旁開心地敲著,表演結束後獲得如雷的掌聲。掌聲之後,是另一事件的開始。在有性別意識的教師眼裏,是「性別『事件』」;在家長眼裏,也是「『性別』事件」。對老師而言,重點在「事件」;對家長而言,關鍵在「性別」。以「消費者」自居的家長,認為幼兒園老師怎可讓女生打太鼓,而讓男生拿著小鈴鼓?「這不是顛倒了嗎?... 閱讀更多
李淑菁:如何辨識「山寨版」性別平等教育?
日前從社群媒體見到一則「性別平等教育增能研習課程」訊息,沒有仔細閱讀的話,會以為是一般性別教育研習;當我細看貼文,才發覺部分宗教熱忱人士可能正以家長組織的名義,挾其雄厚財力與網絡關係,以自辦研習、採認累積時數、成為性平「專家」、進入學校家長會、性平會或成為教師等一條龍的方式,掣肘台灣20多年來性平教育的努力與成果!▋辨認真假性平教育社群媒體貼文寫著:這個講座是個開始,值得鼓勵!這是借力使力,同運講... 閱讀更多
李淑菁:新好老師的條件
先講三個小故事。其一,去年的多元文化教育課程,我曾經邀請「為台灣而教」(Teach for Taiwan)工作人員到教室跟學生說明他/她們正在為台灣努力的事情。在問答時間中,有學生提到:TFT多是非本科系的人加入,因此他質疑,將沒有修過教育學程、或將沒有教育「專業」訓練的老師送進課堂,是否合適?他也認為「請先準備好再走進課堂」,「因為一站上講台,你就是一個老師了,一個被台下學生、家長、大眾稱為老師... 閱讀更多
李淑菁:捨不得孩子受苦,只會讓他們更苦
過年時,一位表親帶著考完學測的孩子跟我聊未來科系選擇。一開始,家長問孩子以後念牙醫,還是法律好?轉系容易嗎?我心想:這兩學門也差太遠了,於是問孩子:「妳對什麼有興趣?」她立刻潸然淚下。不是法律、也不是牙醫,她有興趣的是金融。家長從自身經驗與生活觀察出發,認為擔任牙醫、律師是穩定的工作,「以後孩子才不會受苦!」他堅持這樣是為了孩子好,擔心孩子未來到銀行上班,要面對客戶,又有業績壓力,這樣的未來太辛苦... 閱讀更多
李淑菁:給姊妹應有的一份──身為女性只能放棄繼承?
朋友收到地價稅繳費單,原本以為父親忘了將「一般土地」改成「自用住宅用地」因而多繳了許多稅金。她打電話提醒父親,發現原來父親知道,只是他誤以為登記家中女孩的名字就是給女兒房子,寧願多繳一些稅金,也不願打破傳統,這一繳就是20年。▋是「恩給」,還是「權利」?儘管法律規定兄弟姐妹不論性別,皆享有遺產繼承權,民間社會依然遵循既有的文化規約運行。特別是中南部或者南部遷往北部的家庭中,許多女性依舊被迫放棄繼承...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