冼義哲:別讓虛歲70的憲法,成為青年參政的高牆

2016/12/29

天下資料,王建棟攝。

1946年,制憲國民大會在南京國民大會堂召開,並於12月25日通過憲法,在隔年正式實施。制憲至今70年,前後修憲7次,去年中一度逼近第8次修憲的啟動,最後仍因朝野協商破局而宣告失敗。

台灣許多選舉相關的制度,從保證金、選票補助款到選舉制度,一直到年齡門檻,都對青年參與相當不友善。其中,憲法第130條「國民年滿20歲者,有依法選舉之權,除本憲法及法律別有規定者外,年滿23歲者,有依法被選舉之權」,更是最殘酷的門檻,不但讓台灣成為全球參政年齡門檻最高者之一,還阻卻了許多想投身政治改革行列的青年。

▋民主路上的分水嶺,擋下火車的行憲40週年紀念日

1987年底的台北出現強烈的對比,一頭是蔣經國總統在1萬5千名軍警保護下出席在中山堂舉辦的國民大會,慶祝「行憲40週年紀念日」;一頭是超過5萬的公民在街頭展開政治抗爭,訴求「萬年國會、全面改選」,創下台灣街頭運動史上第一次因為人群擠得水洩不通、連火車都被擋下,而迫使西門町南北縱貫鐵路中斷的紀錄。

在國民黨戒嚴統治台灣38年後,《戒嚴令》終於在1987年解除,台灣街頭運動於是進入狂飆的年代,也讓台灣的民主運動跨過分水嶺。當時的政治改革訴求中,矛頭幾乎都指向萬年國會。直至1996年,高成炎教授創立台灣綠黨,高喊「廢物國大、資源回收」,長年來一波又一波的街頭運動風起雲湧,才讓國大走入歷史。

▋130條不只是青年參政權,更是第8次憲改的鑰匙

馬政府第二任開始,台灣社會運動再一次蓬勃興盛,時代召喚著社會的進步與政治的改革;近20年來台灣修憲都是邊走邊改、分期付款式的民主,從未仔細去擘劃的未來,造成許多權責不分的亂象。太陽花學運後,青年世代積極投入公共事務,當中不乏有志投身政治改革的青年,但許多人都因為憲法130條規定的年齡門檻而無法投票、參選。

這道70年前定下的選舉門檻阻攔了青年參政的路,過去7度修憲中參政年齡雖有討論,卻未始終下修;去年憲改破局,讓參政年齡門檻的下修又回到原點,即使國會大選後也未曾被重視,但綜觀諸多修憲主張,唯有下修參政年齡這一項社會已有高達7成的共識。

回頭看最後一次修憲,台灣用最低的投票率設下全世界最高的修憲門檻,導致即使近年來社會對修憲有許多看法,實際啟動修憲卻近乎不可能。也因此,最具有共識的「降低參政門檻」幾乎已經確定是開啟第8次修憲大門的鑰匙。

▋不只台灣,香港青年也爭取降低參政年齡門檻 

香港與台灣的命運經常連動影響彼此,台灣青年佔領國會帶來「太陽花學運」,香港青年佔領中環召喚「雨傘革命」,呼應美國佔領華爾街運動以降全球青年佔領運動,其後,更積極訴求政治改革、投身選舉。

19歲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本希望角逐立法會席位,卻未滿香港法定參選年齡21歲,去年便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請覆核,希望能降低參選門檻。但最終,香港高院法官駁回申請,使黃之鋒無緣參選;如同台灣2014年青年佔領政治未滿23歲登記參選的成員,黃之鋒呼籲新科議員繼續爭取降低參選年齡門檻。

▋制憲近70載,重思兩階段修憲

要讓憲改順利進行,必須先從有共識的部分著手,也因此最可行的修憲路徑便是採取「兩階段」的方式,第一階段以擴大、深化公民權為主,包括降低修憲門檻,降低投票與參選年齡,及確立基本人權保障;第二階段則經過全民參與、凝聚共識,徹底重建國家及政府體制。

修憲門檻必須降低,不僅僅是為了解決前次修憲不正當的弊病,更是為了讓憲法能與時俱進。降低政治參與的年齡門檻,則是基於權利與義務的一致性與世代正義,最合適的做法,是刪除憲法第130條,將參政權年齡授權由法律訂定。此外,第一階段的修憲也應該有居住權、環境權、原住民權利專章等「人權保障條款」,居住權入憲才得以匡正全世界最市場放任的房地產政策亂象,而原住民權利專章是要確立國家與原住民的特殊關係。

1990年代民主化以來,歷年修憲都是當下政治折衝喊價的結果,未來應捨棄「增修條文」邊走邊改的縫補式修憲,應該全盤規劃國家藍圖,徹底重建國家及政府體制,名義上是大幅度的修憲,實質內涵則是幾近於重新制訂一部能夠走上永續未來的新憲法。

▋2018年九合一大選應同步完成第8次憲改的公民複決

2018年台灣將舉行第二次「九合一大選」,在大選中應完成第一階段修憲的公民複決程序,藉大選期間帶動的投票率,減少修憲複決流產的風險也減少預算的消耗。第二階段則應於2020年底總統與國會大選時進入公民複決,要走到這一個階段,不能只由國會進行封閉式的討論,應開放公民參與由下而上進行草根的意見蒐集,同時舉行「國是會議」由上而下,讓各界菁英共同協商。

政黨作為國家與公民社會間中介的重要憲政機構,在各程序中都應該扮演凝聚共識的重要角色。我們也期望2020年的立委候選人們能針對第二階段修憲議題表態,不僅是展現政治價值的所在,更是相當重要的正當性賦予過程。

憲法係為國家根本大法,而人民乃是國家之根本,憲法如何革進需要人民共同思考、決定。今夕憲法虛歲已70,恰是重要思索回顧的時刻,完全執政的蔡政府有責任在憲改議題上讓社會能充足對話、凝聚共識,讓當前的憲法能夠進入21世紀的轉型,莫依舊淪為青年參政的高牆。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