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年改法案已排入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審查。日前,全國大專教師會協會(以下簡稱「協會」)召開記者會指出:大學教師因入行門檻高,養成期長,普遍形成「晚入行、年資短」等現象,按照目前年改規劃方案,將加速具國際競爭力學者的出走,嚴重影響我國大學和經濟的未來發展。

該「協會」同時批評年金改革過程中,大學教師並未受到應有的重視,在主管部門缺乏充分溝通下,未能將學術行業的特性納入考量,導致目前公布之國家年金改革方案,嚴重打擊大學教師士氣。

因此,「協會」反對大學教師一體適用同一年改方案,要求將大專教師列為「特殊職務者」,其退休金計算之所得替代率,則另訂規範。

年金改革,言人人殊,無論如何,任何主張都應回歸基本學理,並應符合起碼公平正義原則,禁不起檢驗的訴求不僅無法得到共鳴,更將破壞整體退休制度,徒增社會紛擾。以「協會」前揭訴求為例,就有以下疑慮應進一步釐清:

一、大專教師並無遭受歧視

「協會」再三強調所謂大專教師的特殊性,要求在年改方案中給予特別處理,殊不知,依目前退休制度,公教人員本為一體,公立學校教育人員不分大專與中小學,也適用同一套制度,大專教師並無遭受差別待遇。再以此次年金改革方案為例,除了警消海巡人員等危勞職務可依「70制」(年資15年、年齡滿55歲)申請退休,中小學教育人員因其職務可提前至60歲辦理退休外,其餘包含大學教師在內的公教人員都一體適用65歲退休新制,並可請領「減額年金」提前申請退休。

亦即,除了警、消、中小學教育人員的月退休起支年齡外,在公教退休制度中,大專教師與其他人員並無二致,筆者不反對大專教師比照其他危勞人員可以提前申請退休,前提是大專教師必須提出論證,必須加強社會對話,爭取立法院朝野黨團支持。

比較讓人不解的是,按照「協會」所稱,大專教師具有「晚入行、年資短」等普遍現象,依此情形,以一個35歲才成為大專教師者為例,就算65歲屆齡也才工作滿30年,如於60歲申請退休,年資更僅有25年,若同意大專教師可以提早申請退休,也等於壓縮了這些教師的給付,這顯然又與「協會」要求的高保障相互矛盾,究竟大專教師比較在意退休年齡?或是退休給付?兩者有無矛盾?

二、年資與給付應公平

「協會」顯然也知道退休給付是在職年資累積的結果,理解大專教師的「短年資」不利於累積退休給付,因而又要求大專教師要另外建立一套不同於其他公教人員的「給付率」或「所得替代率」公式。

然而,這樣的要求又回頭破壞了老年經濟安全的基本原理,須知,維持年資與給付均等係年改重要價值,一樣是公教人員,實在遍尋不著大專教師得以另行設計給付公式的理論依據,不分職業別,軍公教勞有多少年資就應給予多少給付,建議「協會」可以提出更為明確的論述與主張,爭取社會認同。

無可諱言,此次官版年改方案中,確實出現年資與給付不均現象,但這樣的不公出現在所有公教人員身上,並無職務別差異,建議立法院對此應通案進行結構調整,讓所有受僱者的年資與給付回到公平均等原則,絕不能對這樣的錯誤視而不見,又製造出職業間的給付不公,否則必將天下大亂、永無寧日。

三、繳費與給付標準應一致

「協會」主張大專教師之退休金計算應另訂規範,言下之意應該是要求提高大專教師的給付率,實則,退休之給付應與繳費連動,繳費基準與給付基準應為一致。

十多年來,扁馬政府的18%改革或整體年金改革,均出現「肥高官、瘦小吏」缺失,究其實,繳費、給付、替代率的基準不一正是引起紛擾的關鍵。

「繳費」與「給付」基準一致,這是退休金制度的基本原理,馬政府2013的年改方案就曾出現各類公教人員退休金基數計算基準不一的不公情形,依當時方案,除了大專教授由「本薪」2倍改為「平均薪額」2倍外,大專副教授、助理教授、中小學教師(以及公務員)之退休金計算基準,則依序下修,等於獨厚公立大學教授,完全違背制度原理,以致紛擾不斷,本次年改切勿重蹈覆轍。

「協會」稱大專教師攸關國家競爭力,問題在於,以破壞退休制度基本公平原則留人,代價何其高昂?要留住優秀人才,避免傑出學人出走,應該從根本改善其勞動條件,方為正辦。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