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媛媛:該給流浪乞丐錢嗎?一堂瑞典歷史課的思考

2017/06/3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ok

有天我先生正要開始給學生上歷史課,聽到幾個同學在談論隆德車站前乞討的吉普賽人,一個學生說「那些吉普賽人有手有腳怎麼不去工作?快滾回去!」我先生心血來潮,用一節課跟學生談吉普賽人的歷史。

吉普賽人來自印度北部,他們的名字Rom,Lom,或是Dom可能是來自印度的種姓制度下的賤民階層,他們一邊旅行一邊從事短期農活、廢棄物處理、街頭表演或算命,其中也不乏乞討或偷竊。中世紀時他們散佈於中亞、中東一帶,後來許多分支漸漸遷徙到歐洲。那時的歐洲人以為他們是從埃及(Egypt)來的,所以就一廂情願的叫他們「吉普賽」(Gypsy),現在已正名為羅曼人Romani。

▋在社會底層遊蕩的人

千餘年來,從印度、中亞、中東、到歐洲,羅曼人無論到哪裡都位於社會的最邊緣,活在極度貧窮中,也傳承了一套獨特的生存法則。他們不信任體制,也不重視教育,只願意仰賴族群內部緊密的向心力,孩子們從小跟著父兄長輩學習在社會底層討生活。他們推崇人與人之間的義氣相助,我在受傷後拄著拐杖走路,還有懷孕挺著大肚子的時候,在街上熱心幫助我的,每次都是羅曼人。但他們對「教育」和「契約」這些現代社會的重要基礎意識很薄弱。當農業社會漸漸工業化、現代化,短期農事以及表演、算命等需求大幅減少,羅曼人從事乞討或犯罪的比率也就更高。

我想大家都對法國小說鐘樓怪人裡面那位美麗的吉普賽女主角有印象。羅曼人在歐洲各國活動的歷史已經很長,目前在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等東歐國家境內的羅曼人數量最多。在這些羅曼族群較密集的國家,他們大多被隔離於於當地政府無意願也無餘力管轄的極貧區域。這些區域鮮少有學校或社會建設,儼然是無政府的狀態。他們是當地政府的燙手山芋,但也是最好用的箭靶,每當政策失當,只要把民怨引導到羅曼人頭上,萬無一失。

對羅曼人的排斥和猜忌從幾世紀前就在瀰漫在歐洲社會。在許多國家,羅曼人必須在履歷表上隱姓埋名才找得到工作。羅曼族群合作緊密,乞討的地盤和輪班安排都井然有序,這也讓不少人懷疑他們有組織在背後謀取暴利。但是看看羅曼人長久以來物質匱乏的生活條件,很難相信真的有成功的謀利組織在運作。

▋怎麼終結羅曼人的邊緣命運?

在不同國家的羅曼族群分支,也有不同的命運。60年代的瑞典進行了一場空前的社會工程,以稅收縮減資源分佈不均,大規模建造社會住宅,把全民納入福利網當中,那時的工業發展也提供了無數藍領工作機會。當時瑞典提供境內所有的羅曼人工作和免費的公寓,同時刻意將他們分散到全國不同區域,他們緊密的族群因此漸漸鬆脫,現在已經完全融入瑞典社會,很難分辨出來。 

近年來因為歐盟的申根協定,使東歐申根國家的羅曼人可以前往西北歐乞討謀生,促成了新一波的羅曼族群遷徙。剛好這幾年中東、北非的戰亂導致難民潮遽增,不少人看到在車站超市乞討的羅曼人,誤以為他們是「難民」。但羅曼人不是難民,而是以旅遊的名義到西北歐各國謀生,和難民問題必須分開來看。

瑞典60、70年代那種超大規模的、甚至有點「粗魯」的社會工程,大概是空前也是絕後了。現在面對新一波的羅曼人,有些瑞典人感到厭惡,但大部分人還是願意去理解羅曼人的身世背景,也了解一方面他們並不是公民,沒有被納入社福網絡中,所以對瑞典來說不是一筆大支出,一方面雖然他們從事乞討和小奸小惡,但所有羅曼人加起來對瑞典造成的負面衝擊,可能還比不上一個中等規模的白領弊案來的嚴重。當我們的相機被偷、皮夾被扒,會感到最直接的憤怒,然而社會上制度層面的不公和權貴的遊走操作,卻可以讓百姓的生活條件被蠶食鯨吞而渾然不知。這兩者究竟哪一種比較可畏呢?

