冼義哲/三點水,島與人

冼義哲:「再見了!馬英九總統」──寫在八年之後的520
八年過去了。2008年3月22日那一夜在我腦海中印象深刻,猶如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鏡頭下的白色騎士(Harvey Dent),那個「萬人迷台北市長」馬英九,當選了總統。當時從鄰里到校園,多數人是歡欣鼓舞的,彷彿他們共同創造了歷史新頁一樣。而我的內心卻一直存在一個疑惑,看著大家這樣,那種對於政治人物「信仰」的表現,讓我的心態處於戒備。何況當時「政治早熟」的我,在看爭... 閱讀更多
冼義哲:「民主就是要抗拒效率的誘惑」──支持區自治,反廢鄉鎮市
在詼諧與嘲諷之外,有些拋出的討論,其實值得認真對待。「花蓮獨立建國」這個主張,滾動了臉書上一些言論,多半是嗤之以鼻,我的版上也有幾位澎湖鄉親寫「要建國也是澎湖先」。而在大聲贊同與跟進之外,有些政策的立意與方向,其實需要更細緻的思考與檢驗;以管理方便、節省經費為訴求,「廢除鄉鎮市」的主張得到了不少迴響。過去因為冷戰與威權統治的歷史遺緒,確實對於國家治理、行政區劃分乃至國家定位、基本國策等都缺少討論,... 閱讀更多
冼義哲:不解決人犯罪的動機,死刑存或廢都沒有意義
28日中午時,發生了內湖4歲女童的命案,可愛的「小燈泡」慘遭殺害,我們的心都碎了。讓人難過的是,社群網站上充滿大量抨擊的言論,卻沒能更進一步避免、解決、撫平那些真實的創傷。而隨著越來越多的新聞報導,媒體開始拼湊了犯罪者的形象,他「無業啃老,有吸毒前科,有精神方面疾病就醫紀錄」;我們能夠從這些片段、破碎的新聞資料中,反省到什麼?悲劇是如何形成的?這件悲劇中,加害者與被害者都是「高風險群」,而他們在怎... 閱讀更多
冼義哲:捲土重來的澎湖博弈公投
澎湖縣公投審議委員會日前通過博弈公投提案程序,將報送行政院核定後,即可展開連署作業。2009年9月的第一次博弈公投中,反賭方以五成四的票數大勝,宣示澎湖拒絕賭場。但以「國際化推動聯盟」為首的促賭方仍不死心,前年3月間欲發起第2次澎湖博弈公投,但被當時的國民黨籍縣長王乾發擱置不再審議。如今通過程序,形同箭在弦上。█ 華美說帖掩蓋下的全球賭業悲歌促賭方總是慣用華美的照片來包裝賭博產業,以「休閒」的標籤... 閱讀更多
冼義哲:「這款的代誌,學校隴無提」──寫給母島澎湖,在終戰七十週年前夕。
「終戰七十週年」的紀念日即將到來,近來一批美國國家檔案局解密的照片在澎湖在地文史工作者的努力爭取之下,將在紀念日當日開展。這讓澎湖人有機會一窺那個我們記憶集體斷層的真貌,種種被掌權者書寫的、編修的歷史文本,都可能隨著解密照片的展出開始面對檢驗。出生在冷戰結束後的我們,對戰爭的概念太模糊、記憶太薄弱,對七十年前發生在自己生活土地上的戰事甚至毫無概念,當時位居戰略重鎮的澎湖重要性甚至勝過高雄、台南的基... 閱讀更多
冼義哲:郵輪碼頭港撤案,金龍頭才能大發展
2014年6月16日,當時的交通部長葉匡時宣布由皇家加勒比集團與台灣港務公司雙方共同簽署合作意向書,同意共同成立公司;初期雙方合資10億元,港務公司占49%、皇家加勒比51%,在澎湖金龍頭興建郵輪碼頭,並在岸上興建休閒娛樂設施、商店街、國際休閒渡假村,第二階段的投資則要軍方配合釋出土地。● 離島軍管區解除管制後,如何經營是關鍵金龍頭一帶自古向來是兵家必爭之地,是攻守「媽宮城」的要衝,因為包含臨海制... 閱讀更多
冼義哲:太陽花週年前的總檢討(下)
當人民寄望能出現一個值得投下一票的進步政黨時、當人民期盼能有優質而充滿智慧的新政治勢力制衡兩大黨時,第三勢力殘酷地打臉回應。人民開始失去信心與耐心,在浪漫期待改變到來的過程中,看到的是沒搞清楚政治的人要來搞政治,而這些人不打算耕耘,只想著收割。當過去沒有政治資源、機會時,那個只能「暢談理念」的時局,大家和樂融融、合作無間;如今有機會掌握到權力之後,每張貪婪的面目都開始顯現。原以為對國家大計有所抱負... 閱讀更多
冼義哲:〈太陽花週年前的總檢討〉(中)
此文接續《耕耘的人太少,收割的人太多──太陽花週年總檢討(上)》在太陽花學運以前,政治這件事對於台灣社會來說,還很遙遠。在那之前,「國會」的室內外有著天壤之別,在裡面的細語可成議案,在外頭的呼喊頂多被視作倡議,整個意象翻轉是源自三一八佔領國會的行動,才徹底轉變了這樣的想像。那時青年透過採取行動,重新型塑國會所代表之價值,證明議事殿堂應該屬於人民,而青年可以引領時代改變。但如何讓短期的激情,化做國家... 閱讀更多
冼義哲:耕耘的人太少,收割的人太多──太陽花週年總檢討(上)
時序來到太陽花運動的週年,回顧與省思的文章隨著越來越靠近三一八大量湧現,多數的回顧文章都在探討運動過程中細緻的部分,當中非常精彩,也一次次讓我們重新檢視自己在運動過程中與之後的行為與思考。在經過如此巨大的一場運動後,留下了有待修補的人際關係、參與者面臨低潮及不信任感、仍等待出現的公開道歉與反省,還有許多尚未達陣的政治改革目標。不容否認的是,太陽花學運展現了台灣近年最強的一股力量,這股力量是奠基在許... 閱讀更多
冼義哲:時間靜止的島嶼
因為念書的關係,我「照例」「回台灣」「過元宵」。我用了三個括號,講述我們這種「出外人」的三個常態。「照例」,是多數我這一輩的澎湖青年,共有的回憶,從馬高、澎水(是的,澎湖只有一間高中、一間高職)畢業後,多數人都會離開家鄉,漂洋過海到另一座島上念大學,至此我們都成為「游走兩岸」的常客。我們或多或少都有個「第二故鄉」,往往是我們就讀大學的所在縣市,不管喜歡與否,我們都被大環境要求習慣。於是,不自覺的我...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