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雲章:自學26語的「多語達人」──困難的不是語言而是態度

2017/08/22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學語言,幾歲開始最好?成年人還能學會新語言嗎?

創辦「多國語言習得活動網」的謝智翔今年32歲,通曉26種語言,朋友推崇他為「多語神人」。他謙虛地說,真正算得上精通的只有7種,所謂精通,就是通過語言認證、可以公開演講、能閱讀小說、教科書的程度。

他是天才嗎?其實他跟多數人一樣,12歲上國中才學英文,20歲才開始學習自己有興趣的其他外語。為什麼許多人學了十幾年的英文,卻苦於無法開口,而他卻能不斷學習外語,還學得這麼好?

他一語道破:「考試是元凶。」考試扭曲了學語言真正的目的,要把語言學好,靠的不是背單字、學文法和考試,而是對世界的好奇心和溝通的慾望,以及正確的方法。

▋老師從來不稱讚他英文好

謝智翔在台大主修園藝暨生命科學系,輔修外文系,畢業後到美國堪薩斯大學進修語言學碩士,也曾到法國巴黎高等理工學院當交換學生。

20歲時,他在台大修了一門史嘉琳老師的課,啟發他對語言的興趣。史嘉琳老師在台大赫赫有名,不僅教學嚴謹認真,本人更精通數十種語言,謝智翔期許自己能像老師一樣厲害,可是,他再怎麼努力考高分,史嘉琳老師卻從沒稱讚他「英文好」,反而稱讚那些考試成績不如他的同學,他有點介意。

「老師會跟別人說,Terry會很多種語言,卻從沒稱讚我的英文,就算我的成績非常好。」

後來,他發現就算成績再好,那些語言也不是「自己的」。他可以拼出艱澀難懂的單字,在各種語言檢定過關斬將,拿到令人讚嘆的分數:英文多益TOEIC 950、托福TOEFL CBT 280、GRE V720 Q800 4.5、日語舊制1級檢定、法文TCF C1級、DALF C1、德文TestDaf 17(4,4,4,5),也拿到土耳其語的Bogazici大學認定高級證書。然而,這些「考試語言」並不是他的生活語言,總覺得「用起來卡卡的,好像不是我的一部分。」

他曾到法國交換一年,修的課是病毒、生理這種艱深的科學,考試依然拿高分,可是他總覺得自己的法文用起來不自然。他也拿過DAAD的德國獎學金,上課、考試、檢定都沒問題,讀報紙看新聞也難不倒他,但仍感到格格不入。

相對於英文、法文、德文這些靠傳統方式學習的外語,日語是他「最舒服」的語言,因為他愛看動漫,為了看動漫而自學日文,學會日文懂得更多,看得更多、學得更多,如此不斷反覆正向回饋,雖然沒上過正式課程,考試卻都能通過,他也多次到日本旅行、長住。「日語就像是我的一部分,無法被奪走。」

學會了這麼多種語言之後,謝智翔開始對人類到底怎麼學語言、怎麼學才會更有效率產生了興趣,於是他開始了10年的「語言旅行」。

從亞馬遜的熱帶雨林習得了克丘亞語(Quechua),也從坦尚尼亞學會了史瓦西利語;他開始研究神經生物學、認知科學,想了解人類學習語言的機制。

▋沒有標準版本的克丘亞(Quechua)語

2012年,在堪薩斯大學念研究所時,他拿到獎學金,與一群美國碩博士研究生前往厄瓜多熱帶雨林研究克丘亞語(Quechua)。克丘亞語曾是印加帝國的官方語言,印加帝國遭西班牙人滅亡後,使用語言的人口銳減,但仍是南美洲分布最廣的原住民語言,約有1000多萬說克丘亞語的原住民分布在哥倫比亞、厄瓜多、祕魯、智利和玻利維亞等地。

近年來,南美洲民族主義興起,象徵固有文化的克丘亞語漸受重視,成為厄瓜多小學的必修科目,美國教育部也視克丘亞語為關鍵語言,提供聯邦經費推廣學習與研究;2015年,秘魯青少年還以克丘亞語翻唱麥克傑克森的名曲〈The way you make me feel〉,在網路廣為流傳。

其實,克丘亞語沒有「標準版本」,每個地方的克丘亞語都不同,有些能互通,有些不行,沒有哪種「腔」是最標準的概念。謝智翔在厄瓜多研究的克丘亞語名叫「Napo Kichwa」,這種克丘亞語文獻不多,抵達亞馬遜叢林時,他處於「克丘亞文盲」狀態。

這恰巧是他探索語言本質的絕佳機會,他好奇,語言一定要先「學」過才會嗎? 如果連文字都沒有,該怎麼學?如果沒資料、沒老師,人可以自然學會語言嗎?第一次來到此地的外國傳教士如何學會克丘亞語?

