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雖然本校在整個脫歐選舉過程中保持中立,但這樣的投票結果,對於大多高等教育單位,包含本校而言,並不樂見。」

6月24日週五清晨,英國人藉由人民公投,確定離開歐盟是相對多數英國人民心中的選擇。當天早晨10點34分,倫敦政經學院電子信箱來了封學校對於脫歐選舉的聲明稿,開頭第一句就向師生表達,「這不是本校想要看到的結果」。

學校的聲明稿中大致向師生說明兩件事情。第一,學校高層會盡力讓脫歐對目前師生造成的衝擊降到最低,例如來自歐盟國的已在學留學生,將維持與英國人相同的學費,不會面對繳交3倍的外國學生學費的問題(是的,身為一個台灣人,目前到英國留學的學費是歐盟國學生的3倍)。第二,早已計畫好的倫敦政經學院2020發展策略方針維持不變,會以歐洲最重要的社會科學知識單位之一持續努力發展。

▋歐盟國大一留學生的焦慮

倫敦政經學院裡,來自歐盟國的留學生有相當的比例。以我所教到的大一管理學系學生而言,有近一半是來自歐盟會員國,其中以法國最常見,英國本地的學生大概只有15%,其他的就是來自亞洲或美洲的同學。雖然有權力參與這次公投的只有英國公民,但這些來自各個歐盟國的留學生,似乎都恨不得自己也能在這次的投票中表達聲音。

班上一位來自希臘的大一男同學,一大早焦急地在自己的社群網站上表達心聲。他認為像是英國或法國這些歐洲大國,對於整個歐洲的和平維護有絕對的影響力,這樣的結果不只是對歐洲各國安全的危機,對英國本身未來的發展也是很負面的事情。另一名來自巴黎的女同學,則是跟我提到對於自己未來求職發展的擔憂,她認為過幾年如果英國不再屬於歐盟的一份子,對於法國而言,英國就成了「外國」,而法國職場對於外國的學歷認定並不友善,那麼她在倫敦政經學院拿到的學位,很可能在法國根本用不上,擔心自己未來要被困在英國的職場浮沉。

身在英國的德國學生似乎有更多一點的情緒。一位德國男同學說他原本覺得反正英國人的事情就英國人自己決定,但看到結果之後仔細想想,英國人這樣的抉擇,實在有一點令人不齒,似乎暗示著英國人內心深處就是只要自己的大英帝國好就夠了,不管鄰近國家的人怎麼生活。另一個從德國小鄉村到倫敦留學的女學生,提到歐盟國的人到英國上班都可以和英國公民有著相同的待遇,一旦英國脫歐,未來行政手續會變繁複,環境也會更加排外,來英國的拉力大幅下降,「以後我們一定很少人要來了!」

▋「老人憑什麼決定我們的未來?」

還有一個話題,不管是歐盟國來的同學,或者是學校裡英國當地的同學,都覺得相當憤慨。「這個公投真正會長遠受影響的,是我們這些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但卻被一群六七十歲的老年人決定了!」這句話聽起來確實有幾分道理,這次的脫歐投票中,英國確實有明顯的世代差異。英國人的Twitter和Facebook廣傳類似表格,內容是目前平均壽命只剩16年的老年人,有60%選擇離開歐盟,而平均壽命還有65年的年輕人,則是65%選擇留在歐盟。面對這樣的結果,不少歐洲的年輕人,都有種被已經坐領退休金的英國老人家扯後腿的不平感。

這些同學的不滿是不難理解,但冷靜想想,比起抱怨上個世代的不智,我想這些歐洲社會未來的主人翁,可能更需要警覺的是,在民主體制之下,公民主動積極參與公共議題有多深的意義。這次脫歐公投的平均投票率是72.2%,以人口組成年齡分析,英國人口組成最年輕的6個城市中,平均投票率大概落在63.5%;人口組成最年長的7個城市中,平均投票率則高達78.5%,顯示出英國年輕人的投票率較低。

就拿我們台灣來參考,台灣近期的選舉也呈現明顯世代差異,像是年初的大選中,年輕人有三分之二將票投給民進黨,老年人則傾向投給國民黨。從投票率來看,台灣本次大選平均投票率是66.3%,其中年輕一代投票率高達74.5%,顯示出相對於英國年輕人,台灣年輕人更為主動積極決定自己國家的方向,某種程度就避免了年輕人選後再來抱怨長輩的機會。台灣現今公民覺醒的氣氛,對於這些英國的年輕人來說,也許是個可以效法的對象。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