冼義哲:一紙魚槍禁令,看見政府對海洋的陌生

2017/05/1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近日,一紙俗稱「魚槍禁令」的《魚槍採捕水產動物禁漁區管制措施》草案,在數個漁業重鎮的縣市接連引發抗爭。今年行政院農委會漁業署公告管制措施後,台東、花蓮沿海地區漁民紛紛於社群平台發聲,半個月前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到澎湖與媒體餐敘,更被漁民包圍抗議,爭議如星火燎原般擴散。

筆者於12日上午陪同陳情漁民一同前往澎湖縣議會。漁民意見領袖宋森湖大哥便在會中指出:「四面環海的澎湖,有2萬多漁民以此傳統採捕法謀生,漁業署沒有給漁民溝通與表達的機會,也並未徵詢、了解漁民實際的採捕方式與過程,驟然要在5月15日實施,可能造成數萬人無以為生的危機。」

事實上,當「魚槍禁令」草案一出,輿論被導向「觀光與環保對上漁民」的衝突,然而探究近來遍地開花的討論,不難窺見這些實際上不過是「假衝突」,在環保人士、觀光業者與漁民的立場上,其實是有共同的目標:追求海洋資源的永續。

▋魚槍與各類傳統漁法面面觀

台灣過去傳統的漁獵方式,最為常見的莫過「拖網、毒、電、炸以及打魚」,其中各有不同。拖網是由漁船將海底的珊瑚礁連同魚貨一起拖上岸,往往是一次性破壞大量珊瑚礁;毒、電、炸則是大小魚連同魚苗一次死光,但只取可獲取經濟利益的魚貨上岸,已廣被先進國家列為三大禁用漁法。至於打魚,則是持魚槍下水,對目標獵物進行漁獵。

一直以來,近岸海洋生態因為違法使用拖網、流刺網,加上商業大量捕撈,受損甚重;再加上如電蝦拖網、潛水電魚或毒與炸這樣高危險性、高生態殺傷力的漁獵方式,造成海洋資源枯竭。草案中第二條的定義,包含魚槍、魚叉等在掬海、夜照等澎湖庶民生活文化活動中常用的器具,都被列入禁用。然而,魚槍類漁法被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定義為「在商業性漁業捕撈中無足輕重、低環境衝擊,是符合環保、永續、低碳足跡的原始漁法」,對比其他類型傳統漁法之傷害,實難等量齊觀。

魚槍類漁法的益處,在於其選擇性高,關鍵是必須對於獵捕魚種、體長甚至是時節有所管制,才能確保符合環境之承載。台灣長期在海洋治理上缺乏智慧、管範鬆散,如若參照他國對於相關管理及違法者之處分,或許今日海洋資源枯竭慘狀不至如此。

▋不熟悉海洋的管理者

另一方面,從魚槍禁令草案本身便不難窺見,這是在「都會觀點」與「台灣島本位主義」下的立法,欠缺對於傳統漁業及海洋生活文化的熟悉,不但脫離原住民族、離島居民以及庶民生活,更未能借鏡傳統智慧的經驗反饋。

筆者在台灣求學生活的幾年,深切感覺到台灣人與海洋的距離遙遠;因為無知而恐懼,因為恐懼而禁海,此無異重蹈百年前覆轍。魚槍禁令草案所涉及影響甚遠,應秉持尊重多元之精神,放下「台灣本位」、「都會觀點」,實踐在地草根民主參與,也才能夠讓傳統的生態智慧運用在海洋治理上。

不可否認,漁法若未經妥善管理,本質上即是對海洋資源無盡掠奪,都是造成海洋大屠殺的主因。公部門不能只對於漁民喊口號、高舉道德訴求,而不著眼在檢視海洋資源運用是否滿足「永續管理」之前提。與其單純禁絕漁具種類,遠不如透過以科學態度嚴謹而縝密地管理漁業,讓漁政管理擺脫「隔靴搔癢」的窘境。

過去政府對海洋的陌生,使今日必須加倍努力復育,要制定以永續為管理前提的漁獵規定並不難,參考各國網站已有詳盡陳列,甚或在觀光休閒漁業方面,也可以比照澳洲各地遊客中心,免費提供各種漁獵體長種類限制的手冊和標準尺貼紙。結合生活科技更有助於達到漁業永續利用,智慧型手機的GPS定位、照相機的對焦測距功能,都能讓業管機關有效協助漁獵者知悉捕撈規範。

休閒漁業甚至能扮演「協助管理者」的角色,許多可以顯示漁業資源變化的第一手資料,在長期存在的漁獵社團和廣布的會員手上都相當充裕,只要能有效的管理,加上持續監控,休閒漁獵活動能夠降低大尺度的工業傷害或破壞性漁業的發生,成為新型態的海洋保育方式。

▋「魚槍禁令」草案之爭議,需要最會溝通的政府謹慎處理

3月10日漁業署公告「魚槍禁令」草案之後, 因為缺乏利害關係人的參與,許多休閒漁獵者、漁民不斷抗議政府聽不見心聲,足見程序上確有瑕疵。對於「魚槍打魚」贊成與反對的意見都相當多,社會對此尚未形成共識,標榜最會溝通的政府有責任扮演對話的平台;落實程序正義更是民主政府之責。要亡羊補牢,漁業署必須先緩下魚槍禁令的公告,比照「國家語言發展法」的公聽會,在北、中、南、東及離島分別舉辦,廣納各界意見以利解決爭議、凝聚共識。

