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明輝:統獨與民生議題的緩急先後

2015/10/19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國慶日那天聯合報有一則新聞,標題是「綠努力消獨,藍拼命去統」。此外,政治大學2014年的民調顯示,支持急統和急獨的人一共只有7.2%,主張維持現況的佔58.8%,偏向統一或偏向獨立的共有26.9%,無反應的7.1%。「維持現況,台灣優先」早就已經是台灣的普遍共識。

統獨問題確實不是短期內能解決的,而且它也不急著解決。偏偏我們卻天天吵統獨,吵到夫妻不合,親戚反目。為什麼我們要花那麼多心力在無法解決的問題上,而急待改善的食安、房價與產業問題卻任令它們日益惡化?

為什麼我們總是顛倒了輕重緩急的次序?是因為媒體與政客的操弄?還是說我們一直把兩岸的經貿問題、台灣的本土意識、跟統獨問題給揪混在一起,以致於整天談統獨,卻一直說不清楚是在談兩岸經貿、本土意識,或者急統與急獨?

統獨問題的思考必須與時俱進

務實地看,在當前和可見的將來,大陸不可能接受台灣獨立,台灣也不可能接受兩岸統一;美國跟其他國家一樣地垂涎大陸市場,只求兩岸沒有戰爭,而不在乎台灣的國際地位。在這樣的形勢下,激情而急切的辯論只會深化島內的對立與仇恨,卻不會因此改變台灣的國際處境。

但是,這樣的僵局不必然會持續下去。大陸的經濟發展導致貧富差距越來越大,貪污腐敗的風氣越來越盛;同時,中產階級在經濟事務中獲得越來越多的決策權,而政治決策中的經濟考量則越來越有份量。在這些趨勢下,沒有人知道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到底能持續多久,連中共黨校都不敢掉以輕心地在認真研究這個問題,許多美國政治學者更認定一黨專政一定會結束。

此外,大陸越來越多人「一切向錢看」,越來越多人把關注的焦點從兩岸移向「大國崛起」、一帶一路與各種經濟成長課題,也有越來越多人在「翻牆」跨越中共的資訊封鎖。在這趨勢下,大陸新一代對兩岸關係的看法不見得會像老一代,許多人甚至在網路上表示不在乎台灣是否獨立。

另一方面,如果大陸的民主化與經濟發展追上台灣,甚至在經濟上超越台灣,台灣人對統獨的看法也可能會跟現在不太一樣。

因此,現在不見得是決定統獨的最佳時機。晚一點再決定,說不定雙方的立場更有彈性,談判的空間更大,達成共識的機會也越高。

再者,過去的統獨論戰都聚焦在中央集權制和台灣獨立,其實可能的選項還有三種:聯邦制、特殊的中央與地方關係與邦聯制,尤其是「特殊的中央與地方關係」本身就是一個灰階,從聯邦制到邦聯制中間有很多變化的可能,更值得我們花心思去討論其中對台灣較有利(而又有現實可行性)的各種版本。

時勢在變,統獨問題的討論也必須與時俱變,我們不該只記得過去的仇恨而不去思考未來。面對著不確定的未來,我們沒必要急著對統獨問題做出最終的決定,只需要針對階段性的急迫需要,討論出局部性的決定、談判與承諾,以便為未來留下夠寬廣的轉圜空間。

用開放的心態談本土意識

把本土意識問題給放在統獨的架構下談,不但只會造成對立與撕裂而沒有好處,甚至根本就抓不到本土意識的問題核心。

在談本土意識之前,讓我們先釐清自己的態度。鄭和下西洋與明朝重修長城代表著近代中國的兩種性格:海洋中國和大陸中國──前者是開放、多元、積極創新的,後者是封閉、排外、保守懷舊的。我們是要擁抱海洋中國的開放與多元,還是要繼承大陸中國的封閉與排外?我們是要擁抱多元族群與多元文化,還是要繼承閩客械鬥與福佬沙文主義的惡習?