另外,也是因為這波新的羅曼乞討潮,讓許多歐洲人猛然意識到他們的存在,也理解到要終結羅曼族群邊緣化的命運,必須運用跨國規模的資源。換個時空看看美國,從50年代種族隔離政策廢除以來,美國政府民間在提升非洲裔族群的權益和社經地位上,投注了不少心血,而直到現在成效還是不盡理想,更何況是一個長久在各國被隔離漠視的邊緣族群? 有鑑於此,歐盟正著手進行各種專案,在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等國的羅曼區域蓋學校、徵求老師,按部就班,以零文盲作為第一個目標。

▋除了有愛心,你還可以思考更多

說到這裡,一節歷史課差不多結束了,一個學生舉手問:「所以你覺得我們應該給羅曼人乞丐錢嗎?」

「我也不知道。說老實話,我從來沒有給過羅曼人乞丐一塊錢。」我先生說。「我很敬佩直接幫助羅曼乞丐的人,這個社會需要這樣的善意。同時也不能忘了,幫助『窮人』很重要,但終結『貧窮』更重要,而在這個層面,個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我自己在經過思考之後,決定把票投給支持歐盟的政黨,把稅繳給歐盟。看歐盟這個龐大笨重的組織,每年砸錢試圖改善羅曼地區的教育,進展實在是很緩慢,但除了這樣,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更實際的做法。這是我的想法,希望你們也可以思考出一個自己滿意的解答。」

這群16、17歲的孩子,在經過這一節50分鐘的歷史課之後,他們看待羅曼人乞丐的心境,是否會產生一些變化呢?

我有個瑞典朋友很有愛心,她每次去超市買菜,都會問在超市門口行乞的一位羅曼媽媽需要什麼,她一併幫她買,漸漸她們成了朋友。這位羅曼媽媽在保加利亞有兩個孩子,她很想他們,於是請我朋友幫她買sim卡。我朋友也有孩子,很能體會母親思念孩子的苦,所以樂意的幫她買了,也時常幫她充值。她在照片裡認識了在保加利亞的孩子們,學會說他們的名字, 羅曼媽媽常請我朋友買東西寄給他們。

但是久而久之,她發現每一次去超市都花越來越多的錢,和越來越多的時間,終於有一天超出了她的負荷,她開始繞遠路去另一家超市買菜。過了好幾個禮拜,她又回到那間超市買東西,在超市門口,羅曼媽媽讀懂了我朋友臉上的尷尬,很識趣地保持了距離。

瑞典人的尷尬,羅曼人的識趣。在面臨比我們個人還要巨大太多的社會命題時,剩下的往往只有沉默和距離。

▋「世界午餐日」,讓孩子看見立足點的差異

前陣子在台灣引起爭議的「貢丸湯」事件,讓我不禁思考,我們要如何引導孩子面對社會中的弱勢。我小學的時候班上也有一位弱勢同學,有天他的媽媽病逝,班上舉行了捐款活動,場面十分溫馨,老師和家長都鼓勵我們發揮愛心,把零用錢捐出來給有困境的同學。我還記得那天老師在和其他家長談話時,壓低了嗓門,像是怕被誰聽到一樣地說,「他爸爸,是做工的啦。」

鼓勵孩子幫助身邊困頓的人,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教育,但是如果因為幫到一棵樹感到溫馨滿足,而看不見整座樹林,是很危險的。記得小時候的作文範本常寫著「看到貧困的人,我才知道我有多幸福,我一定要珍惜我的幸福!」寫到這,大腦也停止運轉。從來沒有人教我去問,台灣社會堪稱富裕,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無法溫飽?

