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暉林/細讀

許暉林:當「經典」不再經典──跳脫舊課本,打開文學教育的更多可能
高中國文課本文白比例以及篇目選擇成為新課綱審議的焦點。多位院士與重要的文學學者發起了連署,呼籲暫緩文言課文比例調降的決策;然而同時也有多位作家發起連署,呼籲增加臺灣當代白話文學比例。一時之間,臺灣社會彷彿遭受100年前中國五四文言、白話之爭的鬼魂附身。這次的選文爭議,當然與決策過程是否周延有很大的關係。但是,無須諱言,其中牽扯更深的還是臺灣當前的政治意識形態與文化認同等更為深層的問題。我無法在短短... 閱讀更多
許暉林:舊公式無效!從「歪腰郵筒」看批判性寫作的契機
前幾天學測成績寄發,作文有2240個考生拿零分,是10年來零分人數最多的一次。而網路上也出現了不少宣稱平常模擬考作文拿高分,但學測作文卻只有十幾分、甚至個位數而憤恨不平的鄉民們。網路上大罵出題者的有之,狠酸閱卷者的有之,倡言廢考作文者亦有之。「我看歪腰郵筒」是不是一個好的題目當然可以討論。不過,2240個考生掛蛋這個事實顯然不應該被當作判斷一個作文題目好壞的依據。在實際閱卷當中,即便是只寫了兩三行... 閱讀更多
許暉林:拜師禮拜出了什麼問題?
9月4日,東吳法商學院舉行入學典禮,學生手捧六禮及拜師帖向老師行拜師禮。9月8日,臺師大也以拜師禮開始了名為「伯樂大學堂」的新生入學活動。師大新生營的粉絲頁並且貼心地問候新生們,「從始業式開始那一刻,是不是就有真正成為師大人的真實感呢?」老實說,我很好奇這「真實感」究竟是從何而來。這簡直是一幅出自波蘭畫家Paweł Kuczyński的超現實諷刺畫。因為,我實在很難想像,四處尋找千里馬的伯樂,竟然... 閱讀更多
許暉林:讀中文系的人
不久前的一次聚會中,一位老師聊起了多年前清大校長選舉座談會裡的對話。有位人社院的教授對出身理工科系的校長候選人提出這樣的問題:「你們一直說人文學科很重要,那麼對你而言,人文學科的重要性到底在哪裡?」這位候選人想了想,回答道:「人文學科當然很重要……它的重要性大概就像汽車音響一樣。」這個比喻的意思大概是,人文學科就如同汽車音響一樣,可以在汽車引擎(理工科系)帶動產能與產值的同時,帶給人們精神上的享受... 閱讀更多
許暉林:再談「語言癌」──身為語文教師,我們該怎麼做?
2014年12月,《聯合報》做了一個〈「進行一個XX的動作」你得了語言癌嗎?〉的專題,試圖「剖析『語言癌』的生成原因及治療解方,還給語言乾淨、健康。」這個專題刊出後引起相當熱烈的回響,語文老師、學者與作家紛紛表示現代年輕人的語言真的病得很重,需要即刻治療,而教育部也很貼心地迅速回應了這個訴求。同時,各方人馬也不吝提供他們對於「語言癌」成因的診斷,將「進行一個XX的動作」這種拉長句型的出現歸因於餐飲...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