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元豪:唱出最美好的移動力──聽南洋姐妹會《我並不想流浪》

2017/05/28

天下資料,邱劍英攝。

大約11、12年前,我在一次大學課堂上播放「日久他鄉是故鄉」這首歌:

天皇皇,地皇皇,無邊無際太平洋。

左思想,右思量,出路﹝希望﹞在何方。

天茫茫,地茫茫,無親無故靠台郎。

月光光,心慌慌,故鄉在遠方。

台灣的本地大學生,不只一人聽得直拭淚(也包括在講台上的我)。因為在播放這首歌之前,他們看過歌詞,聽過新移民在台灣的各種處境,也去「試著體會」新移民姐妹怎樣在舉目無親,語言不通的情況下,越洋跨海來到這個到處看不起移民(嚴格來說,是非白人又非日本人的移民)的島上生活……光是「想」就可以讓這些從小受到良好照顧的年輕人頭皮發麻。

但,我們認識的這些移民姐妹們,卻是勇敢地為了愛,為了新的人生,為了追求夢想,跨出這一大步。離鄉背井,來到台灣。近年來台灣許多人最愛說,要鼓勵年輕人有培養自己「國際移動力」的勇氣與決心。這很難嗎?看看,我們新移民姐妹在這麼多年前,早已親身實踐什麼是「國際移動力」的勇氣與決心!

▋從陌生到「正常化」的一大步

更讓我感觸良多的,是十多年來的轉變。今天收到南洋台灣姐妹會這張「我並不想流淚」音樂專輯,聽到這麼多新移民姐妹與夥伴一起唱的歌曲,我又落淚了──再也不是覺得可憐、同情、憐惜,而是感動!感動於新移民姐妹們的成長,感動於台灣社會的進步。

我知道現在很少人會一聽到「新移民」就覺得「好可憐喔」或「好奇怪呀」。大部分的台灣人應該就是眼睛一亮,頭一點,「喔,我知道了。」新移民已經用自己的存在,讓人們看到他們也是「我們台灣人」的一塊。

大多數台灣人已經很「習慣」聽到看到新移民。少數的歧視與偏見仍不可免,但那種大驚失色的鄙夷眼神已經少見,可憐施捨的態度也已經大減。用自己的行動,讓台灣人對新移民態度「正常化」就是新移民姐妹的最大成就。

▋這裡,是我們共同的家園

但,「正常化」只是不再怪異,卻不代表我們真的認識了新移民。這張《我並不想流浪》收錄了14首由新移民姐妹和台灣夥伴們合唱的歌曲,每一首都代表了她們的心聲。這不是由台灣人主導的一張「教導新移民怎樣愛台灣」的教化歌曲集,而是唱出新移民心聲,讓我們彼此認識的美好天籟。

隨手拈來一些例子。從第一首由李佩香姐妹以柬埔寨文口白的〈離鄉.扎根〉開始,揭開了序幕。從「離鄉」開始說起,「看著家鄉的輪廓越來越遠」,「赤裸的血肉,找不到一張紙做的身分證明」,顯示了當初跨出那第一步的不安。第三首是洪金枝姐妹唱的〈離開家鄉〉,優美溫柔的歌聲唱出「從今以後,味蕾就要被迫被改變」「熟悉的語言都不再聽見」,生動地讓我們看到這個「移動」對他們的生命造成多大的改變。

而改編自泰國民謠〈水燈歌〉的〈姐妹頌〉,由金枝和舒潘瑤兩位來自泰國的姐妹,在輕鬆的曲調中唱出「姐妹相互扶持,永遠相親相愛」,展現出姐妹們一起成長、關懷所建立的緊密關係。而〈爭〉這首歌更收錄了姐妹們在台灣參與的諸次街頭行動實錄,讓我們看到「勇敢不是天生的,姐妹一起爭平等;恐懼不會打敗我,我是鋼鐵的女人」!

而〈姐妹的夢想〉這首歌,更由來自菲律賓、印尼、越南的姐妹們,加上台灣的漢人、賽德克族、卑南族夥伴,共同唱出「是什麼樣的勇氣,揮別至親奔向未知的夢;是什麼樣的傷痛,用盡力氣依然是個外人」「是你的淚水,開啟了我們的智慧…是你的夢想,創造了我們的未來」,象徵著美好的多元文化,如何在台灣這個寶島上結合。

太美好了。想認識新移民,想認識這個美好的台灣嗎?請支持姐妹們的《我並不想流浪》。姐妹們已經不再流淚了,讓我們一起攜手來讓這個土地上每一個人,都不覺得自己在流浪──因為這是我們共同的家園。

我並不想流浪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satDriftingNoMore/

專輯演唱會資訊:http://www.accupass.com/go/tasatdriftingnomore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