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邱劍英攝。

2016年元旦,聯合報教育版的頭條:「弱勢生福音 台成清交加碼招收」;當天中央社也報導了「邁頂計畫大學 擴大招弱勢生」。其實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在2015/11/11就通過提案,要求國立大學提出促進弱勢生入學的措施。教育部也立即行文「邁頂」成員學校,要求擴大招收弱勢生,以學士班達2%為目標。大學招聯會隨後於2015/12/09宣布,大學申請作業簡化,不僅設計了統一的基本資料表,並得註記是否為經濟弱勢生或來自偏遠高中,藉以鼓勵大學招收更多的弱勢生。

這是好事嗎?當然是好事。但是這和大學學業退學制度有什麼關係?我認為大有關係,可以啟發我們從法律與教育兩個方面思考:如果大學破格讓弱勢生進入大學是好事,把學業弱勢的學生逐出大學的退學制度是好事還是壞事?

我們論證的脈絡如下。首先我們必須說明大學破格錄取弱勢生為何反而符合公平正義,是好事。其次,我們討論弱勢生入學之後,大學應如何對待:他們應該一體適用大學所有之學業規定,還是大學應該針對弱勢生放寬某些修業與畢業標準,包括學業退學的規定。

讀者或許會很驚訝,大學現行的學業退學規定並非所有學生一視同仁,有些學生是永遠不會因為學業表現而被退學的。最後我們論證,適用於這些特殊身份學生的善意思維是金玉其外,其運作邏輯在本質上是違背教育精神的,學業退學制度應該廢除。

破格錄取弱勢生的公平正義

從教育的理想來看,大學當然應該以符合公平正義的原則對待參與競爭入學的學生。在法律上,大學在訂定入學資格上享有自治權,而在篩選入學資格上享有公權力(私立大學是受託行使公權力),因此必須符合行政程序法第6條所規定的「平等原則」:「行政行為,非有正當理由,不得為差別待遇。」

但是無論是台大的「希望計畫」、清大的「旭日計畫」、交大的「旋坤揚帆」還是成大今年首辦的「成功起飛計畫」,目的都是提升弱勢生的入學比例,採取的手段都是將考生特殊的弱勢身份納入考量,放寬入學門檻。這當然是「差別待遇」。既是差別待遇,就必須有「正當理由」才符合行政程序法第6條的規定,也才符合大學教育的精神。

有正當理由嗎?有的,是要讓教育發揮階級流動的功能,避免貧窮世襲。歸根究底,階級的產生與世襲是來自經濟制度與社會結構的不公平、不正義、不正當。換言之,弱勢生之所以弱勢的一個重要原因正是這個國家、這個社會、這個經濟體在制度上嚴重的不公平。在我們徹底改變這個不公不義的經濟制度之前,教育是脫貧的最主要途徑,甚或是唯一途徑;因此,大學在入學門檻上給予極少數弱勢生些許的差別待遇,雖然是杯水車薪,但是有其象徵意義,正當性十足。

特殊身份學生的退學規定

可是在差別待遇下進入台成清交的弱勢生,不會在入學之後,突然在經濟上和學業上就不是弱勢了。如果適用與一般生同樣的入學標準,破格錄取的弱勢生原來是進不了台成清交的;所以,如果適用同樣的修業與退學標準,弱勢生被退學的機率絕對是比較高的。

但是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台成清交或任何大學絕不會給予任何特殊身份的學生較寬鬆的畢業標準,例如他們可以有較低的總學分數或是某些必修課可以免修,更不可能要求授課老師給予他們較寬鬆的及格標準。為什麼?因為每個大學的畢業證書就只有一種,上面不會有任何關於學生特殊身份的註記,因為大學必須為這張證書提供一致的品質保證。

我們以台大為例。一位弱勢生進了台大,大一上被二一,大一下被三一,請問台大要不要退學他?兩難,因為兩相矛盾。再度給予差別待遇,讓他繼續努力,當然違反台大退學制度的初衷。如果一視同仁退學他,豈不違反台大「希望計畫」的美意。但是在台大的現行法規上,這個問題是有明確答案的:弱勢生在退學制度上適用台大的「二一、三一連續」的退學規定,並沒有特殊待遇。

但是並非所有的台大學生都適用「二一、三一連續」的退學規定;這些特殊身份的學生適用的是寬鬆許多的「三二、二一連續」退學規定(學期學業成績不及格科目之學分數,達該學期修習學分總數三分之二且次學期逾二分之一者);他們是僑生、港澳生、陸生、外國學生、蒙藏生、原住民族籍學生、離島生、派外人員子女學生。為什麼有這個差別待遇?因為他們與弱勢生一樣,是以比較寬鬆的標準進入台大的;所以如果適用同樣的修業與退學標準,他們被退學的機率絕對是比較高的。

