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flickr@Robert Couse-Baker,CC BY 2.0

2015金像獎將在2月22日(台灣時間2月23日)舉行頒獎典禮,最終贏家將在當日揭曉!

音樂類獎項,入圍最佳原創配樂有五部電影,完整名單如下:

1.《模仿遊戲》(The Imitation Game)/亞歷山卓‧戴斯普雷特(Alexandre Desplat)

2.《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亞歷山卓‧戴斯普雷特(Alexandre Desplat)。

曾為許多知名電影做過配樂,包括《王者之聲:宣戰時刻》以及《亞果出任務》等,數量破百,且質量兼具。以《色,戒》在2007年拿下第44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音樂獎。 

3.《星際效應》(Interstellar)/漢斯‧季默(Hans Zimmer)

電影配樂數量更多,超過150部。為《雨人》做配樂獲得奧斯卡提名,開始嶄露頭角。其後作品為1995年以《獅子王》獲奧斯卡最佳原創音樂獎。

4.《愛的萬物論》〈The Theory of Everything〉/喬安‧喬安森(Jóhann Jóhannsson)

來自冰島的作曲家,以此片剛拿下本屆金球獎最佳原創配樂。與華人電影配樂也有淵源,曾以《浮城謎事》拿下第49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音樂獎。

5.《畫世紀:透納大師》(Mr. Turner)/蓋瑞‧葉爾松(Gary Yershon)

活躍的英國作曲家,作品包含戲劇、電影、舞蹈音樂,曾提名「戲劇卓越獎最佳話劇音樂」與「歐洲電影大獎最佳作曲」。

眼尖的讀者馬上發現,2015的入圍名單中,又出現自己打自己的局面。亞歷山卓‧戴斯普雷特雙料入圍最佳原創音樂獎,這樣的情況在奧斯卡音樂類獎項中雖不罕見(約翰‧威廉斯便曾六度在最佳配樂獎項中與自己對打),但今年是亞歷山卓‧戴斯普雷特累計的第八次入圍,喬安‧喬安森是否將挾著金球獎餘威,再次讓戴斯普雷特中箭落馬,真是值得繼續看下去!

有人預測贏家是:《愛的萬物論》,因為過去七年內只有一次打破慣例,金球獎最佳原創音樂獎得主沒有拿下金像獎;但又有人說,可能的贏家是:亞歷山卓‧戴斯普雷特,原因是,同時入圍兩部作品,五分之二的勝算比其他人多一倍!但值得注意的是,2002年約翰‧威廉斯也有雙倍奪冠的機會,但結果揭曉--《魔戒》勝過《哈利波特》與《A.I》。

人人有希望,個個沒把握。到底獎落誰家,是所有頒獎典禮最讓人拭目以待的地方!在這話下,不要忘了今年大年初四,2/23號觀賞2015第87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台灣直播頻道: HBO,2/23早上六點。

儘管許多入圍者正摩拳擦掌,卻有一批人,雖無緣角逐,但已舉起他們的抗議之手,質問自己的作品為什麼不能入選:那是《鳥人》作曲家安東尼奧‧桑切斯(Antonio Sanchez)、導演亞利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里圖(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以及發行公司福斯等提出訴狀。

毫無疑問的,電影《鳥人》是這一季金像獎的熱門影片,但是在配樂的競爭上卻跌了一跤。原因可能是,配樂中有大量的古典音樂,原創比例不高(但公司出示證據表示原創比例已經超過了一半),或因奧斯卡評審認為,音樂鼓點節奏的比重太大,幾乎沒有旋律,不能稱為「配樂」,因此拒其於參賽資格之外!

先來聽聽《鳥人》中的配樂: 

♫ Get Ready

♫ full Soundtrack

►電影預告

  關於桑切斯的表演:

看過這兩段短片後,你會想再多了解桑切斯和他的音樂,即興、獨特、極具原創性的魅力,也許讓你也忘了我們正在談的是奧斯卡金像獎入圍…。

桑切斯的音樂充滿實驗性,鼓點註解了主角內心的節奏;但另一個撩撥觀眾情緒的音樂,卻與桑切斯的前衛形成對比或說造成「混亂」--每當主角面對困難,無計可施的時候,便響起了古典音樂!馬勒、柴可夫斯基、拉赫曼尼諾夫、亞當斯和拉威爾的作品穿流其中!

