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慶樺:從被展出的「稀奇人種」到漢語教授──德國最早的華人故事

2017/07/21

photo credit: Wikipedia

華人僑居海外的歷史很久,對華人文化的散播,以及對於西洋、東洋文化的吸收,都是站在第一線的重要角色。孫中山、康有為等等這些當年生活在中西方文化劇烈衝突的時代裡的知識分子,都觀察到了海外華人的重要,例如康有為就曾經上書給清朝皇帝:

又我南洋諸島民400萬,雖久商異域,咸戴本朝。以喪師割地為外夷姍笑,其懷憤怒過於內地之民,其人富實,巨萬之資以數千計,通達外情,咸思內歸中國,團成一軍,以雪國恥。特去天萬里,無路自通。若派殷商,密令舉辦,派公忠智略通達商情之大臣領之,或防都畿,或攻前敵,並令聯通外國,助攻日本,或有奇功(《上清帝第二書》)。

以上可知,康有為認為,南洋諸島海外華人們「通達外情」、「其人富實」,又對中國有高度認同,看到中國的孱弱,比海內中國人更加憤怒,更能感受到國恥。因而他強調,聯繫海外僑民,正是抵抗外來強權的一個重要策略。

不過,歷史上在德國的華人,並沒有像南洋諸島那麼多,也不像在美國一樣有那麼強大的影響力。這首先是人數上的懸殊造成的。南洋的地理位置使得移民容易,而美洲新大陸的淘金熱、西部大開發更是吸引了非常多的華人移工,德國並沒有這種地理及歷史條件。其次,德國本身開發得也晚,19世紀中期才開始工業化,也只有在威廉帝國成立後出現殖民帝國主義;雖然在清朝末年也參與了東亞的勢力競逐,但是當時的德意志帝國還是比較重視與歐洲各國的關係,海外重心也放在非洲及南太平洋。因此來到德國的華人,並不像美國一樣曾經出現移民潮,相對的文獻資料也沒有那麼多。

有關於華人在德國的早期歷史,有兩本專書很值得推薦:Dagmar Yu-Dembski《在柏林的華人》(Chinesen in Berlin. be.bra verlag, 2007),以及漢學家蓋艾芮(Erich Gütinger)的博士論文《僑居德國的華人之歷史》(Die Geschichte der Chinesen in Deutschland. Waxmann Verlag, 2004)。這兩本書對於從威廉帝國時代到第三帝國時代的在德華人史有非常深入的記錄,也是本文主要的內容來源。

▋最早來到德國的「稀奇人種」

誰是最早歷史紀錄有案移居德國的華人?根據前述研究,學界的共識是馮亞學(Feng Haho)、馮亞星(Feng Assing)兩人。

這兩人應是親戚。馮亞星於1816年8月3日,自澳門來到東印度、英屬聖赫勒拿島(St. Helena),他到這裡的目的跟當時許多華人一樣是海外打工。當時的聖赫勒拿島由東印度公司經營,許多華人勞工在此工作。後來,馮亞星搭乘英國船隻赴倫敦,在倫敦遇到馮亞學,與荷蘭鬆餅商Heinrich Lasthausen簽訂工作合約。他們的工作是:作為稀奇人種在德國展出(Exotenschau)!這其實是商人巡迴販售吸引人潮的手段,於是兩人被商人帶著到了威瑪、耶拿、哈勒、柏林,分別以音樂藝人與太極拳吸引群眾。

對於當時仍然相當封閉的德國來說,華人是非常罕見的。在柏林,藝術家Johann Gottfried Schadow甚至為2人圖繪肖像、測量五官。他們於1822年剛剛到德國時,在媒體上引起討論,許多人懷疑兩人根本不是中國人,而是「梅特涅派來的喬裝間諜」。但是醫生Lorenz Oken觀察研究後公開發表文章〈關於兩個在德國旅行的中國人〉(Ueber die zwei in Deutschland reisenden Chinesen),判定「兩人不管從語言上、體型上或行為舉止上,都是不折不扣的中國人」。 

這兩個華人在德國造成的轟動,也使他們成為文化界的名人。當時住在威瑪、代表德國文化的巨人歌德也與他們至少見過兩次面。歌德在1822年10月17日的日記裡這麼記載:「我繼續訂正Meyer的藝術史。在12點的時候,年輕的先生們來訪;1點的時候中國人來訪。中午時三個人聚。」另外,1823年法國的《亞洲期刊》(Journal Asiatique)也刊出了歌德的紀錄:「這兩位中國人亞星、亞學,透過Lasshausen的介紹,來到威瑪拜訪我,在我這裡停留。他們值得一切有教養者的注重,尤其是第一位。」

德國人當時為他們留下的頭部測繪。圖片來源:BLOG-NETZWERK FÜR FORSCHUNG UND KULTUR

▋打工仔變身漢語教授

這兩個華人在當時的普魯士,並不只是充滿異國風情的外來文化代表,而更在德國的漢學傳統形塑過程中發揮重要功能。1823年4月10日,菲特烈威廉三世頒發命令,將2人「留在德國」,並任命2人為哈勒大學中文教師,以在「德意志土地上深化中文」。

