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實人生/生命史專欄

【難民船上的人】劉吉雄:那些出逃的生命,都講述著我們看不見的歷史
我與《不漏洞拉》作者黃雋慧的關係,是未曾謀面的跨國網友,因為關注彼此計畫而產生交集。我們的討論主題是1970年代到1990年代間的越南難民,特別是其中經由海路出逃的「船民」(boat people)。在「台澎金馬花東蘭嶼綠島共同體」的集體記憶,以及聯合國體系的所知紀錄裡,「澎湖越南難民營」(1977~1988)幾乎無人知曉。在紀錄片的檔案考掘過程中,我個人內在的最大懸念是:離島/本島、例外/常例、... 閱讀更多
【多元台灣 傾聽與擁抱】李念修:在生死簿裡對不上號的老爹
[編按]二二八事件今年屆滿70周年,公共電視推出「多元台灣 傾聽與擁抱」系列節目,期待從不同的故事與角度去感受台灣這個充滿複雜歷史的島嶼,更希望透過不同節目讓在台灣這塊土地生根的人們,從不同的過去走向更好的未來。系列紀錄片首波推出《河北臺北》,本片導演李念修花了15年時間拍攝父親老李的故事,曾入圍日本山形紀錄片影展,與葡萄牙電影大師Pedro Costa 的《里斯本記憶迷宮》一同擠進該影展國際競賽... 閱讀更多
【難民船上的人】台灣應該記得,自己也曾協助過難民
拍攝中的《例外之地:台灣海峽之澎湖越南難民營》紀錄片,主題是已經拆除且幾乎無人知曉的澎湖越南難民營(1977~1988),紀錄片勞動者劉吉雄(《草木戰役》、《高校有刀》)因為廿年前的難解夢境而緣起拍攝。《例外之地》8分鐘節錄版v1.0,剛剛結束在2016TIVA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負地平線》的展出(2016/10/15~2017/1/8, 鳳甲美術館)。本系列文字,是剪輯中部份受訪者的簡介檔案及口... 閱讀更多
【難民船上的人】我永遠都不會知道,她當時想起什麼……
拍攝中的《例外之地:台灣海峽之澎湖越南難民營》紀錄片,主題是已經拆除且幾乎無人知曉的澎湖越南難民營(1977-1988),紀錄片勞動者劉吉雄(《草木戰役》、《高校有刀》)因為20年前的難解夢境而緣起拍攝。《例外之地》8分鐘節錄版v1.0,剛剛結束在2016TIVA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負地平線》的展出(2016/10/15至2017/1/8,鳳甲美術館)。本系列文字,是剪輯中部份受訪者的簡介檔案及口... 閱讀更多
【難民船上的人】難民營中的19歲生日,與永生難忘的救命恩人
[前言]《例外之地:台灣海峽之澎湖越南難民營》是一項緣起長達20年、目前仍持續拍攝與追尋線索的紀錄片計畫。拍攝場景在台灣海峽的澎湖西嶼及白沙講美村的越南難民營。1975年西貢淪陷/解放,越南統一/獨立,經濟破敗和政治迫害導致許多越南人出逃,其中大部分的人乘船出海漂流,因而有「船民」的稱呼。1977~1988年間,澎湖越南難民營曾經收容過46艘難民船、超過2,000名難民。紀錄片勞動者劉吉雄因為19... 閱讀更多
【難民船上的人】雖然台灣不在聯合國裡,我們也不會把難民推回海上
[前言]《例外之地:台灣海峽之澎湖越南難民營》是一項緣起長達20年、目前仍持續拍攝與追尋線索的紀錄片計畫。拍攝場景在台灣海峽的澎湖西嶼及白沙講美村的越南難民營。1975年西貢淪陷/解放,越南統一/獨立,經濟破敗和政治迫害導致許多越南人出逃,其中大部分的人乘船出海漂流,因而有「船民」的稱呼。1977~1988年間,澎湖越南難民營曾經收容過46艘難民船、超過2,000名難民。紀錄片勞動者劉吉雄因為19... 閱讀更多
【難民船上的人】我們的人類啊,最後生死之間的那種抉擇
[前言]《例外之地:台灣海峽之澎湖越南難民營》是一項緣起長達20年、目前仍持續拍攝與追尋線索的紀錄片計畫。拍攝場景在台灣海峽的澎湖西嶼及白沙講美村的越南難民營。1975年西貢淪陷/解放,越南統一/獨立,經濟破敗和政治迫害導致許多越南人出逃,其中大部分的人乘船出海漂流,因而有「船民」的稱呼。1977~1988年間,澎湖越南難民營曾經收容過46艘難民船、超過2,000名難民。紀錄片勞動者劉吉雄因為19... 閱讀更多
【投書】關晶麗:返鄉路遙70年
自1987年開放大陸探親,已匆匆30年過去。 30年來兩岸關係發展幾經嬗遞,從通郵、通航到開放觀光,往來頻繁。籍貫山西的母親,平日不愛出遠門,總是在家千日好,出門萬事難,今年好不容易以長孫女考完大學為由,說服老媽踏上返鄉之路。母親是1949年隨我的姥姥、姥爺逃難來到台灣,離開家鄉時才3 、4歲,按常理說早已不記得出生地的方言,況且我的姥姥、姥爺已去世多年,媽媽已經多年沒有使用母語的機會。然而就在抵... 閱讀更多
【投書】吳庭寬:自由是沒能終老的靈魂
前幾年的清明連假。南京的簡先生來電,說是到台灣來了,正騎著單車環島,算算騎乘的速率,大概一週內到台北吧!我要他給我打電話,我在家等著。簡先生管我們叫他「簡老」,兩個字好唸些。跟簡老是在印度恆河畔的瓦倫納西城結識的。他一路從南京踏單車上西藏,翻山越嶺至尼泊爾,在那裡把車當破銅爛鐵賣了,再搭車進印度。他不諳英語或其他外語,同行期間,連一句「YES」或「NO」都沒聽他講過。他說旅途上總有人幫助的,不然一... 閱讀更多
【沒有名字的人】潘軒豪:他們以為我們做文化工作是為了找回巫術
【編按:關於沒有名字的人系列】早在荷蘭、西班牙、清國、日本統治,及中國東南沿海移民來台之前,不同語言、文化的族群早已生活在這裡。平埔原住民曾是台灣平原的主人,北有凱達格蘭、噶瑪蘭;中部住著噶哈巫、拍瀑拉、巴布薩、洪雅、道卡斯、巴宰族;南有西拉雅、大武壟、馬卡道。消失的歷史太多,留下的線索太少,一群來自不同族群、有著不同生命經驗的平埔原住民族青年,在追索認同的路上、探求族群命脈的過程中相遇。他們靠著...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