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擇雅:如果美國總統尼克森訪中,也是三天前才公佈,美國國會會怎樣?

2015/11/07

photo credit: Hay Paul

編按:此文原為顏擇雅臉書貼文,經作者同意,轉載於獨立評論。

近日很多人質疑,如果在1972年時,美國總統尼克森訪中, 也是三天前才公佈, 美國國會會怎樣 ? 我認為,若是如此,尼克森藐視國會一定會被抨擊沒錯,但會因此被彈劾嗎?

我認為不會。 由結果來看,尼克森訪中是美國外交一大勝利,它不只有助於美國從越戰脫身, 也有助美國贏得冷戰,從尼克森宣佈訪中意圖開始,朝野就不認為這事有多大爭議,因為尼克森的反共形象太鮮明了,別人訪中或許會讓美國人不放心,尼克森去北京則絕對沒問題。 因此,尼克森隨行上上下下,不管是官員還是記者,事後回憶皆以躬逢其盛為一生莫大榮耀。

「Nixon goes to China」往後也成了一句英文成語。意即「戲劇性十足的外交勝利」,日後美國總統只要民意低迷,幕僚就會幫他想有沒可能製造一個「Nixon-goes-to-China moment」。

此刻馬英九一定認為這就是自己的「Nixon-goes-to-China moment」了,才笑那麼開心。不過,尼克森並沒三天前才公佈。為什麼?原因很簡單,美國是大國,就算尼克森很想很想去北京, 也沒必要仰北京鼻息,美國可以有充分的事先規劃, 何時公佈,何時向國會報告,完全照自己步調來。

今天台灣卻不是如此,這場馬習會,時間,地點,方式,主導權全在北京手裡。別說民進黨知道這一點,大部份人民也知道,民意反彈才那麼小。 但說到底,要從美國的外交史去找這次馬習會的類比,真的太難了,美國不只大, 地理條件又太好,東西皆有大洋屏障,生存從來不是美國對外結盟交往需要煩惱的課題。

因此,此時台灣應該想的,應是「小國打大國牌結果把自己玩完了」的類比,我想到的例子是十八世紀的波蘭。俄羅斯快速崛起時,波蘭王以為打俄羅斯牌可以換來長治久安,結果沒幾十年波蘭就從地圖上消失了。

此外,波蘭當時最大的問題是內部不團結,吵吵鬧鬧,一群知識菁英還以為可以用憲法救國,果然在 1791 年訂出當時全歐洲最進步的憲法,然後1795年就亡國了。

(作者為文化工作者)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