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慶樺/德意志思考

蔡慶樺:德國的博士頭銜狂熱
近日令人震驚的新聞,南榮科大校長販售碩博士證書,甚至假造美國名校證書,假造論文及期刊,以一條龍作業方式挑戰了台灣高等教研制度的運作方式:你要求博士學位,他就代理某個中美洲無人想查證的名字好聽學校,弄出個博士學位來;你要求發表外文論文,他就從國外論文資料庫綜合擷取英文論文內容,製作出無人想讀、想引用,因而也無人查證的論文,甚至自己建立期刊網站,發表自己製作的論文;你建立了升等制度要求幾年內完成升等,... 閱讀更多
蔡慶樺:巴拿馬文件揭露的正義問題
▋不只是巴拿馬的問題隨著巴拿馬文件被揭露,《南德日報》報導好幾千家空殼德國公司在巴拿馬設立,德國全國震驚。《法蘭克福環視報》亦報導,前幾年媒體揭露的西門子醜聞──德國西門子集團透過賄賂政客或公務員,取得許多國家的標案合約──亦與這家巴拿馬的律師事務所相關,巴拿馬文件顯示西門子集團可能透過空殼公司及秘密帳戶,運作許多跨國賄款。目前德國檢方已全力調查中。文件揭露後,德國政壇一致認為,應該著手制止逃稅行... 閱讀更多
蔡慶樺:我愛著、被囚禁著、全心工作著──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卡爾特斯辭世
如何可能抗拒對德國文化的愛?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匈牙利籍作家因惹.卡爾特斯(Imre Kertész),於2016年3月31日死於布達佩斯的居所。在這個他從不認為是自己家園的故鄉,他以87歲高齡安息。他是一個畢生熱愛德國文化的文人,雖然他用匈牙利文寫作,雖然他是匈牙利第一個、也是迄今唯一一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但是晚年很長一段時間都住在柏林,直到帕金森氏症影響他的生活,才搬回布達佩斯。他在80歲生日時... 閱讀更多
蔡慶樺:德國前外交部長之死
「我們奮鬥過,一起努力想達成那個目標。能夠共度這段不可思議的美好時光,我們心存感激。愛會長存。」德國前外交部長基多韋斯特維勒(Guido Westerwelle)於本年3月18日因白血病病逝,享年54歲,為他極有爭議的一生畫下了句點。在他成立的基金會的首頁,他與他同性配偶馬龍茲(Michael Mronz)共同發表了這段話,告別了世人。韋斯特維勒在自由民主黨(FDP)聲勢最強大的時候,成為黨內的寵... 閱讀更多
蔡慶樺:說謊的媒體?──德國新聞界的自由之戰
▋媒體的正當性危機根據民調,4成國人認為媒體報導內容不可信;許多人讀了近來的媒體報導後,認為各家媒體立場偏頗,並未針對政治社會重要事件全盤報導,而只是扮演政府的化妝師;網路上讀者們湧入各媒體的社群媒體專頁,憤怒地寫著:「你們都只是謊話連篇的媒體!要惡搞,我不會自己來嗎?」、「口徑一致的垃圾宣傳機器」、「你們報導的真實成分百分比大概只有個位數」、「信不信我們很簡單可以人肉搜索出編輯的姓名、親屬等等這... 閱讀更多
蔡慶樺:如果這樣就叫反叛,我樂於反叛──德國最知名刑事法官的答辯
德國重要的自由派媒體《時代週報》(Die Zeit)自2015年1月開始,邀請知名法官托馬斯‧費舍爾(Thomas Fischer)在週刊線上版開設專欄「費舍爾論法」(Fischer im Recht,im Recht是法學片語,意指合乎法律),每週撰刊數千字長文,針對各種重要的社會、政治、法律、司法改革等議題發表意見,例如難民、德國之翼空難、大麻合法化、安樂死、轉型正義、法院組織改造、媒體與言論... 閱讀更多
蔡慶樺:一切不會都徒勞無功──抵抗納粹的女性們
南韓、緬甸、德國的領導者都是女性,現在,我們也選出了一位女性總統。未來美國也可能選出一位女性總統。女性在世界舞台中的地位以及對歷史的影響力,近來成為媒體與政論節目的焦點。然而女性絕對不是在現代才具有世界歷史的重要意義,而是以往的歷史呈現方式偏好把焦點放在英雄式的男性個體,致使女性只作為男性偉大人物的點綴篇章,那些以其平凡生命寫下不平凡歷史的女人們,多半不被提起。例如,說起德國的納粹黑暗歷史,史家們... 閱讀更多
蔡慶樺:跨越三百年的世代之聲──長者的圖書館
記憶應該被代代傳承下去收到德國聯邦內政部轄下「處理東德共產獨裁事宜之聯邦基金會」(Bundesstiftung zur Aufarbeitung der SED-Diktatur)印贈之2016年年曆,這本年曆的封面寫著「以記憶達成使命」,明顯點出該基金會對記憶在後獨裁時代的克服過往工作如何重視。年曆在2016年的每一天欄位開始處,都記錄了1956年的那一天的世界發生了什麼事──例如共產政權下的蘇... 閱讀更多
蔡慶樺:進入無人的遺忘之地──阿茲海默逝世百年
「我失去了自己」她向來是一個規矩順從、勤奮的家庭婦女,每日的生活以家庭、丈夫及小孩為重心,把家裡打理的乾乾淨淨,且總是燒上一桌好菜,從未讓家人餓了肚子。她的生活,其實就如那個年代的大多數德國婦女,再也平凡不過。直到51歲那年,在她身上發生的怪事,使她再也無法維持多年來的正常生活,她再也不能夠平凡,而也註定了她的名字會永遠留在歷史裡。多年以後的世人都承受著與她一樣的宿命,都不斷再翻出這段悲劇,與她一... 閱讀更多
蔡慶樺:我們將生命獻給科學──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埃爾利希逝世百年
1915年是德國科學界豐收之年,因為愛因斯坦提出了廣義相對論;然而,這也是德國科學界悲慟的一年,在免疫醫學領域作出開創貢獻的諾貝爾獎得主保羅·埃爾利希(Paul Ehrlich),在這一年過世。今年,在聯邦健康部的主辦下,法蘭克福的保羅大教堂於11月22日舉行了逝世百年紀念儀式。法蘭克福歷史博物館亦策劃特展「砷與尖端研究:保羅·埃爾利希與一門新醫學領域的開始」(Arsen und Spitzenf...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