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明輝/薪火集

彭明輝:政府與市場──零和或相輔相成
在資訊完全透明且完全公平競爭的市場經濟裡,理論上每一個人的所得將會等於他對社會的貢獻,而沒有任何不勞而獲的所得。在這樣的經濟體系裡,除了人類天生資質稟賦的不平等之外,其他一切都是公平的,因此它成為亞當史密以來許多經濟學者的夢想。此外,在這樣的經濟體系裡每一個人的稟賦都可以獲得自由的發揮,因而這個主張通常被稱為「自由主義」(liberalism)。不過,在被含混地稱為「歐美先進國」和「市場經濟」的世... 閱讀更多
彭明輝:核電的隱藏成本
台電主張說核電較便宜且安全,這跟我們從國外所能獲得的資訊有相當大的出入。下圖顯示國際能源署(IEA)發布的2019年各種發電方式成本預估,每一種發電方式最底下最淺藍色部份代表均化設廠成本(levelized capital cost),上面較深的藍色部分是固定的營運成本(fixed O&M),而再上面最深的藍色部分是包括燃料在內的變動成本(variable O&M)。如果以這三項的... 閱讀更多
彭明輝:倒行逆施的產業與能源政策
許多人把台灣當前的困境全推給「台灣接單、大陸生產、香港交貨」的貿易模式,這個看法恐怕沒有掌握到問題的真正核心。事實上,兩岸三地的貿易模式無異於各國企業流行的外包生產制(outsourcing)──美國把墨西哥和巴西當代工基地,西歐國家把中歐和南歐當廉價的生產基地,日本企業用東南亞降低生產成本,大家都在利用海外的廉價生產要素降低成本,非獨台灣為然。但是,只有台灣歷經20年而沒有產業升級,且在資本利得... 閱讀更多
彭明輝:台灣需要策略性產業嗎?
1990年代的主流經濟學相信市場的效率遠高於政府效率,因此「集中政府資源去支持一個或數個策略性產業」根本就是愚不可及的念頭。不過,劍橋經濟學者張夏準卻以一系列著作尖銳地指出:發展中國家必須要有國家的保護與干預,才有機會在先進國家弱肉強食的市場機制中持續成長。在《踢走梯子:歷史眼光下的發展策略》和《富國的糖衣:揭穿自由貿易的真相》裡,張夏準以豐富的史實說明,保護主義和政府的政策主導乃是開發中國家經濟... 閱讀更多
彭明輝:生技產業與政府角色
朱敬一最近出版了新書《找回台灣經濟正義與活力》,除了批評歷來財經、外貿與產業政策的諸多缺失,也再度呼籲政府積極支持「新藥研發」產業。但是,新藥研發是資本密集、高度壟斷、極高風險的行業,就算政府有心協助該產業的發展,作法上也必須非常謹慎,而不該用政策破壞市場「優勝劣敗」的競爭機制,也不該拿納稅人的血汗錢去豪賭,更不該再度養出「大到不能倒」的「明星產業」。根據國外學術界的研究報告,新藥的專利與市場都是... 閱讀更多
彭明輝:打房總是打假的
財政部的房地合一稅在二月十三日出爐,公開宣布向建商臣服,放棄原本擬議的累進稅率(最高45%),改為單一稅率17%,以致稅賦竟比即將被取代的奢侈稅還低。張金鶚在臉書上給的評語是:「此方案顯然並沒有真正回應外界的質疑與不滿,反而不斷修改向有錢人、投資客、建築業者等利益團體靠攏,完全不顧社會觀感,令人憤怒與失望!」但是,我們不該把精力浪費在憤怒與失望,而寧可從被背叛的經驗裡學會教訓,堅定地尋找轉戰的契機... 閱讀更多
彭明輝:血汗航空只是冰山一角
復興航空的飛機在二月四日失事,其中可能涉及引擎故障,也可能涉及駕駛的誤判與人為操作失誤。雖然這起飛安事件的完整原因尚待進一步調查、釐清,輿論的焦點幾乎都已經集中在討論航空公司的業務過失。劉美妤在二月四日的獨立評論發表一文〈血汗優雅,過勞飛安〉,回顧過去的新聞報導,提醒讀者:飛安紀錄不佳的華航曾在營收創新高的狀況下苛待員工,「造成機組人員身心不堪負荷,也危及飛航安全」。這篇文章立即引起許多讀者的關注... 閱讀更多
彭明輝:被市場經濟輾壓的人生
在書店遇到一個經濟學家,他告訴我:「經濟發展的結果,就是人們會有更多的選擇自由,當然包括更好的選擇。」我環視身周,只有理財、健美、養生、消遣的書,而我最想推薦年輕人讀的經典好書多半已經絕版。一位在名校財經科系擔任正教授的學生來看我,一進門就說:「老師,回國這些年一直想來看你,可是一直找不到時間。」閒聊間他告訴我:「市場經濟可以將資源的效用(utility)極大化,是最好的經濟模式。」我問他:「你們... 閱讀更多
彭明輝:低薪問題面面觀
photo credit:flickr@Luke Ma,CC BY 2.0實質月薪倒退十六年,而大學生起薪又低到讓很多人不忍,因此大家都在問:「這樣的工資合理嗎?是不是老闆在壓榨勞工?政府是不是該出面解決?」當勞工團體要求調漲基本工資時,財經閣員的管中閔院士卻疾言厲色地拒絕,他的理由是:「調整基本工資將導致失業率上升。」為管中閔辯護的人拿出經濟學常見的供需曲線圖(如下圖)來說明:台灣大學生在市場上... 閱讀更多
彭明輝:一元一票與一人一票
為了避免法國大革命時期的暴民統治,以及阿根廷前總統裴隆執政時期的民粹主義,我們在判斷政府措施時是應該先認真傾聽專家的意見。但是不同領域的專家往往意見衝突,甚至連基本出發點都衝突,那時候我們該聽誰的?譬如,「一元一票」是市場經濟的法則,而「一人一票」則是政治和法律的基礎。這兩個原則不見得永遠一致,衝突時該怎麼辦?回答這個問題所需要具備的能力,幾乎就是當代社會所有公民所需要具備的能力。理論上,上軌道的...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