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明輝/薪火集

彭明輝:犧牲少數,未必就會造福多數
針對全省各地浮濫徵收土地的案件,許多人的反應相當冷漠,甚至對各種抗議的公民行動心懷不滿。這些人有一個心結,他們認定:「為了社會的發展,少數人本來就必須犧牲;憑什麼要為了少數人的個人利益,而犧牲社會上大多數人的利益?」這些人有一個很大的盲點,他們沒想清楚一件事:「犧牲少數,未必就會造福多數!」以科學園區在全國各地浮濫徵收農地為例,國內科學園區土地與廠房早已供應過剩,而科學園區又一直以低於成本的價格在... 閱讀更多
彭明輝:服貿協定裡理論與現實的落差
包括兩岸服務貿易協定在內,馬英九連任以來所推動的每一件重大政策都遭致舉國激烈的反彈,以致於馬英九和江宜樺的民調支持率加起來一共只有30%,但是這一點也動搖不了馬英九對自己的信心,堅決地帶著副總統和閣揆到處進行政策說明。馬英九的決策模式看起來很無俚頭,其實看穿後很單純:迷信學術權威。他的第一任內閣號稱「校長內閣」,中研院院士入閣的人數之多創史上最高紀錄。兩案服貿是管院士建議(或堅持)的,有中華經濟研... 閱讀更多
彭明輝:當代社會亟需兩項革命
Robert B. Reich是一個相當有特色的人:他非常地矮(身高不到五英尺),當過柯林頓的勞工部長,擔任過哈佛大學和柏克萊大學的教授,時代雜誌把他選為本世紀最成功的十位內閣閣員。他曾自稱:三十來最關心的議題是美國社會的「不平等」(ineqaulity)。在〈How Unequal Can America Get?〉這部錄影片裡,他一開始就問柏克萊大學的聽眾一個問題:「假如美國經濟歷經巨幅的成長... 閱讀更多
彭明輝:你贊成政府補助嗎
「你贊成政府補助或扶助產業嗎?」我常被這樣子地被問起,或者換個方式問:「政府的補助或扶助有助於產業的競爭嗎?」補助或扶助的方式有很多種,一樣一樣分開來談比較有意義。絕大部份情境下政府給企業的補助都沒有達成預期成效,只是在扭曲資源的分配、浪費資源,我當然不會贊成這種補貼。汽車工業是台灣政府花最長時間培植的產業,就像Luxgen 的廣告說的:「從三義廠出發,經台北港,然後要走向世界之路,短短138公里... 閱讀更多
彭明輝:經濟評論的多元性
學生時代我跟很多人一樣地是從報紙的社論吸收經濟思想與經濟政策評論,從小在戒嚴體制的「理所當然」下長大,我們也從不疑有他。1981年蔣碩傑與王作榮兩位先生關於貨幣政策與利率自由化的論戰驚醒了許多經濟學界的學子,開啟他們對經濟學自由主義思想的渴慕,也讓我這種門外漢模模糊糊地把英美的自由主義思想當作新的「想當然耳」。等我在1987年到達英國時,所遭遇到的文化震撼是現在的年輕人很難想像的。我第一次知道社會... 閱讀更多
彭明輝:核四公投的野蠻與文明
一位外籍學者問我:「聽說你反核?」我回答:「這樣講不精確,應該說核電是我萬萬不得已時的最後一個選擇。」──我不喜歡核電,但是如果現實上根本沒有其他可行的選擇,我還是只好忍受核電。所以,雖然我寫了很多文章質疑斷然處置的有效性,卻不曾停止過蒐集有關核四正反兩面的資訊與證據。不過,當我試著想從網路資訊了解核四公投案贊成與反對者的主要訴求與證據時,卻發現兩陣營都有許多人在進行情緒化的人身攻訐與辱罵,都有擁... 閱讀更多
彭明輝:資訊自閉症與大腦僵直炎
我發表〈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之後,一個自稱經濟學碩士的年輕人來了一封長信,氣呼呼地質問我:「難道你真的以為共產極權比市場經濟更好」?很多台灣人都有嚴重的資訊自閉症和大腦僵直炎,以為這世上一共只有兩種經濟體制:「民主國家=市場經濟」,「共產國家=計劃經濟」,而不知道除此之外還有北歐的福利國家與德國、荷蘭的萊茵模式,而且凱因斯的主張跟「計劃經濟」也還有一段鮮明的距離。前述狹隘的二元思想其實是冷戰期間... 閱讀更多
彭明輝:核電是在促進浪費,還是促進就業?
今年第一季的經濟成長率概估為1.54%,經建會主委管中閔說他對此結果感到意外。管中閔是中央研究院院士,被經濟學界尊稱為台灣計量經濟三巨頭,假如經濟學的預測和實質表現差異太大而讓他感到意外,我們對於國內其他經濟學家的預測就必須懷抱更加謹慎的態度──只能做參考,不一定可以認真相信。主張續建核四的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梁啟源表示:廢除核四將造成2.5萬人失業,對經濟成長造成負面影響。梁啟源原本是鑽研能源經... 閱讀更多
彭明輝: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很多人說過「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a free lunch)這句話,不過,使它成為「真理」的人是諾貝爾經濟獎1976年得主傅利曼(Milton Friedman)。雖然他的本意是希望盡量限縮政府的功能與權責,提倡「小而美的政府」,但是同一個口號也經常被大而無當的政府拿來為自己的「有權無責」辯護;雖然他希望限縮政府稅率並反對政府補貼,以便根絕政府的... 閱讀更多
彭明輝:經濟學界的一場國債風暴
真實的世界非常複雜,任何一件事都不該從單一的角度去論斷,更不該根據過度簡化的理論模型去壓迫勞工與土地。但是經濟學家就是忍不住手癢與嘴癢,愛講卻又不肯負責任,政策錯誤害死了人,才搬出這麼一番道理:「影響經濟事務的因素很多,不能說都是我們的錯。」Carmen Reinhart和Kenneth Rogoff是哈佛大學最具全球影響力的兩位經濟學家,他們四月底在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上說:「在報紙及電視上,我們...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