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最近國會的大法官審查成為熱議項目。其實關注大法官的審查是公民社會重要的課題,但回頭看人民對大法官的一切認識與態度,如果不是這次的大法官人選在價值上有很大的進步性,也就是對社會既有價值存在挑戰,恐怕熱度不會如此。

喜歡看美劇,尤其是政治劇的人都知道,「提名大法官」是個多有趣又重要的題目,當中不但存在政治的角力,也是價值的競爭。在台灣其實更該如此,因為憲法與政治現實的衝突、社會對於權利保障的觀點等現況,理應是相當精彩的辯證過程。大法官不是政治人物,無需拐彎抹角、考量政治正確與利弊,所以當本次大法官人選們誠實表述自己的價值選擇,便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社會的討論。這也讓蔡英文政府在烽火連天的執政百日中,稍稍在土地徵收、反賭場、長照與菸捐、電業法、年金改革這滿頭包中獲得扳回一城的機會。

《紙牌屋》裡展現了大法官提名過程的政治角力。總統初選前夕,一位終身制的大法官因帕金森氏症提出離職,主人公總統法蘭克本來想藉著「接任大法官」來卡住、搓掉潛在的強力競爭者鄧巴,沒想到那位大法官與鄧巴關係良好,又看見法蘭克的別有用心,一來一往間反而讓鄧巴毅然決然投入總統初選,給法蘭克帶來相當大的壓力。

《白宮風雲》一劇中則有三次提名大法官的橋段,這三次也是大法官提名過程價值競爭的體現。其一是關於「隱私權」(the right to privacy)保障的討論,當時白宮擬定好最新的大法官名單,也積極為審查工作準備,但在最後提交的關頭,幕僚們卻發現屬意的人選對於隱私權的態度是懷疑的,主張「隱私權不受憲法保障,政府有權力侵犯個人的隱私權」。這讓負責備審作業的幕僚山姆無法認同。山姆與總統屬意的大法官人選展開激辯爭論,最後讓總統決定重新提名,另擇新的大法官提名候選人。

其二是最為人道的孟道薩大法官,這個橋段的價值辯證不在於大法官人選個人的意識形態,而是對於提名大法官人選時,白宮自己的價值判斷。白宮內分成支持提名孟道薩與反對的兩派,爭點在於孟道薩的個人出身與學經歷,反對的一派偏好另一位哈里遜。當時擔任公共關係顧問的嫚蒂與擔任副幕僚長的喬西有過激烈爭辯:

嫚蒂說:「孟道薩並不是美國人心目中理想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哈里遜,就讀胡桃公園菲利浦艾克斯特學院,普林斯頓大學部,和哈佛法學院;而孟道薩,經歷是布魯克林區138警察局,紐約市立大學,紐約警察學院。哈里遜擔任過沃倫伯格的助理,孟道薩任職於紐約市警察局,後來擔任布魯克林區助理檢察官,東區助理檢察官,東區聯邦法官。」

喬西則說:「讓我說一些妳不知道的事,孟道薩一路從法學院苦學出來,當時他腿部中彈,他選擇內勤工作,晚上到法學院就讀。他聰明、果斷、有熱情並且經驗豐富,妳若不認為他是美國理想的大法官,那你就是對美國精神沒有信仰。」

這段對大法官人選的比較討論,是傳播媒體的考量與美國精神的爭執;而在最後,巴特勒總統提名了孟道薩,並對他說「你並非我們最初的選擇,卻是最後而且最正確的選擇

第三次則是在價值競爭與政治角力中,展現政治智慧的一段。第五季中後期,一位「保守派」的大法官過世,正巧是一票「關鍵票」,自由派出身的巴特勒總統如果提名一席自由派,便能改變最高法院的結構與生態,但也就因為如此,保守派不斷企圖施壓。這次眾所矚目的提名,在國會一再「關切」下,讓巴特勒總統陷入為難的局面,各方拉扯僵持,名單反覆刪改、猶豫難決。

這時,副幕僚長喬西提出了一個多方解套的方案,展現政治智慧,化解了僵局。因為屬於自由派的首席大法官面臨健康上的問題,不久前才昏迷數日,人從鬼門關前走回來,這給了總統親自遊說他退休的正當理由,也算是為首席大法官找了堂皇的台階下。

經過折衝,出現了兩個大法官的缺額,巴特勒總統遂提名了一位保守派、主張限制聯邦權、反對政府干預私領域的保守派法官接任,同時提名一位自由派女法官繼任首席大法官。這不但維持了最高法院的結構生態,更讓總統獲得政治上的利益。維持保守派法官的席次數,免除了共和黨一方的壓力;年輕的首席大法官更為自由派帶來長遠的利基,女性出任首席大法官也展現了進步性。一場原本劍拔弩張的「同意權戰爭」,在政治智慧的折衝運作下,解消了所有的煙硝味。

蔡總統這一波五位提名人如何通過國會審查,甚至藉此機會展現政治價值與其政府的進步性,或許這兩部美劇的橋段,也能帶來啟發。另一方面,幾位大法官人選所展現的價值態度,也是未來司法改革與轉型的重點,公民社會或許能對於「透過釋憲帶來進步與變革」有多一點期待。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