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三部曲》劇照。 圖片來源:天馬行空提供。

國際影壇知名的攝影大師杜可風(Christopher Doyle),以王家衛御用攝影為台灣觀眾熟悉,他自編自導自攝與雨傘運動相關的電影《香港三部曲》在台上映,距離他上次當導演已是16年前,1999年他編自導自攝的處女作《三條人》(Away with Words)。

《香港三部曲》(Hong Kong Trilogy: Preschooled Preoccupied Preposterous),採三段式敘事,講述兒童的〈開門見山〉、青年的〈愚公移山〉與老年人的〈後悔莫及〉故事各自發展,卻又相互呼應。製片孫明莉帶領團隊訪談了數百位香港各階層的人物,做大量訪談,拍下素人的心聲,用影像紀錄了香港人的眾生群像。

《香港三部曲》工作照,天馬行空提供。

捕捉雨傘運動中,群眾的情感與等待

製片孫明莉說:「通過一年的時間,我訪問了幾百個人,我發現很多人一受訪就哭,因為其實沒有人聽他們說話,這部片就是希望能為這些人發聲。」

杜可風在雨傘運動現場,以紀錄片的視角拍下群眾在現場的生活細節,拍出新聞衝突畫面之外,群眾緊繃的情感以及無盡的等待,等待政府不可能做出的回應。

與其說他是拍攝,不如說是捕捉,透過鏡頭捕捉群眾在廣場生活的細節,並非激烈衝突那一瞬間,為這場香港史上最大規模的公民抗命運動留下珍貴的紀錄。

杜可風將紀錄下來的影像重新拼貼、將運動畫面重組再現,將素人訪談剪進片中成為畫外音,創作出虛實互通的三段故事,不僅反映港人心聲,更拍出了老中青三代的香港當代人文風景。

《香港三部曲》劇照,天馬行空提供。

源起《香港2014:仝人教育》,小孩的夢想與希望

《香港三部曲》先是2014香港國際電影節的一個關於教育的短片計畫:「美好2014」系列的《香港2014:仝人教育》,描述在大城市裡小孩的希望與夢想,在於2014年香港電影節首映受到廣泛好評,在網路上點擊率也高達150萬瀏覽人次,也因此讓製片孫明莉、及導演杜可風有了發展成長片的想法。

杜可風說:「拍《香港三部曲》就是回到香港人的生活,對我來說是很大的刺激,找到一種比較自在的影像風格和比較簡單的語言。這是一個很美的過程。」

以下為杜可風訪談紀要:

問:為什麼會想拍這樣一個以香港為主題,特殊題材、難以歸類的電影?

杜:我們為什麼拍這部電影?就是希望在生活中,有一些人可能是沒有其他空間、沒有機會跟別人來往的,能因為這部電影被看見,被關注。我去拍香港看起來很平常,但很少人會注意到的人跟空間,讓觀眾感覺到新鮮感,想去看看香港的另一面。

我是一個悲觀當中的藝術者,其實很多很多地方,生活、金錢、家庭方面,都是有悲觀的一面。但是我覺得電影、藝術有一個很重要的作用,讓你感覺到你不是孤獨的、你不是一個人。我們怎麼去樂觀的面對一些可能性。

《香港三部曲》劇照,天馬行空提供。

為香港發聲!

問:片中唱B-Box的年輕人是一個YouTuber,經營自己的YouTube頻道,這其實是港台年輕人的真實寫照,他們很有自己的想法,也敢於實踐,卻不被主流價值觀肯定,怎麼會想拍他的故事?

杜:我覺得我們的電影,其實是一個橋樑,我們的作用是一個媒體,創造出一種溝通的機會。我們都需要這個空間,因為我們相信、我們需要分享,我們需要讓這些與眾不同的人被看見,我們怎麼去分享,去信任、去相信,跟身邊的人來往,或是和平常沒有機會來往的人來往,讓生活有更多的可能性。

製片孫明莉:「我訪問了幾百個人,我發現我一訪問他們,很多人一受訪就哭,因為其實沒有人聽他們說話。可能在他們身邊也會有人問說你好嗎?但其實很多時候問的人並不是真的想知道他們過得好不好。像這年輕人唱B-Box上傳Youtube,希望更多人能看到他,就是蠻有希望的人,但社會沒有機會給他。這部片就是希望能為這些人發聲。」

《香港三部曲》劇照,天馬行空提供。

種生說,愚公移山的精神!

問:在片中有一位推著自製種苗推車的年輕人,推著推車在種田,這是一個真實的人物,您為什麼想拍出他的故事?

杜:他就是愚公移山,在一個城市,一個幾千萬人的城市裡推著推車種苗、在城市角落中種田,怎麼會這麼樂觀?這真的是愚公移山的精神,真的太精采。他提醒我們,我們必須種田,我們必須種下種子,不管是自由、不管是民主,不管是我們的未來,或者像這部片跟觀眾的來往,沒有種下種子的話,怎麼可能會有結果?

製片孫明莉補充:「我們在香港推廣電影時,我們有一句話是種生說,種東西的種,生命的生,說話的說,『種生說』,我們想種下一些東西,看著他成長。」

問:片中一位漁夫的小女兒也很特別,在她的世界裡,上帝既是耶穌、也是佛祖、更是阿拉,從兒童的眼裡看出去,所有的宗教都是一樣的,這是宗教融合論嗎?

杜:不管天上地上,到底佛是在心裡、或是在廟裡?信仰是很重要的。我們也是電影的信仰者,電影是我們的信仰,祂都存在,你相信祂,祂就會呈現。

《香港三部曲》劇照,天馬行空提供。

台灣、中國、香港在Speed dating嗎?