此片有超過一個半小時的非原創音樂,且多為古典音樂!

以下是所使用的古典音樂清單:

Symphony No. 9 in D – 1st Movement: Andante Comodo – Gustav Mahler

Symphony No. 5 OP. 64 in E Minor: Andante Cantabile – 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Ich Bin Der Welt Abhanden Gekommen – Gustav Mahler

Passacaille (Tres Large) – Maurice Ravel

Prologue: Chorus of Exiled Palestinians – John Adams

Symphony No.2 in E Minor, Op 27 – II Allegro Molto – Sergei Rachmaninov

電影中的主角曾是大螢幕上的超級英雄,如今年華老去,時不我與,人們看他只是一個被時代淘汰的過氣演員,不再認真看待他任何新的嘗試。他寄望於百老匯開幕新劇,視為自己演藝生涯中最後一次翻身的機會,不料卻遇上對戲難搞的知名男星,再加上個人家庭因素攪局,逼得他喘不過氣來。這位超級英雄,決定面對考驗,為自己的人生奮力一搏!

對照配樂中的作曲家拉赫曼尼諾夫(Sergei Rachmaninoff 1873-1943),18歲便以最高成績畢業於莫斯科音樂院,前途似錦的作曲家在1897年胸有成竹的發表第一號交響曲,首演時卻慘遭批評,自信盡失,並陷入嚴重的精神衰弱,之後許多年無法再執筆創作!

經過精神科醫生達爾(Nikolai Vladimirovich Dahl, 1860 – 1939)的治療,拉赫曼尼諾夫逐漸克服病情,終於重新開始作曲,完成《第二號鋼琴協奏曲》。此曲首演的成功,讓拉赫曼尼諾夫重拾信心,再度挑戰譜寫交響曲,完成的第二號交響曲,在首演時也獲得大成功!而此時,距離第一號交響曲的挫敗已相隔11年之久,樂曲華麗,音樂背後更隱藏著巧思!

電影《鳥人》中所用的配樂是這部交響曲的第二樂章。

第二樂章是很快的快板(Allegro molto) ,三段體(A-B-A)的詼諧曲(Scherzo)。雖名為詼諧曲,中間部分也出現優美的旋律,但卻沒有任何幽默詼諧的曲趣,樂章一開始就是由法國號奏出的「末日經」的主題。

 末日經主題

 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交響曲第二樂章開頭

單簧管的獨奏時(1:09),速度轉為中板,以小提琴為中心奏出民謠風格、情感豐富的旋律。待詼諧曲主題回來時,樂曲再度進入高昂。到了尾聲,開頭的「末日經」主題,由銅管、打擊樂器交錯演奏,最後以最弱音結束。

格雷果聖歌中,有一首非常有名的樂曲「末日經」(Dies Irae),也稱「神怒之日」,這段旋律的拉丁經文,描述最後審判的天雷怒吼與恐怖景象!「神怒之日」經文,常被用在羅馬天主教安魂彌撒,但自白遼士用於《幻想交響曲》之後,作曲家們紛紛仿效,把「神怒之日」的主題作為死亡、魔鬼、地獄的象徵。拉赫曼尼諾夫很喜歡這個主題,「末日經」旋律伴隨他經歷人生的悲歡歲月。

從第一號交響曲的失敗到第二號交響曲的成功,歷經約10時間,其中漫長的四年,拉赫曼尼諾夫用於辛苦重建在第一號交響曲首演後破滅的信心,這絕對不是易事!第二號交響曲被世人所接受,並由原本默默無聞變成最傑出、最受歡迎的交響曲之一! 

為《鳥人》配樂,是桑切斯首次參與電影計劃,這位四次葛萊美獎的得主,儘管與最佳原創音樂提名無緣,但所製作的配樂也是讓本片深植人心的部分;桑切斯首戰電影配樂製作,不能說「失敗」,而是「失利」,因此不論作者或聽眾沒有人會因此精神衰弱!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