如果背單字、學文法如果不是學語言的必要條件,那到底什麼是「學語言」?老師到底在「教」什麼呢?

▋第一次學克丘亞語就上手

他想到一個辦法:「小朋友怎麼學會語言,我就怎麼學!」他主動接觸當地人,先以西班牙語表達想和他們交朋友的意思,得到許可後,開始與當地人同進同出,聽他們說話,也學他們說話。

一開始當然完全聽不懂,但謝智翔很有耐心,他觀察、傾聽,「聽不懂也一直聽,像小朋友一樣學習。」3天後,雖然還不懂文法和拼音,卻已能表達隻字片語,必要時搭配比手劃腳,逐漸聽懂「吃飯、喝水、睡覺」這種簡單的詞彙,讓當地人非常意外。

負責語言研究計畫的營地團長的美國教授Dr. Swanson對他的進步相當驚嘆,特許他不需參加美國研究生每天3小時的「克丘亞語課程」,繼續用自己的方法學就好。

於是,謝智翔啟動自己的語言實驗:每天花8個小時跟當地人相處,即使聽不懂,也堅持「旁聽」。一個禮拜後,他了解Napo人的柴米油鹽醬醋茶,掌握基本對話;一個月後,能獨自到不同部落探險,以克丘亞語到處交朋友;二個月後,他已完全融入,能跟著當地人上教堂,甚至還獲贈一本克丘亞語聖經。

相較之下,與他同時抵達亞馬遜雨林的37位來自美國各大學的碩博士研究生,依傳統語言學習法上課、練習、背單字並參加考試,兩個月後,沒有一個人學會說克丘亞語,回到美國後,早把克丘亞語忘光光。

謝智翔從亞馬遜雨林的克丘亞語經驗體悟到,即使是成人,也能在不懂單字和文法的情況下學會語言,因為人都是先學會母語,才上學識字,「識字、背單字、學文法」是人們掌握語言後才追加的任務,如果把追加任務當成主要任務,學語言的效率就會大打折扣。

▋掌握語言習得 人人都能學會多國語言

其實,謝智翔學會克丘亞語的過程,就是人類學會母語的縮影,被語言學家稱之為「語言習得」(language acquisition),而一般傳統的學語言的方法則是「語言學習」(language learning)。

根據「語言習得」的原理,他與朋友創立了「多國語言習得活動網」,開創多語沙龍,希望幫助更多人學好語言、讓學語言成為生活享受。他相信,只要能掌握動機與目標、創造環境,調整觀念與態度,不管年紀多大,人人都能學會多種語言。

謝智翔提供「語言習得」的4個步驟給有興趣學習語言的讀者參考:

1.創造環境,用身體記憶:想學哪一種語言,就開始聽該種語言的自然對話或音樂,比如故事有聲書,聽不懂也沒關係,不需要思考意思,千萬別翻字典,讓自己沉浸其中,培養對語言的熟悉感。

2.跟讀:選一段演講或對話,聽一句、讀一句,務必讀出聲、像學唱歌一樣掌握旋律,每天固定跟讀15分鐘。

3.開口說:放下面子問題,勇敢開口說,比手劃腳也沒關係,意思到了就算數,拿出誠意,溝通最重要。

4.別被文字綁架:人是先學會語言才上學,聽說優先於讀寫,先學聽、再學說,腦中先有聲音就好。

謝智翔認為,學語言很簡單,也很難,難的不是語言本身,而是人。學語言很簡單,因為人與生俱來就有學語言的能力;學語言很難,因為成人必須跨越許多情緒障礙、打開各種內心糾結,才能邁向語言習得的自由境界。他露出靦腆的笑容說:「學習多語不是特權,每一個平凡的人都能學會!」

▋外語帶他走向更廣闊的世界

謝智翔的多語學習經驗經過媒體報導後,受到許多出版與演講的邀約,更在短短3個月內出書《這位台灣郎會說25種語言:外語帶你走向一個更廣闊的世界》,跑演講變成他生活的一部分,得到重新思考語言學習的機會。

此外,他繼續推廣「多國語言習得活動網」的活動,目前在北中南三地每週固定舉辦多語咖啡,並繼續開發講座型課程「多語習得講座&多語習得實戰」,將自己的熱愛與專長變成一門事業。

接下來,謝智翔有一個更大的計劃,他想把學習克丘亞語的機會帶回台灣,透過這個機會探討台灣自身語言復興和「國語」之外的語言政策。

語言是世界的窗,多懂一種陌生語言,就多一種觀看世界的角度,讓人更有底氣,也和世界發生更深的連結與關係。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