問:最後一段老人們的故事很有趣,大部分都是年輕人在Speed dating,您怎麼會想到要拍老人的speed dating呢?

杜:你有參加過Speed dating嗎?沒有?這其實是荒謬的事,但我們發現很有趣的是,這是一個機會,讓他們去罵他們的老公和老婆。(大笑)他們都說出很多心裡的話。

Speed dating是在孫中山公園裡拍的,我覺得也可能是一種暗示,是台灣、中國、香港在Speed dating嗎?看看會有甚麼結果?(大笑)

問:您在拍老人家的時候,怎麼跟他們溝通呢,對他們的演出,您覺得如何?

杜:我覺得他們真的是投入了這個空間,不只是傳統的電影創作,好的電影,你都是要製造一個空間、創造一個情境,像我平常做攝影,光源、空間,感覺對的話,不管那一種情境,可能是恐怖、可能是親切、或者是浪漫一點,光源、空間處理得好,構圖對的話,你(演員)會自然而然地走進去。

不管你是普通人、沒演過電影的人,或經驗豐富的周潤發。我創作電影的精神,就是讓你感覺到,現在,這一剎那,就是你的空間。

《香港三部曲》導演杜可風,天馬行空提供。

沒有攝影,就沒有電影!

問:您拍的電影總是拍出演員獨一無二的特質,您怎麼透過鏡頭拍演員?

杜:我已經拍了差不多100部片,我到現場,我知道該怎麼拍。我覺得我比較佛,有點比較亞洲化一點的心態,我覺得我們要包含一切,我們才有細節。

沒有攝影機,我就看不到演員,沒有攝影機,就沒有電影。在這個空間當中,你在這個光源之下,我才拍得到你,才會看得到你。我見到張曼玉,我是透過攝影機看到她,我不是在拍她、也不是在分析她,我是透過攝影機,去感受她。

問:金馬映後座談你跟觀眾說想拍台灣是真的嗎?會想回台灣拍片嗎?

杜:我已經在西門町開始拍了。(笑)我覺得在台灣拍是適合的,不管在精神上,在創作、在預算上,現在在台灣拍片,都是可行的。

問:您想拍台灣那些的人物或是風景?

杜:我不知道,我太久沒有回來祖國(笑),我覺得這個過程是一樣的,Jenny(孫明莉)來做訪問,和幾百個台灣人聊聊,從他們的故事開始,從頭再來。我這麼多年沒有在台灣創作,有個新開始,會很有火花。

《香港三部曲》工作照,天馬行空提供。

香港、台灣都需要不怕大陸的心態!

問:您覺得拍台灣和香港,會有甚麼不同?

杜:不知道。我不是替政府做宣傳片,要拍了才知道,也一定不是我來告訴你們有甚麼不同,也要大量的訪談,看故事的精神在那裡?我們的電影是一座橋樑,拍了才會知道,我覺得在台灣拍《香港三部曲》這樣的片是很可行的。

這個時候台灣、香港都需要不怕大陸的心態。拍這部片的時候,誰知道我們拍占中運動、拍雨傘運動會怎樣?你要怕他幹嘛?誰怕誰?對不對?我已經拍過六四,他們有我那麼多的黑資料(比出一大疊資料的手勢)他們也可能期待我在台灣做馬先生傳,用香港三部曲的方式,拍一個馬領導三部曲。(大笑)

我們為什麼會創作這麼一部電影?我們為什麼要標榜這種的心態?當然是愚公移山的精神,這當然是一種對生活的期待,當然是一種很笨的樂觀主義者的心態,喝一杯,往前走!

導演杜可風訪談照,吳老拍攝影。

採訪側記:

杜可風接受獨評專訪時,他要我不要叫他杜導,叫他老杜就好,因為他怕失業,他還想繼續當攝影師。我GOOGLE老杜很喜歡喝啤酒,我到了現場發現同業帶了台灣啤酒,好險自己帶的是尚青台啤18天限定,老杜第一次喝就愛上,話匣子就開了,大膽敢言葷素不忌,但他覺得自己其實很有佛心。

在金馬影展的映後座談,他一進場就說:「大家好,我是有皮膚病的香港人和台灣人!」全場哄堂大笑;回答記者提問時,更說他想回來拍台灣人。他的話幽默中蘊藏機鋒,令人拍案叫絕,渾然是金庸筆下玩世不恭的老頑童周伯通轉世,愛香港也愛台灣的老頑童,真性情最迷人,怎麼能不愛他。

杜可風小檔案:

杜可風,英文名字是Christopher Doyle,1952年5月2日出生於澳洲雪梨、曾就讀澳洲雪梨大學文學系、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美國馬利蘭大學美術系。18歲那年上船當水手雲遊四方、浪跡天涯,他熱愛香港,拍香港電影譽滿全球影壇。

但他拿起攝影機卻是從台灣開始的。1978年,他參與創立蘭陵劇坊,開始與雲門舞集和進念二十面體合作攝影工作,與張照堂擔任臺視節目《映象之旅》與中視新聞節目《60分鐘》攝影與剪輯。

1981年受楊德昌導演邀請,成為《海灘的一天》攝影指導,奪得亞太影展最佳攝影。1994年《東邪西毒》榮獲威尼斯影展最佳攝影,2000年《花樣年華》獲坎城影展最佳攝影,四度獲金馬獎最佳攝影、6次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攝影。

監製孫明莉小檔案:

美國賓州大學碩博士畢業,攻讀比較文學、政治學、東亞語言及文化學系,目前是獨立電影工作者,正籌拍新片《The White Girl》,將由她與杜可風共同執導,同時擔任共同編劇、製片,新片也請到國際巨星楊紫瓊監製,相當受到矚目。

瀏覽次數:184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