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黃明堂攝。

繼2007年底的《別再叫我外籍新娘》,導演梁修身再次推出了以新住民融合為主題的大作《新娘嫁到》,包含梁導的兩部戲,以及早先溫知儀導演《娘惹滋味》等作品,不僅銳意提醒臺灣社會應重視新移民現象,也在在揭示著新移民在臺之困境。 

新移民的困境很難一語道盡。有所謂情境式的困境,例如有研究指出新移民女性在使用醫療資源時,對於醫師強調其身分,以及醫事人員經常將其健康問題窄化為生育問題等態度,容易產生不快之感受,認為有所歧視。此外,某些困境尚且存在多層次的態樣。例如新移民女性在面對臺灣婆婆時除了要處理一般性的婆媳問題,還要克服文化上或跨種族的適應問題,這顯然是一種特有的雙重困境。我在這裡只想簡單談一下由刻板印象或迷思所造成的新住民困境。

甚麼叫做因刻板印象或迷思所造成的新住民困境?「外籍新娘」的稱謂便是一個具體的例子。由於「外籍新娘」一詞在一定程度上否定當事人婚姻的戀愛基礎、並暗示著當事人婚姻的商品化背景,因此被學界及新住民女性認為是歧視之用語。這樣的迷思或刻板印象,在臺灣社會與新住民之間持續製造了不少疏離感。

「94年至103年外國人為國人之配偶歸化、取得我國國籍人數統計表」顯示,臺灣近十年取得我國籍之外配人數高達83,397人,其中女性就高達82,478人。依原國籍來看,是以東南亞為大宗,如越南有65,549人、印尼10,221人、菲、柬之各2000餘人,泰國則為674人。至於2015年尚未歸化取得國籍之外籍配偶,又有4萬3千人,其中以越南籍占36.6%為最多。在此情況下,我們難免給予越南裔新住民較多的關注。

對於越裔新住民,甚至是一般來臺就學或工作的越南人來說,所謂越南係母系社會的臺灣社會迷思,同樣深化著他們在臺的文化困境。有些越裔新住民相信,臺灣人關於越南是母系社會的想像,長期被媒體、官方或論者濫加詮釋,用來合理化原越裔配偶爭取子女養育、將子女帶回越南之行為,乃至於越南方面有利於女方之判決。

誠然,受東南亞本土價值觀之影響,傳統越南女性擁有於父系社會中少見之權利。例如:女性可以持有或繼承土地、對於家戶經濟具有相當的主導權,以及在性別分工中,經常肩負買賣或店鋪經營等工作。越南傳統農村婦女在家計上被賦予重責,女主人總是掌握著錢(米)箱的鑰匙。但在傳統城市、或是豪門大戶中,女性的地位卻明確地附屬於男性。女性被限制活動範圍,不僅不得擅入正廳,也被剝奪接受高等教育之機會。如此卑微的性別意象,後來受到了來自「農村女性」形象的挑戰,受到了「當代革命女性」形象(能得到來自政府「越南英雄母親」(Mẹ Việt Nam Anh Hùng)的稱號)以及「婆媽推動宗教復甦(re-enchantment)」形象的顛覆,乃至於自法國統治以降、官方刻意拉抬女性地位等諸多影響之後,才最終成就了今日越南女性社會與家庭地位的不可取代性。但就「從母居」及「權力集中於母」這兩個指標來說,越南仍不符合母系社會的定義。


越南領導向越南英雄母親授予稱號(圖片取自越南人民報網站

現代越南所建構的性別政治,其實發端自法國殖民時期。Nhung Tuyet Tran與Anthony Reid指出,法越當局曾企圖透過《法國遠東學院期刊》(Bulletin de l'Ecole Française d'Extrême-Orient)所出版的相關研究,以「凸顯」「安南人」(Annamite)在文化認同上與中國或英屬印度之間的根本差異。在法國人推動越南法律改革之際,為了證明越南殖民地能與法蘭西文明接軌,法國殖民政府之學者官員(scholar officials)因此將15世紀的《黎朝刑律》界定為一套著眼於貴賤之分、而無男女之別的傳統規範。法國殖民者主張,越南社會在《黎朝刑律》上已經肯定了越南婦女的平等繼承權,越人自可引為其抗拒中國父權制度影響的標誌,越中「文化分立說」由是更加穩固,而越南民族主義者、知識分子,包括之後的越南共產黨,相當程度地因循此種詮釋,以彰顯越南在接受「現代性」上的確已經準備就緒。(註1) 

但,越南仍然「毋係」母系社會。據Clammer所述,越南作為父系社會的特徵,主要體現在男性掌握祭祀權力(無子嗣者可收養男童或招婿入贅)、姓氏之使用,以及「大家庭」之理想。不過與同為父系社會之傳統中國相較,越南在姓氏數目遠較中國為少,也未形成同姓避婚之慣習。

越南真的「毋係」母系社會,即令是越南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李佛金,其處境與中國武則天,也有雲壤之別。(註2)

註1:根據Tuyet之研究,黎朝婦女在繼承權上並未具有與男性相同之地位。(Tuyet and Reid ed. 2006, 122, 138-39)黃宗鼎,〈東南亞史學劄記:史觀、史家與史料〉,《臺灣東南亞研究新論:圖象與路向》,臺北:洪葉文化,2013年10月,頁67。

註2:昭皇李佛金是越南李朝(西元1010-1225)末代皇帝,李末權臣陳守度為使陳家和平篡位,先促成侄兒陳日煚與昭皇成婚,再請昭皇禪位於陳日煚,陳朝於是取代李朝。李佛金由帝為后未久,陳守度又以其未得子嗣而廢后,李佛金之姊繼為皇后。之後,朝廷為賞大臣黎輔陳抗元之功,又將昭聖公主李佛金賜予黎輔陳。帝王之女,一朝之帝尚且如此,越南男尊女卑傳統之深切,由此可見一斑。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