客觀地說,荷蘭人在1624年開啟了台灣的信史,而後明鄭、清治、日據、光復、解嚴與政黨輪替等,都是台灣歷史無法被更改、抹除的一部份。因此,台灣不只跟中國有不可分的淵源,也跟原住民、日本人,甚至荷蘭人有密切的淵源。

如果要問「誰是台灣人」,只能有兩種答案:要嘛只有原住民是台灣人,要嘛我們都是台灣人──原住民、早期的華人移民、留在台灣的日本人、1949年遷居到台灣的華人,以及近年來遷居台灣的新移民。

從本土意識的角度看,本省人與外省人的分類,或者統派與獨派的分類,都是無聊透頂的事。從選舉的角度看,政客最愛的卻是族群的對立與撕裂,以及被此伎倆操弄、綁架而含淚投票的死忠支持者。然而,如果選民只記得歷史仇恨,而不懂得擁抱多元文化與多元族群,那是愚蠢至極的行為。    

台灣沒有澳洲、加拿大的自然資源,沒有香港、新加坡的特殊貿易地位,沒有荷蘭、英國、美國的金融優勢,也沒有大陸的13億人口,因而很難在競爭激烈的全球市場上立足。我們唯一的過人之處,就是豐富的被殖民史,和多元的文化與種族。具體的表現之一,就是我們有全世界最豐富的飲食文化。

被殖民與血腥統治是痛苦的,但是付出代價後,留下來的畢竟是豐富的文化遺產。為什麼我們不懂得一視同仁地擁抱它們、珍惜它們,善用它們?

甚至於外勞,原本應該是台灣的重要資產,卻被我們無知地漠視與排擠。敢冒險渡海來台的外勞,很高比例是聰明而有冒險精神的人,其中許多人來台三年是為了存下返鄉做生意的資本。這樣的人才,是我們前進中南半島市場的理想合作夥伴,而中南半島更是廣大伊斯蘭市場的前哨站。政府官員如果懂得布局未來,應該為他們擴建清真寺,讓他們有固定的聚會場所,建立他們對台灣的好感,並且促進台商與學生跟他們的互動,從而厚植台灣人對伊斯蘭市場獨特需求的了解。

台灣的產業如果要升級,主要不外三條路:(1)提升產品品質,進攻耐久財市場,成為供應歐美大廠關鍵零組件的隱形冠軍;(2)延續過去的發展模式,在新興產業(穿戴裝置、智慧城市、雲端產業等)中搶利基位置;(3)在新興國家建立品牌,尤其是在伊斯蘭世界裡建立品牌。

品牌形象跟國家形象有不可分的關係:我們喜歡歐美與日本的品牌,因為我們自覺或不自覺地把這些國家當作比台灣更進步的國家。所以,我們很難在歐美市場建立品牌,卻有機會在新興國家建立品牌。

但是,台灣的農耕隊曾在中東建立過可貴的情感網絡與國家形象,許多來過台灣的馬來西亞僑生已成僑界領袖,如果再加上台灣的新移民和外勞,台灣其實有相當多資源可以在伊斯蘭經濟體系裡建立起我們的品牌,而不需要像越南台商那樣地靠剝削勞動力而引起不滿和怨恨。

可惜的是我們不去擁抱海洋中國的開放與多元,卻偏偏繼承了閩客械鬥的封閉與排外,因而蹧蹋、枉費可貴的文化與族群資源,甚至找不到經濟上的出路。

另一方面,有人把課綱微調無限上綱到憲法位階,卻沒有認清一個現實:今天的中國是誕生於1949年的中國,是歷經文化大革命與批孔揚秦的中國,是以唯物辯證與毛思想為教條的中國,他們的國慶日是十月一日而不是十月十日,他們講的是普通話而不是國語。

我們記憶中的中華文化,幾乎只存在於現在的台灣和1949之前的大陸,而鮮少存在於當今的大陸。中華文物的精華在台北故宮而不在北京故宮,繁體字與國學在台灣而不在文革之後的大陸,臺灣人比大陸人更熟捻傳統文化的精神,而大陸的古蹟絕大多數是為了觀光而托古造假的。

