冼義哲:建立海洋種源庫,從東西吉廊道開始(上)

2017/11/10

美麗的藍指海星和紫色的鹿角珊瑚,是珍貴的海洋生態。胡裕琮提供。

「東西吉廊道劃設完全禁漁區」的主張,在今年9月中旬潛水人於高鐵向賴清德院長陳情後,成為全國注目的焦點。本月3日,政務委員唐鳳在澎湖縣政府主持「東西吉廊道劃設為『完全禁漁區』協作會議」,回應民間7月1日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的提案,包括縣長、提案人、國家公園警察、保育團體及漁民陳情團體都到了現場。

然而,會議開始之初,卻一度發生漁民的抗議與衝突;而當進入公民論壇的階段時,民眾早已鳥獸散,議題討論的空間硬是遭到抹煞,連「配套要怎麼訂」的意見都沒有提出。筆者認為,有必要從頭爬梳整個議題的始末,以利中央決策定奪。

▍「東西吉廊道」的前世今身

位於澎湖縣望安鄉南方的東吉嶼、西吉嶼,和東嶼坪、西嶼坪合稱為「南方四島」。 十餘年前,台電為解決核廢料問題,將「位處偏遠、居民稀少」的東吉嶼列為核廢料儲存場預定地。此事雖引發澎湖民意大規模反彈,卻沒有使台電的計畫止步,於是時任澎湖縣長的王乾發選擇將東吉嶼部分公有地公告為「南海玄武岩自然保留區」,隔年更把保留區面積擴大80多公頃,企圖以此抵抗核廢料的進駐。

然而,當地居民擔憂「保住了東吉嶼,難保其他三島」,因此強勢主導在南方四島設自然環境及生態保育區。2010年內政部營建署海洋國家公園管理處(以下簡稱「海管處」)開始籌設「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直到2014年6月8日正式公告實施、同年10月18日掛牌。至此,南方四島成為以保育海洋生態為目標的國家海洋公園,是第2座海洋型國家公園、也是台灣第9座國家公園。

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以東吉嶼向東,頭巾嶼向北、西,鐘仔嶼向南各2浬為邊界,由東西吉嶼、東西嶼坪及周圍小型島嶼與海域組成,全區面積35,843.62公頃(海域面積35,473.33公頃、陸域面積370.29公頃);據內政部海管處資料,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境內常住人口不足百人,長年在交通不便、物資運補不易及政府輔導遷村(1978年,西吉嶼)下,人口逐漸外移。

南方四島國家公園的管理辦公室設於東嶼坪,早年因漁業發達,曾有500多位居民在東嶼坪共同生活,後因漁業逐漸沒落,只剩下十餘位居民常住。島上有安檢所、衛生室、派出所等公家單位,也因而出現公務人員多於居民的現象。東嶼坪與西嶼坪都同樣是約800萬年前火山熔岩所形成,為澎湖群島中「最年輕」的島嶼,島上的梯型田地是攝影愛好者的熱門景點,同樣也是澎湖史前先民生活的軌跡見證。

面對著東嶼坪的西嶼坪,島上長住人口則僅有4人,羊群的數量還多過於人;周邊海域珊瑚礁覆蓋率高,每年吸引來自各地的潛水愛好者前來觀賞海底風光,是觀光浮潛活動的勝地。

海拔最平坦也最為神秘的西吉嶼,是四島中唯一的無人島,長年流傳著神秘的地方傳說。島上的西吉聚落與菜宅因遷村30餘年荒煙蔓草,再為西吉嶼增添神秘色彩。島嶼北側的灶籠(即觀光業者所稱「藍洞」)近年來聲名大噪,延綿數百公尺、節理分明的柱狀玄武岩海崖與清澈碧藍的海水相互輝映,頗受遊客青睞。

而距離台南最近的東吉嶼則是南方四島中相對繁榮者,因過去軍事戰略的考量,島上存有軍營的遺址,燈塔更是東吉的地標;但近年居民大多移居台灣南部,長期定居的人口只約2位數。

▍賴神拍板前,被誰唬了?

民間期待「東西吉廊道完全禁漁區」可以一次到位,以設立「種源庫」。在「高鐵陳情」一事過後,賴清德院長請愛好潛水的立委陳其邁找來在國家公園中負責執法的蕭再泉,專程說明東西吉廊道現況,讓完全禁漁區支持者高度期待。未料10月7日賴清德視察澎湖時,裁示東西吉廊道將採階段性禁漁,拍板「禁底刺網作業、因應季節開放傳統漁撈洄游性魚類、禁止外縣市漁船進入」,讓完全禁漁區支持者大失所望。

不客氣的說,賴清德院長定調的版本形同廢話。因為「禁止底刺網」一事,澎湖縣早就公告施行了,「因應季節採傳統捕抓」一言更是形同承諾澎湖漁民「不會禁漁」;此番言行不只是有說等於沒說,更反過來成為了完全禁漁區的阻力,所有長時間復育的成果,都可能在短時間作業中就埋沒。

從實務面來看,賴清德院長到澎湖訪視的時間不過半天,從其業務量來看確實難以深入了解議題內容。因此賴清德院長說出「支持縣府所提方案」時便可得知,行政院拍板定案的版本,是來自澎湖陳光復縣長的規劃,而這個規劃本質上就是純然的「選票考量」。轉型觀光、階段禁漁都只是空話,以此晃點保育人士的主張,骨子裡還是站在船家短期的利益考量。至於「禁止外縣市漁船進入」,則是為了安撫澎湖內部的民族主義。

一個真正為漁民設想的政府,絕對不會逃避面對海洋資源枯竭的問題。海管處並沒有積極將1,200公頃的東西吉廊道列為完全禁漁區,一支釣、延繩釣依然開放許可,長時間放任不管理、再加上中國漁船侵門踏戶的作業,正是漁源短缺的根本原因。

▍建置種源庫,是邁向海洋國家的重要一步

根據營建署資料,南方四島及周邊的頭巾、鐵砧、鋤頭嶼、豬母礁、鐘仔等島嶼海域,有魚類、爬蟲、軟體、珊瑚等大類的801種生物,陸域方面也有哺乳類、鳥類、兩棲等11類植物共352種,天然物種資源多元而豐富;海大陳義雄教授調查後也指出,東西吉廊道不但是銀紋笛鯛的重要繁殖場,裡頭還找到至少2個全世界沒發表過的新物種以及5個台灣首見的新紀錄魚類,對於台灣漁業研究上具有相當的開創性。調查24個潛水測站也發現,重要的潮流地形湧升區多集中在東西吉廊道,該海域宛若良田一畝,是海洋生物群聚繁殖匯集地,名副其實是台灣魚類的「種源庫」。這也是為什麼海洋保育團體們會如此致力於保護台灣海洋最後一片淨土。

從根本論,南方四島35,843公頃的海域,都應該要成為種源庫。但提案者正是考量漁民轉型需要時間、政策推動也需要可說服的成效,才會先推動只有1,200公頃的東西吉廊道3%海域試行,以確保漁民還可以在國家公園內97%海域作業,避免影響生計。

「台灣要邁向海洋國家」已歷經三代政府的口頭宣示,卻缺乏行動與成效;蔡英文競選總統、楊曜競選立法委員連任時,都在澎湖的街道上掛起看板寫著「海洋國家」。今日推動東西吉廊道完全禁漁區的本意便是要留做種源,為海洋復育踏出重要的一步,如果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依然抱持著選票算計,台灣成為海洋國家之路恐怕依然遙遠。

     

下篇請見:冼義哲:建立海洋種源庫,從東西吉廊道開始(下)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