我先生上小學的時候,瑞典很多學校都會舉辦「世界午餐日」。老師對班上的小學生們說:「如果把我們班想成一個地球村,班上會有一半以上的同學是亞洲人。剩下的大約三分之一是歐洲人,三分之一是非洲人,三分之一是美洲人。我們現在按照這個比例來抽籤,今天你們的午餐,就由你是哪裡人決定。」

他記得他那天抽到南亞,午餐時間領到咖哩湯和一些米飯。他和其他好幾個「南亞」同學坐在一起,大家都像目不轉睛盯著那兩個「北美」同學,正大嚼薯條和漢堡,讓人好生羨慕。

每個孩子都有最純真的惻隱之心,要如何引導出長遠有效的關懷能量,是一個深刻的課題。從瑞典的幾個例子,我看到他們循序漸進的企圖,先讓孩子們了解自己在社會上、在世界上的位置,也了解這些位置的偶然性,落在上層還是下層,北美還是南亞,真的就像抽籤一樣身不由己。接著,再用更多的知識去深入解釋這些高下位置的形成原因,並思考達到平等的可能性。

▋改善種族與階層的分化,只有靠知識

最近在台灣的「果凍筆」爭議也讓我想起,有一次在隆德大學的日文課旁聽,40多歲的日文老師講到她小時候家裡比較窮,一枝鉛筆都寫到好短好短才捨得丟,每次在學校拿出短短的鉛筆,就覺得好丟臉。這時班上的瑞典學生們一陣嘩然,大家都很驚訝日本的學校竟然沒有提供筆。瑞典人從小就用學校免費提供的文具,除此之外,筆記本,水彩畫具,只要是上課學習需要的東西,都由校方悉心準備。

當然,瑞典孩子也喜歡買精緻漂亮的文具,也難免會比較手裡拿的手機、身上穿的衣服,這是無法抹滅的社會現實。但在同時,瑞典孩子如果想看一本書,無論住得多麼偏遠,學校和社區的圖書館一定想辦法把書送到孩子手上。在失業父母的補助金中,包含了帶孩子出門的旅遊費,還有讓孩子在家也可以上網接受資訊的網路費。不管父母有沒有工作,收入高低,不管穿的球鞋是名牌還是雜牌,沒有一個孩子應該被剝奪「學習」的權利。

學生炫耀果凍筆、手機等奢持品,是需要師長的關切輔導,但真正迫切的議題,也許是思考在中上階層家庭為孩子買書、買電腦、四處旅遊增廣見聞的同時,要如何才能守住經濟弱勢孩子的前半場人生?瑞典提供平等的學習資源毫不手軟,這在低稅收的台灣比較難達成。但瑞典在低學年採取不排名不競爭、也鮮少有回家作業的教育方針,來抗衡家庭差異,這也許是台灣可以借鏡的第一步。台灣從低學年就開始強調智育競爭,不但勞民傷財,也讓各階層孩子早早就了定位,有百害而無一利。

今年五一勞動節,瑞典社民黨的青年幹部在隆德廣場演講,他在最後總結,目前瑞典面臨著階層和種族的分化和仇很,他相信只有三個方法可以改善,那就是「知識,知識,和知識」。

在困境中的人,需要知識改變命運。在困境外的人,需要知識去全盤理解苦難的源頭和改善的可能性。不同階層和文化之間,需要知識去化解恐懼和猜忌。複雜的道德命題,絕非一本弟子規所能涵蓋, 身為大人如果不持續充實自己、質疑自己,總有一天會被孩子們看穿台灣德育和群育的空洞和功利,就像我們小時候都曾經看穿過一樣。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