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宗鼎:被蔣介石消音的〈通令第一號〉?

2017/09/04

圖片來源: Shutterstock

72年前的9月2日,越南獨立同盟領導人胡志明於河內宣佈越南獨立。與發動「八月革命」時雷同,儘管終極目的是驅逐外敵,但階段性目標都是在對同盟國表態,要對方正視越南的戰後命運。

就在胡志明宣布獨立的同一日,由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所發布的〈通令第一號〉(General Order No.1),決定了包括越南、台灣在內許多亞洲地區戰後的政治格局。諷刺的是,如此重要的史實,卻不曾出現於教科書中。

該令要求日軍依天皇指示,向代表美、中、英、蘇的司令官進行無條件投降,並透過下列5項條款規範了各司令官的受降範圍,對於亞太戰後秩序影響至深:

a.位於中國(滿洲除外)、台灣及北緯16度以北法屬印度支那之前日本國指揮官,以及該地駐屯之所有陸、海、空和後備部隊,向蔣介石大元帥投降;

b.在滿洲,北緯38度以北之高麗部份及庫頁島境內之日本高級將領及所有陸海空軍及附屬部隊,應向遠東蘇聯軍總司令官投降。

c.在安達曼群島、尼科巴群島、緬甸、泰國、北緯16度以南之法屬印度支那、馬來亞、婆羅洲、荷屬印度、新幾內亞、俾斯麥群島及蘇門群島境內之日本高級將領及所有陸海空軍及附屬部隊,應向東南亞盟軍統帥或澳大利亞軍隊之司令官投降。

d.在日本委任統治各島,琉球、小笠原群島及其他太平洋島嶼之日本高級將領及所有陸海空軍及附屬部隊,應向美國太平洋艦隊總司令投降。

e.日本大本營及在日本各本土附近各小島,北緯38度以南之高麗及菲律賓之日本高級將領及所有陸海空軍及附屬部隊,應向美國太平洋艦隊陸軍總司令投降。


「沒有什麼比獨立自由更重要的了」胡志明嘉言與越南獨立72周年街頭畫報。作者提供。

▍〈通令第一號〉的「台獨傾向」?

首先,這影響了冷戰期間甚至今日的三個分裂國家格局:一中一台、南北越(已統一)與南北韓。就一中一台而言,實涉及a款內台灣未能視作中國領土之解釋;中共之建國,則與蔣介石未能以a款接收滿州、蘇聯卻依b款接收,進而嘉惠於中共有關。再來,南北越的格局,導因於蔣介石依a款接收北越、英國按c款接收南越,中國佔領軍對越南民族主義有所鼓舞,而英國卻逕交南越給法國殖民主義者有關。至於南北韓格局,起因於蘇聯依b款接收北朝鮮、美國按e款接收南朝鮮。此外,包含東南亞各國戰後獨立建國之曲折,乃至於今日美軍在亞太地區基地的租用或駐防,又分別與c、d及e款難脫關係。


蔣介石為對日受降代表事致麥帥函。作者收集自美國維吉尼亞州麥帥紀念館。

〈通令第一號〉原來是以代盟軍接受日軍投降與所在降區為要旨,但卻造成了佔領國家主導所占地區政治前途的「外溢效果」。依a款來看,蔣介石可派遣中國部隊代盟國進行接收的領土,除了未含滿州在內的「中國領土」,還包括了台灣及北緯16度以北「法屬印度支那」(北越、寮國、廣州灣租界等三塊領土)等未屬於中國的「境外領土」。

在該令發布前夕,華府給麥帥的電文中即指出,「由於『滿洲除外』僅與中國有關,應附加於該條款之中。台灣與印度支那的受降一如所示,由蔣介石元帥接收。」蔣介石在1949年1月致電「台灣省主席」陳誠的「台灣託管說」(蔣:台灣在對日和約未成立前,不過為我國一託管地帶性質[1]),也間接確認了〈通令第一號〉的「接收」(而非「收復」)本質。

而一定程度具有「台獨導向」的〈通令第一號〉,終究被老蔣所消音。


蔣介石為對日受降代表事致麥帥函。作者收集自美國維吉尼亞州麥帥紀念館。

▍〈通令第一號〉也擺了老蔣一道?

值得注意的是,在該令b、c、d、e幾款皆明確指涉受降者「轄區」的情況下,a款的受降者「蔣介石大元帥」,卻未標明其「中國戰區」最高指揮官的稱謂。不過,在1945年9月9日中國對內依據〈通令第一號〉所下達的《中國戰區最高統帥命令第一號》第一條,則具體標明了蔣介石的「轄區職稱」:「根據日本帝國政府日本帝國大本營向聯合國最高統帥之降書,及聯合國最高統帥對日本帝國所下之第一號命令,茲對中國戰區內中華民國(遼甯、吉林、黑龍江三省除外)台灣以及越南北緯16度以北地區之日本陸海空軍,頒布本命令。」

上述問題之產生,我認為大概有兩個可能原因。首先是與「中國戰區」範圍未清或已實際遭到限縮有關。珍珠港事件爆發後,「中國戰區」應運而生,按羅斯福於1941年底寄給蔣介石的信函所示,「中國戰區」囊括了越南及泰國;1942年3月時,羅斯福進一步指出,包含泰、越及馬來亞均應歸蔣委員長統帥。但到了1945年7月,由西方盟國所組成的「參謀首長聯合委員會」(Combined Chiefs of Staff)透過將北緯16度以南之法屬印度支那歸屬英國東南亞戰區蒙巴頓將軍管轄,隨之限縮了蔣委員長的境外轄區。倘使〈通令第一號〉原文a款「蔣介石大元帥」一詞前放置「中國戰區」最高指揮官的頭銜,很可能會帶來盟國間解釋上的混亂與紛擾。

其次,1945年8月16日,即杜魯門批准〈通令第一號〉之翌日,英國乃向中國表明其正在研擬調派軍隊,重新佔領香港並恢復行政權之態度。可以見得,〈通令第一號〉原文a款倘使明文了蔣介石「中國戰區」最高指揮官的身分,那麼亟欲自日人手中收回殖民地香港的英國人,便勢難阻擋中國戰區統帥所部捷足先登,藉由「接收」實行「收復」的必然性。 

儘管中國佔領軍軍紀敗壞,但由於佔領期間尚屬短暫,對於越南的獨立而言,仍是利大於弊。中國軍隊之所以於一年之內「快速」撤兵,一方面與中國、殖民越南之法國達成協議有關,一方面又是與〈通令第一號〉(a、b款之滿州部分)有關,亦即中國當時正促蘇聯軍隊自滿州撤退,自不能不先從越南撤退。

     

[1] 許文堂,「推薦序二 1949年的中國因素」,煩見雲程,《福爾摩沙1949》(新北市:憬藝企業,2014),頁8。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