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德水:官版年改的問題(五)──齊頭式平等真的合理嗎?

2017/03/0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民進黨政府推動的年金改革有一個重要核心精神,就是要檢討不同職業別的年金制度。包括制度架構、給付條件、財源、領取資格、保障水準等,未來都要通盤檢討。依此政策目標,主事者的改革願景其實就是要落實職業衡平。

為了避免引起被改革者的抗議,政府又宣稱:年金的問題、無論是財務、或是職業別的差距,都是長期累積的歷史包袱,不是哪一個職業的原罪;並且多次強調,年金改革不是針對特定職業別,而是要全面檢討改革制度。

話是如此,但大家心知肚明的是,所謂的「通盤檢討」、「不針對特定職業別」,其實都只是政府話術。因為從目前公布的官版備選方案看,此次改革的重點就是鎖定軍公教,並壓低其所得替代率到所謂OECD水平,以迎合主事者設定的職業衡平目標。

其實,各職業的退休保障之所以出現落差,職業分立的年金制度是關鍵。紊亂的制度並非不能調整,但總要先全面檢視現行制度究竟如何?如果無視現行不同制度間不同的費率與給付標準,提出的改革方案也不是設法增加私部門受雇者的退休保障,而只是壓低公部門受僱者替代率,這樣的所謂職業衡平,就有「為平等而平等」的嫌疑,並無助建構完整的老年經濟安全保障。

檢視台灣各種社會保險與職業年金制度,各行各業的替代率之所以不同,關鍵在於制度性差異。依現況,公、私部門受僱者之基礎年金、職業年金皆不相同,費率與給付也不一致,怎麼可能強求有一致的替代率呢?

以下,就以公、私部門的公保、退撫、勞保、勞退為例進行說明。

1.公保vs.勞保

公保勞保
制度性質確定給付制、共同帳戶制、完全準備制確定給付制、共同帳戶制、部分準備制
給付項目失能、養老、死亡、眷屬喪葬、生育、育嬰留職停薪等。生育、傷病、失能、老年、死亡、家屬死亡、失蹤津貼、職災醫療給付、育嬰留職停薪津貼等。
費率與分攤比例費率:被保險人每月保險俸(薪)額7%-15%;現行公教8.83%、私校被保險人10.25%。
分攤比例:
1.公務機關及公校:被保險人35%、政府65%。
2.私立學校:被保險人35%、政府32.5%、雇主32.5%。
費率:被保險人投保薪資(20,008-45,800元)6.5%-12%;現行9%。
分攤比例:
1.受僱勞工:被保險人20%、雇主70%、政府10%。
2.職業工會勞工:被保險人60%、政府40%。
養老給付率1.一次養老給付(公務機關及公校):保險年資每滿1年,給付1.2個月;最高以給付42個月為限。
2.養老年金給付(私立學校):保險年資每滿1年,在給付率0.75%-1.3%之間核給養老年金給付,最高採計35年;其總給付率最高為45.5%。
勞保老年年金給付率1.55%,依下列兩式擇優計算:
第一式:保險年資×平均月投保薪資×0.775%+3,000元。
第二式:保險年資×平均月投保薪資×1.55%。

製表:羅德水,資料來源:各主管機關

2.退撫vs.勞退

退撫勞退
制度性質確定給付制、共同帳戶制、部分準備制確定提撥制、個人帳戶制
費率與分攤比例費率:軍公教人員本薪×2×12%。
分攤比例:軍公教人員35%、政府65%。
勞退月提繳工資分級表,從1,500元至150,000元,共分成61個級距。
雇主應為適用勞基法之勞工按月提繳不低於其每月工資6%勞工退休金;勞工亦得在每月工資6%範圍內,個人自願另行提繳退休金,勞工個人自願提繳部分,得自當年度個人綜合所得總額中全數扣除。
職業年金給付1.一次退休金:本薪×2×年資×1.5。
2.月退休金:本薪×2×年資×2%。
勞退新制係確定提撥制,勞工退休後能領取多少月退休金,取決於帳戶累積金額與平均餘命長短,計算方式如下:
個人專戶本金及累積收益總額/期初年金現值因子/12=可領月退休金。
試算:如勞工年滿60歲,平均餘命24年,利率1.3916%
個人專戶結算累積金額100萬元,可領月退休金為4,077元。
1,000,000÷20.437440479÷12=4,077元
個人專戶結算累積金額200萬元,可領月退休金為8,155元。
2,000,000÷20.437440479÷12=8,155元

製表:羅德水,資料來源:各主管機關

檢視公保、勞保,退撫、勞退四種制度,可知公、私部門受僱者的社會保險與職業年金,無論是制度性質、給付項目、費率、分攤比、給付率均不相同,在公部門方面的養老保障,由薄層的公保與厚層的退撫組成,至於私部門則剛好相反,是由厚層的勞保與薄層的勞退所構成。

以公保、勞保為例,公保繳費高於勞保,但公保養老給付卻低於勞保,投保期間之給付項目也少於勞保;再比較退撫與勞退,退撫係確定給付制,勞退則是確定提撥制,退撫給付雖然高於勞退,但平均所繳費用也遠高於勞退,兩者制度性質全然不同,甚至連互相比較的基礎都不具備。

按照主事者揭櫫之精神,所謂的職業衡平,應該是以不同制度間的費率與給付為基礎進行合理調整,而非無視這些結構上的差異,直接把公部門優於私部門的給付逕行刪減。

無可諱言,要檢討、調整紛雜紊亂的年金制度,以達成職業衡平、世代共榮的目標,絕非易事,然而,如果煞有其事進行改革,卻只達成齊頭式平等,所謂的改革,不也太過廉價嗎?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