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雲章:嫁來台灣幸福嗎?她說:時間可以重來的話,我絕對不來台灣!

2017/08/15

從印尼嫁到台灣的莫愛芳(右)。公共電視提供。

周末的高溫曬得人懶洋洋,可能是台灣最知名的印尼新住民莫愛芳在高雄科博館演講,主題是她的台灣人生,悲慘的上半場與漸入佳境的下半場。

「嫁來台灣幸福嗎?」螢幕上出現問句,素樸的細明體寫出令人糾結的句子,這是她初嫁來台灣時的處境:

1.嫁入一家11口的大家庭
2.一天三餐都要煮飯
3.打掃6棟四層樓透天厝
4.照顧身體不好的公公婆婆
5.大大小小都需要人照顧
6.我等於是免費外勞

原本在桃園的工廠上班,莫愛芳放假時跟朋友出去玩,認識了婆婆。婆婆主動邀請她到家裡玩,又把她介紹給了自己的兒子。莫愛芳是印尼華人,從小常到佛堂走動並吃素,當她發現先生是一貫道信徒,也吃素、不抽菸、不喝酒、不賭博,覺得這男生個性很不錯。她拒絕了家鄉父母安排的相親對象,答應了先生的求婚,以為自己找到了良人。沒想到,苦日子這才開始。

▋從結婚的第二天,她就成為免費勞工

婆家的男生都在汽車零件工廠上班,家務勞動量相當沉重,她每天從早到晚做個不停。她還記得,2月14日情人節結婚,2月15日她就蹲在地上刷洗充滿油汙的工作服。

「我每天要洗4大桶的衣服,因為工作服有油汙,要先刷過才可以用洗衣機,不然會壞掉。我婆婆說已經洗壞了4台洗衣機,她都這樣講我還能不做嗎?」

 刷洗衣服之外,打掃6棟透天厝、張羅一家11口的三餐,讓她忙得團團轉,也因為被困守家中而感到鬱悶。當時她中文不好,與家人的溝通不時也會發生摩擦,她覺得自己在這個家就是一個「外勞」,而且還沒有薪水,還得面臨流言蜚語的攻擊。

她記得,有一回婆婆發脾氣,對著她罵:「妳休想來騙我們家的錢!」無奈又無辜的她不說話,走進廚房倒了杯茶,走到婆婆面前下跪,說:「嫁來這麼久,我從來沒跟你們要過錢,我連自己先生的薪水多少都不知道。不管妳從哪裡聽來的話,我求妳不要相信,給我時間證明一切吧,有錯的地方,妳可以教我,如果妳選擇聽別人的話,那就把我送回印尼吧,台灣不適合我。」

另一次,公公出門前,不小心掉了鑰匙,她脫口提醒:「爸爸,你鑰匙掉了!」但發音不準,公公聽成「爸爸,你要死掉了!」回頭正打算給她一巴掌。沒想到,她蹲下身撿起了鑰匙,公公才恍然大悟,對著婆婆說:「讓她去讀書,不然她會被我打死……」

因為發生過太多生活的齟齬誤會,公婆覺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她才有機會到國小中文班念書,交朋友,與社會接觸,甚至因為這樣而得到試鏡《娘惹滋味》的機會,成為演員,並奪得金鐘影后的榮耀。

▋如果可以重來,我不要再來台灣

 莫愛芳的貴人是桃園東安國小校長黃木姻。黃校長鼓勵她接受挑戰嘗試演戲,甚至還義務擔任她的經紀人,幫她處理合約、酬勞。她說:「我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經紀人,她不拿一毛錢,全部的收入都給我。」

 從《娘惹滋味》獲獎開始,越來越多戲約找上門,她努力工作之餘,也沒有忘記要用自己的力量幫助其他的新住民姊妹,她呼籲政府取消新住民歸化的財力證明,讓數十萬新住民姐妹不再被制度歧視。

可是,如果再來一次,她還願意來台灣嗎?

莫愛芳斬釘截鐵地說:「時間可以重來的話,我絕對不來台灣。實話喔!」

▋為什麼一定要吃過苦,才能成為你們的一份子?

很多人總會以苦盡甘來來自我安慰,過去吃的苦都是值得的。可是,我們應該聽聽另一種說法,對那些一直很苦的人來說,這樣的苦有意義嗎?憑甚麼要別人捱苦才能得到幸福呢?

友善新住民,並不是白白讓新住民占了台灣的便宜,而是為了不讓我們自己墮落。善待他人,其實都是為了我們自己。問問我們自己,我們想活在一個什麼樣的社會裡?為什麼一定要忍受千百般不平等的待遇,才能被肯認為「自己人」?

到底我們是什麼樣的人?莫愛芳的這個留言在我的臉書引起了眾多迴響,憤怒不捨的情緒居多,也有人說,如果再來一次,她應該還是會來台灣吧,畢竟為了她的家庭經濟,她願意犧牲自己。

 不過,面對這麼多的陌生人討論她的人生,莫愛芳的態度很坦然。

「每個人的命運不一樣啊!」她說:「如果向命運低頭,我們才是真正的失敗者,應該站起來才對,你無能,我不會跟著你無能,自己的未來自己創造。為何一定要靠別人呢?」

這個女人,撐起了自己的家,也撐起了大家。

________

延伸閱讀:

台灣閩南爸爸╳泰國華僑媽媽:「用錢可以買到一份感情嗎?」

那天,逃跑外勞請我吃了一頓晚餐

餐桌上的家鄉──我們都曾是異鄉人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