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菲混血的張耀庭寫了一篇〈我是混血兒〉,敘述同學因為他的身分,就嫌他沒洗澡又髒又臭,不願意跟他同組,他在文末許下悲願:「我要更努力點,讓那些歧視過我的人跌破眼鏡!」也有人回憶五年級的時候,老師當全班的面問:「誰媽媽是外配?」即使是出於好意,這些行為都足以讓這些孩子成為霸凌的目標。新移民二代另一個極端,則是新聞報導的那些:「外語優勢年收破百萬」或「清寒子弟苦讀上台大」。但在光譜兩極之中,那些不好也不...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