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志良/挑戰不可能的未來

楊志良:挽救少子化,別再隔空打牛!
台灣少子化嚴重,生育率直直落,以近十年為最,平均每名婦女一生只生育一個小孩。簡單的說,台灣每隔一個世代,人口就要減少一半。藍綠兩黨,一邊說要獨立建國,但沒了人民,建什麼國?另一邊說要奪回政權,但奪回一個無人島,又有何用?恐怕有20年了,每隔一段時間,政府就扯一下少子化的「國安問題」,但每次都只是宣示一下,弄個什麼委員會、辦公室之類,沒有政策目標,沒有措施辦法,更沒有預算。反正政府經常有各種政策宣示... 閱讀更多
楊志良:狗、毛小孩、汪星人
「狗」的生物本質,不過就是一種掠食動物。但牠們和人類共同生活之後,地位一路扶搖直上。一開始是協助人類狩獵、搜索、警戒、看守、救援,付出忠心與勞力的「工作犬」;後來逐漸升格為「寵物」,尤其是不婚、少子化後,膝下無子的男男女女,把寵物當孩子養,牠們就成了家裡賣萌哄主人開心的「毛小孩」;等到毛小孩跟主人久了,占領了主人的心,人就心甘情願對他們呵護備至、付出一切,至此,人狗地位反轉,主人成了奴才,「毛小孩... 閱讀更多
楊志良:好好說再見──別讓長壽成為一種折磨
生命誠可貴,且每個生命都是一場獨特的故事,不論悲歡離合、風花雪月、榮華富貴、濟世救人,均是美妙無比,即使沒有宗教信仰,也不得不讚嘆生命的奇妙,幾近「神蹟」。人生美妙,所以要活得久、活得好。由於科技的發展,醫藥衛生界的努力、經濟的繁榮、教育的普及提升,加上過去70年沒有戰爭、沒有飢荒、沒有重大傳染病,也沒有像1930年代的經濟大崩盤,多數人得以享受安和樂利的生活,因此目前台灣健在的「長者」,再過35... 閱讀更多
楊志良:中華民國哪能不亡?
這裡所說的「中華民國滅亡」,不包括以下情況:1.在民主程序下,多數人同意更改國名為「台灣(共和國)」。2.在多數台灣人民同意下,與中國統一(目前完全不可能,可見的未來也不可能)。因此本文所言的「中華民國亡國」,是指在多數台灣人民不贊同之下,被中華人民共和國併吞。我為何如此甘犯眾怒、傷害大家感情,直指中華民國哪能不亡?原因如下:一、 能人不願進政府擔任政務官事多、錢少、責任重不是問題,憂國憂民的有志... 閱讀更多
楊志良、盧胤雯:分配問題深層的隱憂
太陽花運動已是2年前的事了,造成了社會對立和辯論,撼動了台灣長久以來的政治版圖,其中潛藏著年輕世代對社會分配問題以及政治與經濟體系失靈的不滿。不僅台灣如此,華爾街的1%對99%運動、中東的茉莉花革命、越南的反華暴動、泰國的黃紅衫軍對峙,根源都是分配不均惡化和政府失能所引起。台灣的總統大選已落幕了,年輕世代以選票表達他們最直接的情緒,候選人也都順著這樣的問題脈絡,提出令人期待的藥方。即將上任的蔡總統... 閱讀更多
楊志良:DRG到底是什麼?
DRG是一種償付醫療提供者住院服務的方法。這種方法自從在1983年在美國的老人健保(Medicare)開始採用以來,世界各提供全民健康照護的國家,依其原理,紛紛研定及採用各自的DRG版本。從德、法、紐、澳、日、韓等高所得國家開始,目前已擴及大部分的中、低收入國家,包括印尼、泰國及東歐各國。為何這麼多國家廣泛採用DRG做為支付住院服務的方法?DRG(Diagnostic Related Groups... 閱讀更多
楊志良:呼籲民進黨立委勿擱置長照保險法草案
第9屆立法委員已在105年2月1日完成報到,各政黨也有各自要推動的優先法案。其中民進黨將長照服務法修正案列為優先審議法案,打算以指定用途稅輔以部分公務預算辦理長期照顧業務,初步估算第一年約需330億元,以落實蔡英文主席的長照2.0政策。林萬億教授前於1月25日之工商時報更表示,長照保險法屆期不續審,看守內閣大可不必重送具爭議性法案,倘若國民黨再送長照保險法,應會被擱置不審。以民進黨目前掌握國會過半... 閱讀更多
楊志良:如何搶救KMT?
有沒有搞錯?為什麼要搶救KMT?KMT不長進、自甘墮落、兵敗如山倒,濁水溪以南不用說,連台灣頭的基隆及一向為藍天的花東都敗績連連,看起來繼九合一選舉,KMT不只是被打趴,根本是潰不成軍了。我「整死」國民黨的心願,個人之力沒法完成,這次靠大眾之力總算達到了。不過之所以要整死國民黨,是因為置之死地才能後生,而台灣,正需要一個浴火重生的國民黨。到目前為止,國民黨雖然徹底選輸了,仍是第一大在野黨。「無內憂... 閱讀更多
楊志良:冤冤相報,全民遭殃
這次的大選雖比前幾次冷,少了不少激情,但打開電視及報紙,會發現大選仍是街頭巷尾酒後茶餘的熱門議題。選前種種固然重要,但選後的台灣是向上提升,還是繼續向下沉淪,才是真章。其實選舉結果幾乎已經底定:小英必然成為下任總統,民進黨就算不過半,至少也會成為第一大黨;國民黨再衰,至少也是第一大在野黨;未來政局呢?也幾乎可以確定又是冤冤相報,二黨繼續惡鬥,了無止期,而視全民福祉為草芥。過去十六年,兩黨惡鬥、癱瘓... 閱讀更多
楊志良:大選辯論是隔靴搔癢或是言不及義?
這次總統大選,本來勝券在握的一方,對辯論根本意興闌珊,但如果技術性的讓辯論會辦不成,又實在難以交待,所以拖拖拉拉到現在。好不容易政見發表及辯論總算辦完一輪,問題是三方交火,到底政見談了什麼?辯論又辯了什麼?首先是花了不少時間在論述「九二共識」的「各自表述」。其實這是個假議題,綠營的「維持現狀」到底是否包含「九二共識」,怎麼也說不清,因為絕對不能說清楚。1999年,李總統的兩國論差點天搖地動,還好我...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