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伯當年在澎湖助選。 圖片來源:陳成平提供。

耀伯走了,帶著一生為農民奮戰的理念走了,念念不忘的建國夢來不及看見。

戴振耀的一生,是近代台灣民主史的縮影,他努力掙得的、他未竟的,都是。擔任過鄉民代表、立法委員及農委會副主委,1979年時成為美麗島事件政治受難者、1983在自家芭樂園創「農民教室組織農運」、1988年帶領520農民運動、隔年「520週年」更擔任農民大遊行總指揮,從中便能看見他被稱為「農運先鋒」的理由,就連帶著胰臟癌的身軀,心底都還念著農民權益。

出身農家子弟的耀伯,人生被與「農」畫上等號,從青春歲月到晚年都努力奉獻給農民運動;而另一個不應被忽視的面向,是他對民主運動的身體力行,那個高壓的年代面對政府武力打壓依然一步未退,民主典範是他留給台灣的另一項珍貴資產。

為郭國基發傳單,差點變成「叛亂份子」

筆者2015年返鄉投入國會選舉時,曾聽聞澎湖多位民主運動前輩講述耀伯的故事,最廣為人知的是耀伯兩次在澎湖「扛轎」輔選的事蹟。

近半個世紀前、不肯加入國民黨的耀伯在澎湖當兵時,有一回「郭大炮」郭國基投入增選立法委員,競選宣傳車經過耀伯在通樑海邊值班的衛兵哨。正好剛結束交班的耀伯熱血的上前向助選員索要宣傳單打算幫忙分發,一身軍服嚇著了郭國基的助選員。耀伯費盡唇舌說明,自己是因為前一年在高雄聽郭國基演講,深受感動,才想支持的;半信半疑的助選員這才給了一小疊的宣傳單。

拿到宣傳單的耀伯不假思索便往人潮聚集的通樑大樹走去,未料發不到幾張,就被逮捕上軍車,宣傳單也被沒收。幸好當時來自四川的連長王丕祥腦筋轉得快,從逮捕耀伯的輔導長手上接過人,刻意一路碎碎唸著耀伯,帶到師長面前時更是故意罵得用力,語句中卻又特意強調「年輕無知」、「鄉下人不懂事」,當年憨直的耀伯差一點就忍不住頂嘴。

連長「假痛罵、真救援」之下,讓耀伯躲過政戰「抓耙子頭」輔導長的處理,在斥責中把耀伯說成「無知之輩」而非「叛亂份子」,最後只被關禁閉兩週、罰勞動服務搬石頭、罰多上莒光日。後來耀伯在擔任農委會副主委時,跟法務部長陳定南喝酒聊天,說自己早就支持黨外運動而提及這段往事。陳定南聽出了王連長的用心良苦、笑罵耀伯「你哪這尼憨」並說明了一番,被點醒的耀伯隔天便透過國會聯絡人請國防部找恩人,並立即買了一籃水果,親自開車到台中去找老連長答謝。

漂洋過海,來為高植澎站台

1992年10月19日,當時的澎湖縣長王乾同於任內病故,補選於1993年3月8日舉行,民進黨提名時任不分區國大代表的高植澎醫師參選。高植澎顛覆傳統縣長高高在上的姿態,以一件短褲、一雙拖鞋的親和形象投入選戰,耀伯則漂洋過海來為高植澎站台、掃街宣傳。

1993年那場澎湖縣長補選是一場意義非凡的選戰,高植澎最終擊敗中國國民黨提名的鄭永發,當選澎湖縣長,打破了澎湖長年的黨國壟斷結構,成為澎湖首位民進黨籍的縣長,同年年底更順利連任,讓澎湖人相信改變是有可能的。近日隨著耀伯的離開,許多當時珍貴的照片被張貼出來,從中能看見當年耀伯在澎湖留下的身影。

然而,高縣長在1995年遭到時任法務部長的馬英九及時任澎湖地檢署檢察長的黃世銘,藉由司法迫害的方式迫使停職,雖然最終高植澎縣長與眾護士貪污起訴皆獲判無罪定讞,該起惡整事件卻深深影響後續許多有志從政者,甚至還間接害死兩名護士(一位護士不堪被誣陷的壓力及繁複訴訟糾纏,在產後隔夜從醫院窗戶跳樓自殺,讓出生不到一天的無辜小孩成了孤兒;另外一位護士罹患癌症、原本復原良好,但因司法訴訟壓力導致癌症復發辭世)。

筆者相當幸運,在澎湖投入政治工作的路上,能有許多機會向高縣長請益,偶爾聊起這段往事時總相當感嘆。當年製造冤案的法務部長馬英九後來當了兩屆總統、黃世銘也高升檢察總長,澎湖卻在當年硬生生被拔掉一位好縣長。近來高縣長喜歡笑說自己是「含飴弄孫黨」的主席,也意味著我們這個世代的政治工作者更有責任加倍去努力。

望著草根民主先行者的足跡,澎湖青年應接棒努力

稱耀伯為「草根民主運動的先行者」一點不為過,出生高雄橋頭鄉農家子弟的耀伯早在1978年便以黑馬之姿當選橋頭鄉唯一的黨外鄉民代表,當選後也並未放棄種田;這讓我們必須回頭檢視當前提出廢除鄉鎮市的民進黨,是否為了權力的集中而忘了來時路?當年耀伯正是因為基層自治選舉,才得以打破壟斷的黨國結構。

耀伯這一生並未停留在紙上談兵的無力狀態,秉持著正念與毅力的堅持、積極的投入實際行動,把草根組織工作的浪漫憧憬一點一滴化為現實,從許多人回顧的故事中都能窺見其真貌。紀念耀伯,最好的方式便是效法他的精神與態度,望著他曾經走過的路、不忘他一生望向的方向。

為了草根民主的發展,耀伯義無反顧的漂過黑水溝來到澎湖,流下辛勞的汗水,這樣的堅持是所有這一世代的澎湖青年應該學習的典範。面對長年發展的困境、草根民主與基層自治的倒退,唯有親身投入行動,才能接續耀伯努力過的,並進一步向前。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