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明輝/薪火集

彭明輝:誰來為底層的民眾發言
台大學生問我過去一年來最大膽的冒險是什麼。我回答:沒修過經濟學,卻以一年的時間持續寫文章挑戰當今經濟學的主流思想和主張。我並非自以為是,所以每一篇文章撰寫之前都會先查過許多經濟學的相關論文,確定有知名的經濟學者持類似觀點,才敢下筆。但是這樣寫文章太累,效果也太差,我將在這一篇文章之後暫時停筆。只不過仍奢想著:有沒有人願意接手去為底層的民眾講話?台灣的底層民眾很可憐!他們不只被剝削,還自我剝削以及剝... 閱讀更多
彭明輝:經濟學界對經濟學的省思
雷根上台以後信奉市場經濟,並戮力推動自由化,包括減稅、國營企業私有化、貿易自由化以及藉「使用者付費」的觀念刪減政府用以維護各種基本人權的經費。其政治上的實質後果是企業統治國家,而政府卻變得有權無責,枉顧基本人權,只管利用行政與立法權圖利企業,希望富人的財富可以「向下滴流」給底層民眾。而這個經濟思想和制度背後最大的支持者,就是芝加哥學派和新古典主義經濟學。最近,教宗在《福音的喜樂》這一部新著作中,指... 閱讀更多
彭明輝:無知的勇氣最可怕──馬總統班門弄斧誇耀核電廠「斷然處置」
馬英九日前說,在核電廠危機接近失控時,「可以把電廠整個摧毀,避免幅射外洩。」馬總統已經不只一次地向日本人誇耀「斷然處置」,並且保證台灣絕對不會有福島事件。可怕的是,他的信心完全來自於無知,而他的勇氣則來自於閩南俗語說的「瞎子不怕老虎」。「斷然處置」就是在爐心有氫氣爆或熔毀的風險時,先緊急洩壓再低壓注水,以便將爐心溫度降回到安全的範圍。這樣的觀念很簡單,全世界懂核能基本常識的人都想得出來,輪不到台灣... 閱讀更多
彭明輝:台灣的「企業家精神」
一個偶然機會聽到一位經濟學家說:台灣不缺企業家精神,每一個人都寧為雞首不為牛後,敢於冒險犯難來尋找潛在的利潤。我聽了傻眼!海盜和黑道也願意為潛在的利潤而冒險犯難,他們可以被稱為「企業家」嗎?土地(或自然資源)、勞動、資本是所有經濟學派共認的三大生產要素,企業精神或企業家特質(entrepreneurship)則被當代經濟學共認為第四大生產要素。問題是,什麼是企業精神與企業家特質?不同的經濟學家對這... 閱讀更多
彭明輝:都是自動化惹的禍?
有些經濟學家估算:要維持全球的就業率不變,全球GDP成長率大概需要維持在4%左右。意思是說:只要全球GDP成長率低於4%,失業率就有可能上升,而使消費者看壞景氣,帶動失業率上升與景氣下降的惡性循環。為什麼是4%?因為製造業自動化與辦公室自動化等生產效率的提升,使得全球在相同產值下所需要的就業人數下降,必須靠4%左右的GDP成長率來提升人員的需要。於是,有人如此形容當前全球經濟的困境:全球GDP成長... 閱讀更多
彭明輝:台灣產業技術升級的策略
這個專欄原本的寫作規劃是想先釐清台灣產業發展的各種病徵與病因,再來寫處方,這樣才會條理清晰而不至於顯得獨斷或一廂情願。但是前幾篇文章刊出後,有讀者留言希望我提出「試圖解決問題的方法」,本文只好先簡略地舉一兩個對策來回應。不過,完整的處方與論述還是要留待完整診斷之後,請讀者有點耐心。台灣的產業要升級,首先是要選合適的對手和合適的發展目標。如果挑的對手資本額超過我們十倍或上百倍,就算僥倖地領先一時,也... 閱讀更多
彭明輝:政府、市場與公共管理
我一直有一個疑問:台灣與美國的許多人文、地理條件都不一樣,我們適合用相同的政策嗎?以自然資源為例,美國是地大物博而人煙稀少,誰也礙不著誰,因此適合發展放任的自由主義;台灣卻是地狹人稠而物資貧乏,轉個身就會踩到別人,我們能夠不注重公共管理嗎?再以土地利用為例,日本的都市規劃往往是用一群小坪數的私宅圍繞著不小的公共空間與綠地,以便將資源盡量公共化而達到資源的最有效利用。相較下,台灣每家每戶各擁狹小綠地... 閱讀更多
彭明輝:韓國能,台灣為何不能?
台灣過去二十年來高科技產業的技術水準鮮少有進步,這是所有問題的核心。如果過去二十年來台灣保持著技術和品牌上領先韓國的優勢,並且戮力於金融產業的國際化,全方位地進軍亞洲,今天我們就會需要各種受過高等教育的理工人才去開發先進產品,社會科學的人才去分析亞洲各國政經形勢、市場特性與開發策略,同時也需要藝術與人文的人才去設計產品外觀、功能和廣告。果其然,我們就可以「人盡其才」,不會埋怨教育過剩與廣設大學,而... 閱讀更多
彭明輝:台灣,一個無以為繼的社會
九月份的《天下雜誌》說,過去十年台灣每年平均新增債務1,853億,照這個速度推估下去,2016的預算就會編不出來。而高雄市已經因為明年度預算編列不出來,以致市議會會期延後一週開始;最後提出的預算雖經議會刪減,還是要舉債120億。這個政府的財務已經瀕於「崩」塌邊緣了。入不敷出的第一個原因是政府該收的稅不去收。根據Heritage Foundation在2012年和2013年發佈的統計,台灣的政府稅負... 閱讀更多
彭明輝:重新省思經濟政策的目標與手段
所有流派的經濟學家都同意,經濟政策的目標是要促進一國總體的「福祉」(well-being、welfare)。問題是,該用什麼來衡量一國的總體「福祉」?傳統的GDP和GDP PPP都是用錢在衡量一國的總體「福祉」,而經濟學家在評價一個經濟政策的效益時所謂的「社會福祉」(social benefit)也是用GDP作為計算單位。但是,「幸福經濟學」和許多心理學家卻主張用「主觀的幸福感」(subjecti...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