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王建棟攝。

日前,澎湖縣政府宣布推出推「跳島嘉年華」系列活動,在8、9月之間要再加入6場花火。2017年澎湖海上花火節從4月20日開幕至6月22日閉幕,在澎湖的5鄉1市已經施放了22場次花火,其後縣政府以舉辦「仲夏夜樂遊趣活動」的名義又加碼了3場,而今再以跳島嘉年華活動之名加碼6場,可預計今年將施放31場次的花火,整個花火節實際上已自4橫跨至9月。

這樣「加了又加」的真實理由,縣政府難以啟齒,最主要的原因是原本被視為觀光旺季的暑假假期,澎湖旅遊的來客數卻呈現下滑的窘狀。6月22日花火節閉幕後島上旅客銳減,原本一床難求、一票難求的暑假瞬間都空出了床位、機船位,感受最深的地方業者叫苦連天、一片哀嚎。就連公部門也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對於澎湖的觀光產業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幾乎完全沒有頭緒,只好將來客數的下滑問題歸因在「觀光客沒有煙火可以看」,於是「加場」被當作急救方案,就這樣宣告登場。

被遺忘的動機:花火節是怎麼來的?

「澎湖花火節」已經14年了,春夏交替之際花火升空,年復一年,似乎已經成為澎湖生活的一種習慣。然而問起14年前,究竟為什麼會放第一場煙火?到底澎湖的花火節是怎麼來的?多數的在地澎湖人其實已經忘記了答案。

時間回到2002年5月25日那一天午後,搭載206名乘客及19名機組員的華航611號班機,由桃園機場起飛,準備飛往香港赤鱲角機場;飛行途中經過澎湖海域目斗嶼北方約10海浬處上空時,卻發生意外事故,飛機在空中解體、墜毀,機上225人全數罹難,成為台灣境內死傷最慘重的空難

空難過後,華航將其波音747-200型貨機全數提前退役,經調查發現空難的成因是維修不當與金屬疲勞,而這起空難對於當時澎湖的旅遊業造成極大打擊,時任縣長的賴峰偉尋求許多方法希望彌補損失,包括開放「小三通」;最後,縣府決定由「海上花火節」在隔一年登場救援,希望能減緩空難對澎湖觀光產業造成的衝擊。

此後,澎湖縣一年接一年養大這個觀光品牌,花火節與澎湖的關聯與代表性漸漸被鞏固,許多旅遊業者也確實每年期待著這活動。花火節原本被當作搶救觀光產業受空難衝擊的「猛藥」,就這樣一年又一年的被澎湖縣「服用」,漸漸成為地方的習慣。

花火節的利弊,就是「把藥當飯吃」的下場

花火節被當作振興觀光的一帖猛藥,就2003年前後施放的時空背景來看,還能理解;但這一放十幾年過去了,澎湖縣的觀光產業發展所面臨的瓶頸並未被正視、解決,結構性的問題隨著時間越來越深化,澎湖觀光業的體質越來越差,說穿了現在的困境其實就是因為我們「把藥當飯吃」。

今年觀光產業表現創新低,縣府以「加場次、多放煙火」為對策,但對於能有多少成效、能否解決結構性的問題,地方普遍相當存疑。不可否認,回顧整個觀光產業的發展起落,花火節確實帶動了短期刺激成長,但花火節本身一方面並不具備在地性、易受取代,另一方面煙害、光害、噪音等經年累月下來,也加劇了環境的負擔。

事實上,在2009年澎湖第一次博弈公投前後,地方對於花火節的存廢討論已經檯面化,一度成為公共議題的焦點;但2014年先後遭逢日幣貶值、723西溪空難等衝擊,對於旅客不來澎湖的推拉力,花火節「不能斷藥」又找到了理由,而這樣的狀態勉強可以解釋到2016年。然而,今年許多條件都開始復原、回穩,為什麼觀光產業的營收沒有跟上來,其背後正是產業沒有轉型的困境。

花火節作為救觀光的猛藥,並非沒有抗藥性與副作用!

登場之初,絢爛的花火被視為「創舉」,被認為可刺激低迷的觀光景氣,是轟動一時的潮流。但長年施放下來,在週邊活動沒有變化、花火施放形式趨於單一的情況下,這帖短期振興觀光萬靈丹,開始被認為了無新意,「抗藥性」隨著時間越發明顯,放煙火對於旅客前來澎湖遊玩的吸引力逐年降低。

而隨著長年施放煙火,花火節的「副作用」也漸漸浮現。原本規劃「澎湖觀光淡季讓花火升空,然後銜接暑假旺季」,今年旅客卻隨著花火節閉幕而離去;部分旅遊業者也指出,暑假初期台灣各縣市都在舉辦活動,也都會施放花火,澎湖有「更深層而根本的問題」。

去年4月18日「2016花火節開幕式」上,引進全國首創的O秀舞台變成「火燒摩天輪」,價值200萬元的設施付之一炬,不但地方各界接連開砲,更突顯了花火節對於環境破壞的副作用。

澎湖自王乾發縣長任內提出「低碳島」的政策主張後,已因為沒有整體的政策而讓整個「低碳」只停在訴求與意象的階段,年年施放煙火更與低碳節能的形象嚴重衝突;沒想到縣府在O秀舞台的「善後工程」,選擇將怪手直接開到沙灘上,一個失誤接連產生更多的錯誤,粗魯的手法無異於「邊善後邊破壞」。

另一個嚴重的副作用在於「預算」,每場耗用至少20萬元公帑的花火節,難以有效檢驗預算使用的精確度;過去許多窮縣放煙火的現象,都被指出是從中牟取私利、暴利的行為,因為難以監督實放數量是否符合總額,往往用時間為檢驗單位,其中施放顆數的額度便可能是動手腳的地方。

同時,花火節存在著「預算排擠」的現象,原本可以把預算花在「增強澎湖本體觀光的素質」的部分,都被挪往花火施放上,旅遊業面對的「價格問題」、旅客感受到來澎湖的食宿及交通費用比國外旅遊更貴,以及諸多觀光客源下滑的原因,縣府都缺乏能量與心力去解決。

當務之急,應該是重建澎湖觀光產業的健康體質

「花火節的存廢」,幾乎是未來幾年澎湖不可迴避的課題。對於「花火節的替代方案」,地方上已有許多討論,去年4月18日花火節開幕式意外後,便有人提出「以海洋搖滾音樂季取代花火節」的構思,希望未來能與大港開唱、春吶等大型音樂季爭豔。

事實上,澎湖的觀光產業政策需要的是全面的檢討,由花火節的去留出發去思索澎湖觀光路線的調整與定位。對於地方業者來說,多少都會擔心沒有花火節可能產生的衝擊,貿然退場也會讓許多民眾感覺可惜,但過去幾年地方上主張停辦的理由,包括「放煙火不環保、煙火沒有澎湖文化」,都是真實而重要的。

是時候重新定位澎湖的觀光路線了,旅遊品質日益低落的問題必須改善,澎湖應該徹底揮別過去的大團客思維,轉向爭取興起中的背包客、自由行旅人市場,發展「深度、生態旅遊」;透過生態復育、文化資產保存,以及完整的遊程規劃配套,澎湖自然有條件成為各國旅客的首選。唯有調整預算使用的方向、重新規劃澎湖的觀光產業政策,才有機會實踐低碳、永續的「綠色經濟」,也才是壯大澎湖的正途。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