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在各界要求下,行政院年金改革辦公室終於公布官版年改方案。基本上,民進黨政府的年金改革方案與前朝一樣,所謂的「改革」聚焦在如何健全退休基金財務,採取的措施不外是要求公、私部門受僱者「多繳、少領、延後退」。就這個脈絡而言,被小英政府視為重大公共政策的年金改革,在經歷20次年改會後所交出的官版方案,顯然不符社會期待。

持平來說,此次官版方案也有值得肯定之處,包括新增年資保留、年資併計、年金分計制度,讓受僱者在公、私職涯轉換時,不至於影響退休權益。此外,對於輿論要求強化基金管理、提升基金收益,以及同步處理黨職併公職、政務人員、法官與檢察官退休制度的建議,官版方案也有正面回應。

必須強調的是,就算沒有整體年金改革,以上措施也是歷朝歷屆政府早就應該著手進行的改革。讓人遺憾的是,公部門退休新制建立20年來,經歷多少藍綠政府的主事者,又有誰曾經對這些再正當不過的主張正眼相看?依此,高舉公平正義大旗的政府,在推動年金改革方案時,必須先為執政的無能、以及在野時的監督不力,先向全民致歉。何況,檢視官版方案,還有許多重大缺失,想要達成世代共容、基金永續的改革目標,政府主事者必須虛心接受各界批評指教。

▋收支失衡持續惡化,是政府的過錯

本專欄將持續對年金改革與官方版本提出建議,今天先談政府的責任問題。

何謂政府責任?要知道,政府不僅是紛亂年金體系的制度設計者,同時也是備受詬病的基金操盤人,必須負起完全責任自不待言。回到基金本身最單純的收支關係,20年來的執政者更是無法逃避。大刀闊斧進行年金改革,卻規避政府應負的責任,剛好證明政府主事群的無能與推託。

眾所周知,影響退休基金財務狀況的參數主要有:收支比例、收益率、給付率、平均餘命等。先不談不忍卒睹的基金操作績效,就以退撫基金的收支比例來說,由於費率水準跟不上基金支出,自退撫基金成立20年來,收支失衡就逐年擴大。自民國103年起,收支已呈逆轉狀態,達105.64%,104年的基金收入為597億元,支出則為700億元,收支比例117.25%,個人推估105年退撫基金之收支將持續擴大,可能高達130%(收入600億元、支出780億元)。

這裡首先必須釐清的問題是:為何過去20年來基金費率未能相應調高(僅在法定範圍內從8%逐年上調至12%,但與實際費率落差仍持續擴大)?以往政府總是將責任丟給公部門受僱者及其團體,其實,作為軍公教雇主的各級政府才是反對調高基金費率的元兇,這是因為一旦調高費率,身為雇主的政府必須負起相對提撥責任,因而根本沒有調高費率的想法與準備。孰料政府為規避責任,竟然還指責受雇者不支持調整費率,混淆視聽,莫此為甚。

▋過去20年的不足額提撥,卻要新一代在職者彌補

有人說,此次官版改革將費率逐年調整至18%,至少算是踏出正確的一步。殊不知,如果政府只是調高在職者的費率,卻未同時處理過往20年的不足額提撥,恰恰正是世代不正義的體現。

試舉一例,對一位民國100年才擔任教職的年輕教師來說,由於參加的是共同帳戶制的退撫基金,若身為雇主的政府不願意對歷年的不足額提撥負起責任,這位年輕教師,明明只有5年在職年資,卻必須共同負擔民國85年至105年整整20年的不足額提撥,無異等於赤裸裸的跨代掠奪,豈有一絲公平正義?

是以,政府除應對未及時調整費率一事負起完全責任,針對歷年的不足額提撥,也有65%的相對責任。既然要通盤檢討年金制度,政府對此自不能視而不見、故作無辜,建議主事者,應將歷來政府該負擔的不足額提撥納入改革方案,絕不能轉嫁給目前在職的公教人員承受,並應提出相應撥款計畫,這樣的改革才有起碼的正義。

     

延伸閱讀:

反對軍公教年金改革,你誤解了嗎?

站在年輕世代的立場思考年金改革

擦亮眼睛,別讓年金問題撕裂社會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