另外還有第二類特殊身份的學生,不適用任何學業退學的規定:身心障礙學生與運動成績優良甄審甄試學生。把這兩種學生歸為一類雖然弔詭,因為在體能上他們是完全相反的兩個極端;但是顯然台大給予他們入學的標準比上一類的特殊生又更寬鬆些。所以如果適用退學規定,他們被退學的機率更高了。

台大的退學規定因此分三個等級。相較之下,清大的退學規定卻只分了兩個等級:所有的特殊生在清大都不適用學業退學的規定。

台大退學規定的一校三制:
1. 無退學制:身障生、運動生
2. 寬鬆退學制「三二、二一連續」:其他特殊生
3. 嚴格退學制「二一、三一連續」:一般生

清大退學規定的一校兩制:
1. 無退學制:特殊生
2. 有退學制「雙二一不連續」:一般生

設定退學等級的邏輯是「入學時學業越弱勢、退學條件越寬鬆;入學時學業越優勢、退學條件越嚴格」;換個方式說就是「被退學的可能性越高、退學條件越寬鬆;被退學的可能性越低、退學條件越嚴格」。可是我們說過了,台大清大給予特殊生的實質教育是不打折扣的,他們最終取得的文憑也是不打折扣的,他們所獲得的榮譽與光彩更是不打折扣的。他們在求學時,無論有幾個學期被二一,台大清大不會剝奪他們繼續努力的機會,只要他們能在畢業年限內完成學業,台大清大是喜悅的、驕傲的頒發給他們畢業證書。

而學業退學制度最弔詭的是,一個在大一結束時就被退學的一般生,如果沒有被退學是大有機會在年限內完成學業的;但是一個特殊生,即便其入學後至今的學業表現已經證實,在年限內畢業已無可能,大學依然不會予以退學。

回頭來討論弱勢生。我確信,台成清交這些大學如果察覺了弱勢生適用的是全校最嚴格的學業退學規定,一定會修法。但是我們誠摯呼籲各大學,請不要僅僅把弱勢生納入特殊生就了事,請藉此全盤檢視退學制度的本質,如果其本質不符合教育的良心與良知,就應該廢除。師大四年前就做到了。

一般生的退學規定

我們接著討論適用比較嚴格退學條件的一般生。一般生與特殊生的比例大約是10比1。如果特殊生以1/10人數在台大的退學制度上就自成兩個等級,那麼有10倍人數的一般生應該在台大退學制度上分為20個等級,才能落實「入學時學業越弱勢、退學條件越寬鬆;入學時學業越優勢、退學條件越嚴格」的精神。一般生在清大的退學制度上也應該分為10等級才合理。

譬如說,入學時學業表現最優秀的前10%的學生施以第一級「雙十一」退學制(不及格科目之學分數達該學期修習學分總數十分之一者,累計兩次,應令退學),在實務上也就是一學期有一門課不及格,累計兩次就退學。荒謬嗎?當然。但這就是退學制度的本質:「入學時學業越弱勢、退學條件越寬鬆;入學時學業越優勢、退學條件越嚴格」;這個邏輯在教育上是荒謬的。

學生修習科目不及格,成績單上的紀錄就是他的懲罰;被當的科目太多,在年限內無法畢業,無法畢業就是他的懲罰。大學對於學生,無論其入學時學業之優勢與弱勢,都應秉持教育的良心,給予每一個學生最好的教育、最大的協助,讓他不僅是順利畢業,而且是發揮潛能以最好的成績畢業。

新年新希望

柯欣妮現在是清水高中三年級的學生,她爭取到今年台大法律系在「希望計畫」下所開出的唯一名額,將於秋天入學。柯欣妮在自由時報 2015/12/30的採訪中說,希望將來能成為一個可以幫助別人的人權律師。

黃婉蓁已是台大法律系一年級的學生,她出生三個月就因腦出血開刀,導致左側肢體無力走路不易。台大法律系去年並未開出身障生獨立甄試的名額,但她毅然決定參加身障生沒有加分的指考,一舉成功。黃婉蓁在中國時報2015/8/12的採訪中說,她決定未來要當個好法官。

我不認識這兩位同學,但很高興看到她們的故事。在祝福她們的同時,也很希望她們能看到我的這兩篇論述,在台大發動廢除學業退學制度的運動,進而影響其他大學。很希望她們能幫助她們的世代懂得維護自己的權益,懂得挑戰權威、質疑公權力、維護公平正義。

我也誠摯的希望,大學珍惜憲法所給予的自治,能更加自愛與自重。

這是我的新年新希望。

(後記:就在要交稿的當天,多家媒體報導國立中正大學正式頒授「榮譽名譽博士」學位給嘉義民雄鄉穀豐宮神農大帝,校長吳志揚穿著博士袍親自撥穗。我的兩個新年新希望立即破碎了一個不說,今天還得去配副新眼鏡。只好把希望寄託在下一代的良心!)

▍更多關於大學制度的反思,請見何萬順/金玉其外專欄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