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怡光:抗爭不看場合,難道要看水逆嗎?

2017/08/21

圖片來源:總統府@flickr, CC BY 2.0

8月19日在台北田徑場舉辦的第29屆世界大學運動會Summer Universiade,在抗議人士的阻撓下,讓來自144個國家的7,639名運動員和教練職員無法依照國家字母的順序入場,在延遲了半小時後,才全部一起湧入會場。

有人認為,抗爭就是要造成不方便,才能引起當權者的重視。從上個世紀關廠工人臥軌北車,三年前的學生佔據立法院到收費員爬上高速公路ETC,哪一次沒有造成不方便呢?為什麼以前抗爭所造成的不方便社會大眾及媒體輿論都能夠容忍,這次卻引起這麼大的反彈呢?難道是我們覺得家裡辦喜事被鬧場沒面子,無法容忍在外國人面前「丟臉」嗎?

還有人以上個月在德國漢堡舉行的G20高峰會議也是鬧得滿城烽火連天為例,讓德國總理梅克爾在其他19國元首面前「丟臉」,人家德國人也只是譴責暴力而沒有譴責抗議團體,世大運選手只不過是晚半小時進場,有這麼嚴重嗎?

首先,2017年7月在德國漢堡的街頭抗爭是以反全球化為訴求,當全世界最富裕的20個國家領袖聚集在一堂,自然是無政府主義者的抗爭對象。這些陳抗團體非常清楚,他們的目標是政府和代表政府執行公權力的警察,他們會在歐洲盃足球賽時,以阻擋球員入場的方式,來搏媒體版面,讓參賽國家的政府知道他們對政府不滿嗎?

被點名的陳抗團體軍公教聯盟表示他們沒有阻擋任何人進入台北田徑場,煙霧彈也不是他們帶來的。試想這個狀況,你是一個18歲的大學生,代表台灣去到一個文化陌生且語言不通的地方參加比賽。在你要走進體育館參加開幕式的路上,有一群人拿著各種你看不懂的標語,用高分貝的汽笛、煙霧彈及你聽不懂的語言轟炸你。你跟這些人無冤無仇,你不知道這些人是否是恐怖份子?你也無從判斷這些人是否會造成你的人身生命安全。請問,你敢走進體育場嗎?如果你是國家代表隊的教練和領隊,選手的安全是你的責任,萬一在路上被抗爭的人推擠而受傷了,賠上了選手的運動生涯,你怎麼辦?

把政治和運動混在一起經常造成悲劇。45年前的1972年9月,第20屆夏季奧運在德國舉行,巴勒斯坦武裝分子挾持以色列代表團選手,最後造成17人喪生的「慕尼黑慘案」,那屆也是台灣最後一次以「中華民國」的隊名參加夏季奧運會。抗爭不但要看場合,而且還要看對象,即使軍公教聯盟的目是要讓蔡總統在老外前沒面子,也不應該向完全不相干的第三方,來參加世大運國際運動選手抗議,即使現在遇上水星逆行,國際選手的安全也不應該成為少數人的政治籌碼啊!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