以科學為基礎來解決問題,透過讓執法者、專家學者、公民團體、漁業從業者、休閒漁獵者多方會談,在良性與理性的對話中,台灣的「海洋法治概念」才能進步,我們才能一點一滴找回真正有魚的海洋。

「生態旅遊」更不能淪為口號,交通部觀光局應積極培訓生態旅遊的潛水業者,並輔導新北市、基隆市、澎湖縣與屏東縣等漁業重鎮轉型發展水下生態觀光產業,讓更多社會力能成為未來的海洋巡護者,化解對立、創造永續多贏。

▋治本之策:再次呼籲「成立海洋部」!

台灣的海洋面臨多嚴峻的挑戰,在都市生活的人可能難以想像,台灣本島的海岸線半數被水泥包圍,放眼盡是港口、海堤、消波塊、護岸等人工設施,豐富的海岸景觀、潔白細柔的沙灘迅速消失,這超過400公里的「水泥海岸」是數十年下來、砸上千億台幣「打造」成的;加上上游興建水庫、築攔砂壩、整治河川減少了原先該流向海岸的沙源,出海口海岸還設置港口、填海造陸、蓋防波堤導致突堤,養殖業超抽地下水又引來地層下陷,台灣的「海岸退縮」已趨近於「國安危機」。

但我們的政府,每年仍持續不斷向大海丟錢。

2010到2013年「全球珊瑚礁監測網」整理了台灣區珊瑚礁總體檢魚類資料顯示「指標性魚種少」、「海裡無魚」,台灣應正視沿近海海洋資源的衰竭。這正是「共有財悲歌」的寫照,為了獲取高額的經濟利益,忽視維護與管制海洋野生物以及各式海洋資源,顯見台灣社會對於海洋法治概念必須積極討論,並成熟地實踐。

對於天然沙灘、海岸的消失,社會無感、忽視;在陸地上大啖海鮮的人,不知道桌上的海鮮如何而來,遑論成為有智慧的消費者、判別選擇所吃的魚種,這正是我們不斷批判的「台灣只有海鮮文化,沒有海洋文化」。

▋醒醒吧!我們身處島嶼、四面環海!

問題的根本在於政府不重視海洋,始終困在「大陸移民」的僵化思維。回顧歷史的脈絡,戒嚴時期的台灣,所有海洋活動都是違法的,所有的海洋運動甚至「去海邊」全是被禁止的;即便解嚴,起初要申請從事海上活動的程序依然極度繁瑣,甚至必須藉由人際關係、透過「檯面下的方式」才能得到核准,這也讓政府一直以來沒有管理海洋的經驗,至今仍滯留在非常初學落後的階段,依然用海禁戒嚴的政策來管理海洋。

這也是「魚槍禁令」出現的原因,過去沒有控管也沒有資料紀錄,讓「魚槍打魚」成為地下活動,被當成「地下黑市」看待;所以當政府面臨海洋枯竭的危機後,就回到海禁政策的思路,選擇將魚槍全面禁止。這樣的「便宜行事」,阻撓了台灣在海洋管理可能的進步,更忽視了問題的根本。

一直以來,台灣海洋業務分散在各部會,水利署、漁業署、交通部、財政部、海巡署……等無數個單位,不但容易出現「不管地帶」,更讓第一線執法人員面臨「確認轄權的困擾、執法能量不足的困窘、缺乏科學實證的壓力」。再加上沒有完善的硬體設備協助取締,極少的資源如何挽救海洋資源的枯竭?

魚槍禁令這類脫離現實、不合理的法規,實質上無疑加劇執法困難,讓檢調警海巡同仁負擔更重。縱使積極執法,沒有專責、專業的中央主管機關,往往也容易流於各部會互踢皮球、無人負責。

蔡政府該做的,不是把過去公部門無效管理造成的後果懲罰在魚槍魚獵上,而是盡速整合政府相關部會、成立「海洋部」,使其成為對海洋專責管理與維護的單位,用更專業的角度看待海洋、加重非法漁業的罰則並補貼海洋部的營運、制定合理法規來終結漁業法規亂象。一年一度的世界海洋日馬上就要來了,去年筆者呼籲盡速成立海洋部,訴求至今不變,蔡政府應當將其視為首要課題,以期實踐永續海洋國家的願景!

本文引用資料源:

不受管理的魚槍不會永續,市場上的「洞洞魚」就是鐵證〉─ 白尚儒,關鍵評論網

王南昕:從全有全無的魚槍管理 看台灣島上的人與海洋關係〉 ─ 環境資訊中心

陳昭倫:魚槍、魚線、魚網盡頭的省思〉 ─ 環境資訊中心

    

延伸閱讀:

成立「海洋部」,讓台灣邁向海洋國家!

海洋國家,如何自背海的城鄉文化轉型?

印尼的海洋部長怎麼面對海洋?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