當時這個命令是帶有政治意義的,因為普魯士想要追上其他海權國家,發展其東亞商務,鎖定中國市場,所以需要強化漢學研究,撥下4,600塔勒(當時貨幣Taler),其中1,000塔勒給荷商讓兩名中國人贖身,其它則作為在哈勒大學任教之薪資。兩人便在哈勒大學向Friedrich Helmke及Wilhelm Schott兩位學者學習德語,並教授漢語。

根據蓋艾芮的研究,這兩位德國人與兩位華人之間的學習互動並沒有那麼順利,對於這兩個德國歷史上首次紀錄的中文教授也沒有什麼正面的記載。可是無論如何,馮亞學、馮亞星都對於德國漢學的早期發展起了一定的(雖然被人忽視的)影響。尤其是他們的學生Schott,可說是第一代的德國漢學奠基者,他於1826年出版《中國智者孔夫子及其弟子們的著作》(Werke der tschinesischen Weisen Kung-Fu-Dsü und seiner Schüler),首次將《論語》由中文譯為德文,並加上自己的評論;接下來幾年間他又連續出版《水滸傳》、《三字經》德譯本,對於中國思想在德語區的傳播助益甚大。後來Schott為普魯士國王的皇家圖書館編寫漢學圖書目錄,為君王建立了非常完整的中國研究資料庫,並在柏林大學教授漢學,開啟了早期的漢學研究。

後來馮亞星受洗,並取了一個非常德意志特色的名字:腓特烈.威廉.亞星(Friedrich Wilhelm Asseng),於1826年4月2日與哈勒一位襪子工廠主女兒Johanne Marie Clara Kraftmüller結婚並育有4子,後移居波茲坦,不再教授中文,而成為國王的「侍茶人」(Teediener)。1832年5月3日,馮亞星妻子難產過世,他自此沉迷於酒賭。1836年終獲國王允許返回中國,活到1889年2月15日,接近百歲才過世。今日的德國仍有其後代,他原來作為名的亞星(Asseng)現在則以姓氏存在。

▋第一部中文版馬丁路德聖經

此外,馮亞星在中德文化交流上還有一件可記載的事情。根據柏林國家圖書館亞洲部門研究員Cordula Gumbrecht的〈路德聖經以及也許是德國第一個華人〉(Die Lutherbibel und der vermutlich erste Chinese Deutschlands)一文,馬丁路德的聖經在1828~1829年,由馮亞星翻譯出第一個中文譯本:《聖傳福音路加》、《傳福音馬耳可》。另外也翻譯了路德著作《小教理問答書》(Der kleine Catechismus Lutheri)。

在譯經第一頁,他署名「唐馮亞星錄」(唐意指唐山、唐人)。前言中,馮亞星簡短交代自己的生平:他出生於1792年,翻譯聖經時35歲,來自廣東,父親是星相學家(意思可能是命理師),與歐洲商船常常往來,因而他在1816年8月隨著歐洲商船踏上了海外之旅。

馮亞星只譯出極小部分,以中文、中文發音的羅馬拼音、德文原文三行對照的方式翻譯。有意思的是,因為這位譯者來自廣東,他所標註的羅馬拼音是粵語──例如「我」是ngo不是wo。所以,第一部翻譯為中文的路德聖經,可說是一部粵語聖經。此譯本譯好後,馮亞星獻給當時的普魯士國王菲特烈威廉三世,國王並在隔年贈送給柏林國家圖書館作為館藏。

為什麼馮亞星要將聖經翻譯為中文/粵語,並將此譯本獻給君王?君王養士,多有其實際功用,馮亞星對普魯士王國來說,是協助培育理解中國人才的教師,卻不將中文典籍翻譯為德文以供參酌,偏要把聖經翻譯為君王不諳之語言?是為了派遣傳教士東去中土?是中文教學材料?或有其他用途?Gumbrecht認為其用意今日已不可考。不過我翻閱奧地利宮廷圖書館1828年至1839年的藏書記錄,發現記載了宮廷圖書館感謝普魯士國王所贈之馮亞星譯經,因此可說,這本翻譯也發揮了文化政治的象徵功能。

從馮亞星的生平看來,他並非飽學之士,讀其譯經可以看到字跡並不漂亮,譯文亦不甚典雅,甚至前後用語有所出入。但無論如何,這些譯經還是有其歷史重要性。在譯文裡可以讀到馮亞星在中德文化初接觸時的創造性角色,面對殊異的思想與宗教,他如何調用甚至鑄造中文辭彙,來將那些歐洲傳統「擺渡」(übersetzen)到中文世界裡。我們可以想像,他所處的19世紀上半葉,中國尚未被迫全面面對西方世界及思想,未大規模翻譯西方典籍,連日本的明治維新也在幾十年後才開始,他能用來處理西方概念的漢語辭彙是有限的。另外有意思的是,似乎為了中德文逐句對照,他的中譯文部份字句構成並不符合慣用位置,很值得研析翻譯理論者一讀。

今年配合宗教改革500周年,柏林的國家圖書館也規劃「聖經—論綱—宣傳:從95件展品敘述宗教改革」特展(Bibel–Thesen–Propaganda. Die Reformation erzählt in 95 Objekten),這個極為特殊的中譯聖經館藏,正是95件展品之一,不只記錄了路德聖經歷史,也紀錄了德國與亞洲的文化互動的早期篇章。

(本文為應德西台灣協會之邀,於2017年3月26日在杜塞道夫阿彌陀佛關懷中心之演講部份內容)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