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德水:校長大位塞車?候用校長過剩不是問題,缺少退場機制才麻煩!

2017/09/11

圖片來源:Benson Meng@flickr, CC BY-NC-ND 2.0

過去幾年,時常出現中小學校長抱怨教學現場的新聞,曾有校長哀怨地說中小學校長「有責無權、赤手空拳、委曲求全」,至今仍是校長圈琅琅上口的口頭禪,更多的校長則是感慨老師不願意接任行政工作,一時之間,中小學校長彷彿成了一個讓人望之卻步的工作。

除了現職校長感慨不如歸去,近來又出現「候用校長嚴重過剩」的困擾,9月4日,「聯合報」報導〈校長大位塞車!逾400人候補有人苦等十年〉,稱少子化加上年金改革,國中小候用校長出現前所未有大塞車,有人「候」了十多年仍沒機會當校長,雲林一名候用者明年65歲屆齡退休,只能望位興嘆。

該報導指出:根據各縣市統計,目前全台至少有400名國中小候用校長等待分發,其中台中有65人,台南、高雄各46人,新北43人,台北42人,桃園30人,不少人等了3、五5年,依然還在「候」著,分發不出去,不少候用校長因此借調教育局,也有人乾脆回學校當老師。

令人不解的是,如果現職校長的抱怨為真,中小學校長職務理應乏人問津、生人避之唯恐不及才是,怎會出現「校長大位塞車」呢?

從這個角度觀察,就算現職校長抱怨有加,顯然還是有不少教育人員渴望成為校長。「有責無權、赤手空拳、委曲求全」的三不全說法,也阻止不了候用校長想盡快成為校長的堅定意志。

▍年輕老師進不來,才真正影響教育

不過,報導中所稱的「校長大位塞車」景象,倒是值得進一步討論,除了媒體提出的少子化與年金改革,還有沒有其他原因?我們又要如何解讀此一現象?

其實,年金改革與少子化對中小學教育現場的衝擊是全面性的,少子女化現象造成的減班、併校、廢校,或許減少了候用校長擔任校長的機會,但更嚴重的衝擊顯然是導致年輕老師無法進場。

進一步分析,年金改革後,教育人員選擇延後退休,影響的也不僅是校長的供需問題,教師延退更阻礙了校園師資的新陳代謝,甚至可能危及師資培育系統。比起候用校長擔任校長的機會降低,中小學教育現場師資年齡逐漸墊高,以及年輕師資難以成為正式教師,對教育品質的影響程度,豈不更值得各界關注?

▍是時候設立退場機制了!

至於所謂候用校長大塞車現象,還是必須回到校長遴選制度討論。首先,候用校長是否一定得擔任校長?按媒體報導,不少候用校長似乎抱怨候用時間過長,實則,校長遴選制度所稱之「候用校長」,已不同於18年前國中小校長官派制度下「列冊候用」的概念,在遴選機制、考用分離下,「候用校長」取得的是參與校長遴選的資格,法制上並不保證「候用校長」一定可以擔任校長,否則,遴選與官派何異?

其次,候用校長過剩是否正常?依各縣市政府數據,目前全台共有400多名「候用校長」,媒體報導似乎也認為候用校長過多,語氣頗為這些候用校長抱屈。殊不知,既然名為遴選,本來就應維持一定比例的候用校長人數,以維持遴選品質,不妨思考一下:真正的災難到底是「候用校長過剩」?或是「一個蘿蔔一個坑」?

除非國中小向高中職學校看齊,廢除現行國中小候用校長考試制度,未來只要符合資格的教育人員即可參加校長遴選,否則免不了會出現候用校長「派不出去」的問題。然而,國中小候用校長制度,其實反而大幅限縮了可參與校長遴選的人數,對有志於成為校長的教育人員來說,相對應該是一種保障,國中小候用校長是否樂於改採高中職遴選制度,讓更多符合資格的教育人員都成為實質上的候用校長,並且加入校長遴選的競爭?

最後,要如何增加候用校長的出線機會?年改上路之後,包含校長在內的中小學教育人員選擇久任,已成明確的趨勢,而候用校長迫不及待想要成為校長的心情又是那樣殷切,在這樣的情勢下,除非建構現職校長退場機制,空出多一些現職校長的缺額,否則,依目前現任校長多可順利連任、轉任的狀態,已經候用多年的候用校長,真的只有繼續候用一途。

回到制度面,完整的校長遴選,除了儲訓、遴選、考核,原本就應該設有不適任者的退場機制,這個長期不受教育行政部門重視的建議,在候用校長哀哀無告之際,也應該到了通盤研議的時候了。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