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 有限的經濟防線不能抵擋無窮的慾望

就如同各方的關切,台灣各項退撫基金、勞保、公保……將陸續破產,其他如全民健保、國民年金、農保…之財政缺口也會越來越大。台大經濟系林建甫教授估計台灣政府已存負債加上隱藏負債高達24兆(中央社,2015年7月14日)。這種天文數字,以債務占GDP的倍數來衡量其實並不是非常有感,如果我們以政府的負債要由政府來解決的概念,就能感覺壓力多大。2015台灣中央政府歲出總預算不過才接近兩兆(1兆9347億元),政府什麼都不做、公務員的薪水也不發…所有的歲出都用來支付債務,24兆的債務也要12年才能付清。

當然台灣不會立刻變成希臘,台灣還有幾條防線可以使用:

1. 四千多億美元的外匯存底:台灣外匯存底之高,的確讓國人感到驕傲,遺憾的是這些外匯存底大多數是由熱錢所構成。以今年6月底的外匯存底統計,台灣外資持有國內股票及債券按當日市價計算,連外資新台幣存款餘額合計,高達3062億美元,約當我們外匯存底的73%(NOWNEWS,2015年7月6日)。也就是說,等到台灣經濟惡化,熱錢出走,台灣大多數的外匯存底也將冰銷雪融。

2. 台灣目前政府負債佔GDP不高,尚有舉債空間:問題隱藏性負債全部認列,台灣政府是否受得了再增加一倍到兩倍的負債?

3. 台灣經濟實力良好,民間資本充裕:台灣政府與民間企業聯手累積下相當豐厚的固定資本。然而台灣租稅獎勵多如牛毛、稅基流失嚴重,民間資本的獲利無法轉化稅收,就如希臘,富人最後一走了之,留下千瘡百孔的國家。

看以上的分析就知道,台灣雖然短期間內不會立刻變成希臘,但是以上這幾條經濟防線都是有限的資源,難以招架政客政策買票的無窮慾望。往好處想,連美國都難逃此噩運。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原本坐擁全世界大多數的黃金,是世界最富有的國家;不到數十年,美國變成世界最大的債務國,得靠濫發貨幣過日子。即使貨幣如此氾濫,美國還是發生過財政懸崖,讓美國政府停擺過一小陣子。台灣國力遠不如歐美大國雄厚,走向希臘之路,成為一個堅定的方向。

● 滾木立法與肉桶立法將台灣推向希臘之路

某名嘴說得很好,選舉談太多好的政見沒有任何的意義,如果沒有當選,就什麼也不是。在競租理論(Rent Seeking),制定規則與分配資源的權力是一種經濟租,必須要當選才能取得。民眾會以對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方式來投票。農民選擇支持老農年金的政治人物、公教人員選擇支持退輔年金的政治人物、勞工朋友選擇支持勞工退輔的政治人物……,重點在於政治人物不是光憑反對就能當選,一個政治人物還得讓他的支持者實質受益才能脫穎而出。

滾木立法」(Logrolling Legislation)的意義為立法政治者彼此間以投票贊成,讓自己支持的法案可以過關。比如說,農民團體選出的立法委員可能必須反對公保年金改革,來換取公教人員選出的立委對農保年金的支持;公教團體選出的立法委員,必須反對勞保年金縮減來換取勞團立委支持公保年金………尤其是在立法院居於人數劣勢的反對黨,不以滾木立法,光靠杯葛,對自己選民有利的法案根本很難過關。立法院的黨團協商機制,為滾木立法提供了最佳演出場所。

至於人數處於優勢的執政黨,更可以利用「肉桶立法」(Barrel Legislation),進行政策買票。肉桶立法指立法機關在重大計畫之下,夾帶許多小型建設計畫。這些小型計畫沒有實際功能,只是為了各地選出的立法委員可以去討好他們特定選民。台灣立法院每次到了休會期限前,總是挑燈夜戰,以「包裹」表決方式通過一大堆的法案,不知道有多少肉桶一起偷渡過關。

在勝選至上的考量下,大量的滾木立法與肉桶立法充斥民意機關。個人悲觀的認為任何所謂的財政改革,不是推動不了,就是以更大的財政黑洞來交換,台灣希臘化的腳步只會越來越快。

● 走向希臘之路的台灣,房市可能的演變

個人的專長並不是公共選擇(Public Choice),對於如何解決肉桶立法與滾木立法所知非常有限,所以還是回到房地產市場,談談台灣未來房市長期大趨勢,我認為有幾個方向可以觀察:

1. 城鄉差距比現在更嚴重,而且不斷的擴大:可能會發生這種現象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在政府財政惡化的同時,越是低度發展的縣市財政會首當其衝,陷入無錢可發展的困境;第二個原因,希臘化的過程中,失業率會逐漸提高,需要就業的人口,自然會流向比較有工作機會的大城市。這也隱含著,都會區的房地產的保值力超過鄉間。

2. 泡沫經濟發生的頻率越來越高,泡沫也會越來越大,泡沫破裂的打擊也一次比一次大:當政府財政開始困窘,外匯存底開始流失,債台高築的政府沒辦法只靠金融機構吸收其債券,政府的最後選擇就必須以發行貨幣來融通負債(透過中央銀行公開市場操作進行),通常也會搭配貶值政策。加入歐元區的希臘就是失去這個武器,只能坐以待斃。然而貨幣融通加上貶值,更容易刺激泡沫經濟,而且越演越烈。對於房地產而言,過去買進持有(Buy and Hold)不見得還是最佳策略,可能也要配合泡沫經濟循環,做適當的買進賣出;只有一房的蝸牛,甚至得操作租買選擇,在泡沫高點用自己的房屋吸收資金。

3. 財團力量將凌駕政府之上:在希臘化的過程,政府的支出越來越多的比重都在無自償性的年金支出與債務的利息費用,這也代表的財政支出的排擠效果(Crowd Out)越來越強烈,政府越來越沒能力投注公共建設,財團是否投資反而成為房地產市場的發展關鍵。就如鴻海郭台銘所說,他沒有投票權,但他有投資權。未來房地產投資不但要跟著政府的建設走,還會被財團的投資牽著鼻子走,當然財團可以操作房地產的空間變得更大。

4. 公共服務的品質將會逐漸劣化:政府財政惡化,不只是資本支出會受到壓縮,最後連經常政務運作都會慢慢的難以維持,公共服務的品質會開始慢慢的劣化。大家目前感受到的應該就是醫療服務的品質越來越差,這與健保給付額逐漸減少有關,被血汗壓榨的醫護自然難以維持醫療品質。此時,房地產的投資中,能掌握逐漸稀少的公共服務就變得很重要。就如我私底下常說的,未來住在台大醫院附近,會比住在台大校本部附近來得重要。

最近網路文章常看到四個字,「天佑台灣」。台灣不想希臘化,恐怕沒辦法靠老天。如果台灣希臘化過程沒辦法逆轉,民眾只好做好房地產等相關財富佈局,自己保佑自己。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