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五岳:兩岸領導人著墨兩岸政策的多重考慮

2015/11/07

天下資料,黃明堂攝影。

馬習會是兩岸關係史上66年來關鍵性的一步。因為兩岸領導人的會面,不論是象徵性或實質性都是有別於以往兩岸互動交流的新作為。

以北京領導人而言,歷來都會提出自己在對台政策上的重大主張,對台政策也是中共領導人追求政權合法性正當性、歷史定位的一個重要的象徵。毛澤東時期的和平解放,鄧小平主張一國兩制,江澤民則提出江八點,胡錦濤有胡六點,習近平的這一步,無論是兩岸關係或對台政策,都是重大突破,因為從毛到鄧、江、胡沒法突破的,習達到了。

習近平能有這樣的突破,與他的權力鞏固速度有關。江澤民從1989年接中央總書記到1995年才提出江八點,快6年時間才鞏固權力。胡錦濤2002年接任總書記,也是到2008年才提出一個比較完整的胡六點。習近平2012年接任總書記、隔年接任國家主席負責對台工作,到目前為止,總共發表13次重要對台政策談話。其中11次是藉由在會見台灣政治人物(如連戰、蕭萬長等),只有兩個場合比較特別,一個是去年10月1日,他到福州、平潭島會見台商,跟台灣企業、旅客軟性的談話;另一次就是今年3月4日,借兩會發表談話。上次大陸領導人在兩會發表有關台灣的談話已經是10年前了,2005年3月4日,胡錦濤提出胡四點,以及反分裂法,所以大陸足足10年之後才在兩會重新發表對台談話,提出了九二共識「基礎不牢,地動山搖」。也凸顕出他對於兩岸關係的關注。

此外,習近平在福建工作17年,說他是歷任中共領導人對兩岸事物最嫻熟,應是不為過。如果領導人權力基礎不穩固、定於一尊,很少願意在對台議題上冒險。所以有人認為說中共同意馬習會是因為內部經改、反貪腐、權力不穩。我認為恰恰相反,正是因為他不用擔心,才敢在馬習會上用兩岸領導人名義並呼稱先生方式克服稱謂的難題,以往中共領導人(含習過去十三次)會見台灣政治人物。都是使用中共中央總書的名義。

最後,一般還有一個疑問,為什麼如日中天,至少還有6年任期的習近平,願意跟一個任期只有6個月,民調基礎不高的馬英九會晤?我覺得至少有3個考量:

第一對內而言,從對台政策追求歷史定位。習近平對外有一帶一路如火如荼、大國外交崛起、中美分庭抗禮,對內反貪腐不遺餘力,可是,要怎麼對大陸老百姓交代,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推動將近7年來,或是大陸自稱從05年起10年來,形勢由嚴峻變和緩,現在卻有可能由和緩變嚴峻,對台政策怎麼自圓其說?怎麼對民眾有所交代?因此馬習會不論是展現習的對台政策績效與歷史定位自有其意義。

第二對外考量,大陸看待兩岸關係從不是就兩岸論兩岸,而是就國家發展總體戰略來看兩岸,就中國的和平崛起思考兩岸問題。一貫說法都是,只要自身能發展起來,兩岸問題是能迎刃而解的,所以中國大陸對台政策從來都是在國家發展、和平發展戰略當中,準備逐步處理兩岸關係跟台灣問題。 但是當台灣問題可能是它的國家發展和平崛起的新挑戰,它就要好好面對。所以我們常講四海之內皆朋友,可是大陸目前黃海有北韓問題,東海有釣魚台和日本問題,南海又有中美博弈,有中菲、中越問題。過去7年來,它的四海唯一比較穩定的大概就是台海。如果台海問題也生變,這讓中國大陸就算不是芒刺在背,也是備感困擾。所以,如何穩定台海格局,甚至讓它不因台灣政黨輪替政治變遷而發生結構性變化,也會成為北京方面的考量。

第三個就兩岸短中長期互動考量而言,北京和臺北的考量最大不同在,北京考慮的是中長期戰略佈局,不會只看短期。或許北京會考慮此次馬習會是否會影響台灣選舉、台灣民眾有什麼觀感,但我相信北京考量更多的是,邁出關鍵性一步,到底能建構出什麼穩定的兩岸關係讓它不致于走回頭路,縱然政府輪替,短期無法取得比較和諧穩定的格局,但也伴隨未來情勢變遷,兩岸關係將這基礎上再往前來推動發展,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它一定有多重的考量。 

馬習會對於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究竟是曇花一現?或是奠定基石,是否政黨輪替後它將淪為幻影,就北京而言:

一,如果民進黨執政,民黨執政後,第一,只要願跟北京尋求到政治諒解,第二,能擱置爭議也同時能求同存異,當然就能務實見面協商,馬英九是這樣促成的嘛,何以馬成,未來領導人就不成。就像半年前誰會想到這個問題會成真,三個月前誰會想到這問題會成為事實,所以北京方面也想很清清楚楚釋放一個訊息,不管你是任何人,只要政治上有個基本共識,雙方只要有新思維、新作為,都可以擱置爭議可以求同存異嘛。那就算萬一民黨執政期間還是無法進行兩岸進一步互動跟接觸,將來只要有政黨輪替或任何執政者有機會改變想法,兩岸關係自然可以在領導人會面的基礎上往前邁進,如1993新加坡辜汪會談後到1995年就中斷,但邁出了關鍵性的一步,也促成了日後的復談,兩岸領導人的馬習會亦是如此。

值得關注的是同樣的觀察也可以用在台灣的領導人身上。經國先生,晚年開放探親,這是重大決定,他如果沒做,這個問題其實很棘手,我不相信李前總統有機會這麼做。李前總統在他卸任前夕提出特殊兩國論,也是想建立自己的路線定位。陳前總統卸任前提出終統,一邊一國的主張。所以台灣歷任領導人,在卸任之際,依照慣例會在兩岸關係議題上提出他自己的主張,不管是想尋求定位,或是想尋求自己認為應當走的正確道路。

過去七年來,馬英九認為他最引以為豪的是兩岸關係,此刻有所做為,也很合理。但這全球矚目破冰之旅,究竟是為兩岸和平發展奠定基石注入新的動能活水,或是就如同需多諾貝爾和平獎一樣仍留遺憾,馬習會後才是實踐與考驗的開始。

(張五岳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所長;李明軒、陳一姍、余佩樺口述整理)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