想要認同中華文化,不需要扯上統獨,甚至不一定要踏上大陸的土地,因為那裡只剩下地理上的連結和抽象、遙遠的歷史記憶。

從總體經貿佈局看兩岸經貿

把兩岸經貿放在統獨的架構下談,經常淪於跟現實脫節的意識形態之爭,而看不到問題的核心與現實上的風險。只有把兩岸經貿當作台灣對外經貿佈局的一部份,我們才會真的看到問題的核心。

大陸市場對台灣的致命吸引力與統獨的意識形態無關,純粹只因為它是全球市場中最肥厚、最吸引人的那一塊。2014年全球GDP成長率約2.5%,其中大約50%的成長來自於中國大陸,約有30%的成長來自於其他新興國家,而歐美先進國家的貢獻不到20%。大陸的市場大,成長率又高,要叫同文同種又佈局已久的台商不垂涎這個市場,根本不可能。

而大陸市場的風險也跟統獨無關:大陸的房市與金融市場都早已在危機邊緣,隨時會有泡沫化的危險,所以李嘉誠父子已經把大陸投資拋售一空;惠譽信用評級公司也警告,大陸經濟隨時可能會有硬著陸的風險;台灣的《財訊》雜誌也警告台商,要趕快重新調整大陸市場在全球布局中的比重。

此外,台灣的對外貿易過度集中在電子產業,貿易模式過分集中在兩岸三地,許多學者更警告台灣對大陸的經濟倚賴已經過重。

上述這些訊息都在警告我們:兩岸經貿已經過熱,而非不足。

支持ECFA的專家學者總是說,必須先簽訂ECFA,排除大陸的干擾因素,才有辦法加速簽訂各種FTA。然而這些專家總是不肯面對兩個根本的問題:(1)簽訂FTA的結果必然有產業受惠,也有產業受害,該如何救濟受損的產業及其員工?(2)就算這些FTA對GDP的增長與特定產業有幫助,但是所獲得的好處到底歸誰?

韓國在過去20年來近乎蠻幹地積極簽定FTA,而不顧國內可能受到的傷害,結果是加速大企業的供應鏈外移,而使得中小企業受害;大企業的利潤率不斷上升,但是上班族的處境卻惡化,農業部門與消費者的利益更是嚴重地被犧牲。因此,朴槿惠上任後不再積極推動FTA,而把「療傷止痛」列為第一優先目標,並全面檢討過去的對外貿易政策。後來在2013年頒布「新通商政策路線圖」,把對外貿易協議的優先目標改成促進就業以及有利於中小企業,而不再一味地把FTA當作大財團的發展工具。

台灣民眾面對ECFA與各項FTA時,最該關切的其實是:這些協議到底是只對少數財團有利,並且讓90%的人受害?還是真的對90%的人有利,而只對少數人不利?

許多深綠的群眾只擔心服貿與貨貿是「出賣台灣,促進終極統一」,卻從來不去擔心藍綠政權的FTA可能都是為了少數財團的利益而在出賣90%的台灣人;許多農民和關心他們的NGO團體狂熱地支持民進黨,卻從不去問民進黨會不會為了美國農企業與台灣大財團的利益而出賣台灣的農業。這種看似分裂人格的雙重標準,只能從一個角度去理解:他們只關心統獨,卻從來沒有認真去問「民進黨會不會為了少數財團的利益,而出賣90%台灣人的利益」。

台灣今天最大的問題是什麼?房價高到不可思臆,GDP成長的過程實質薪水卻倒退,產業與經貿政策偏袒少數產業和財團而犧牲絕大多數人和消費者的健康。但是,從過去的執政經驗來看,藍營和綠營在這些問題上有多少差異?

結語

從上述的各種角度看,台灣今天最重要的問題不在統獨,不在18%與老農年金,而在於藍綠政府都只關心富人和少數財團,以致其他90%的人實質所得倒退而工時卻變長,年輕人在失業和非典就業下看不到未來。老實講,統獨論戰根本就只是騙選票的口水戰,而食安、實質薪資倒退、富人減稅而三大基金瀕於破產、官商勾結炒地皮等議題才是急待解決的真議題。選民越熱衷於統獨論戰,實質的民生問題就越是得不到媒體和政黨的關切,90%台灣人的痛苦也將持續下去而得不到緩解。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