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德水:就怕弄假成真──虛級化的福建省政府想怎樣?

2016/06/13

天下資料,邱劍英攝。

隨著政權輪替,福建省政府又換省主席了,新主席由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兼任。其實,自1998年台灣省政府、福建省政府虛級化後,兩個省府均已成為行政院的派出機關,受行政院指揮監督,辦理行政院交辦事項,向來少人聞問。

過去幾年,福建省政府見諸媒體的報導,除每年預算有過半係人事費而遭致外界批評外,另外一個能喚醒大家記憶的,就是新舊任省主席的交接新聞。

媒體報導,張景森日前首度抵金主持省政,曾經表示:

省政府的角色很尷尬,從2007年起到今天不到10年的時間,福建省府竟然換了將近10個省主席,這種走馬燈式的換將,讓省府的功能始終無法定調,因此,520他兼任這個職務後,就一直思考,虛級化後的省府應如何發揮它的功能、應如何定位?而讓他第一個想到的,也是省主席到底能為地方做些什麼?

張景森的談話並不讓人陌生,歷來新任省府主席上任時,免不了要說說了解地方需求、關心地方發展、加速金馬建設的場面話,比較好笑的是,即使眾人心知肚明這不過只是行禮如儀的官話,關心金馬發展的當地大小官員、民意代表還是對每一任的新主席寄予厚望,總要把握機會陳情一番。

當天針對地方政治人物提出的「金廈觀光纜車」構想,張景森以「福建省主席」身分認為可行,但站在行政院「政務委員」的立場,又主張應整合中央部會的意見,以更嚴謹的態度審慎評估。

不難理解身兼二職的張景森會以這樣的方式婉拒地方建議,但這樣的回應也等於向金馬住民宣告:行政院政務委員才是有實權的真官,福建省主席不過只是無法作主的虛銜,金馬鄉親可別假戲真做、弄假成真。

▋福建省政府的政治性定位

弔詭的是,張景森一番批評省府定位不明,苦思如何發揮省府功能的發言,又很難不讓人有想要強化省府功能的連結。

張景森稱過去10年省府定位不明,這句看似站在金馬住民立場講的話,其實也只說對了一半。自2007年起,扁、馬總共任命了9位福建省省主席,加上蔡政府最新任命的張景森,剛好整整10位,如果過去10年因省主席更替頻繁而不足以成事,那麼,張景森沒有說的2007年以前,當時的福建省政府又是個什麼狀態?

其實,福建省政府的定位一點都不尷尬,自1949年從福州遷往金門開始,福建省政府就被賦予一個政治性與工具性的定位,其間,甚至有長達40年(1956-1996)的時間寓居台北新店辦公。這個遠離人民與土地的省政府,當時負責的主要業務竟是「負責研究有關收復該省各地區之計畫事宜」,定位可說再明確不過。

自1949年起至2007年,僅有四位官派福建省主席:胡璉(陝西華縣人,任期1949/12/4-1955/2/1)、戴仲玉(福建長汀人,任期1955/2/1-1986/5/21)、吳金贊(福建金門人,任期1986/5/21-1998/2/10)、顏忠誠(福建金門人,任期1998/2/10-2007/5/21),從省主席的派任與任期,也清楚說明省政府存在的意義。

2007年以後則是另一番光景,10年出現10位福建省主席雖然讓人眼花撩亂,但就法制面與政府組織再造而言,扁馬蔡三任政府依「福建省政府組織規程」規定,由特任人員兼任省主席並無不當,完全符合行政院派出機關的組織定位,這也是三任總統都只能這樣處理福建省主席的關鍵。

▋假戲真做才是災難

張景森說,他一直思考虛級化後的省府定位問題,頗有新官上任勇於任事的新氣象,殊不知,福建省政府的工具性定位,在其虛級化後反而更加明確,虛級化就是福建省政府的定位,設法讓這個已成雞肋的行政院派出機關起死回生,恐怕才是災難的開始。

回顧歷史,金馬地區住民為彰顯主體性,抗議官派省主席,爭取更多政治資源,早在戒嚴時期就不乏有爭取省長民選、成立省議會的訴求,甚至在福建省政府虛級化、並成為行政院派出機關後,仍有人主張比照台灣省諮議會成立福建省諮議會。

猶記1999年第一次政黨輪替前,內政部部務會議曾通過「福建省諮議會規程草案」,依該規程草案可成立一5至7人的「福建省諮議會」,並賦予原為無給職的諮議員每月坐領16萬元高薪的法源,還好在民意強烈反彈下,當時的行政院懸崖勒馬,免去了一場安置政客、製造冗員的鬧劇。

▋改變決策態度才是關鍵

無可諱言,實際轄區僅有原省區0.15%的福建省政府,自1949年起就被政府賦予高度政治意涵,金馬住民對福建省政府的存在也確有錯綜複雜的恩怨情仇,直至今日,仍有不少金馬人士以省主席出身,作為衡量中央政府是否重視金馬的指標,然而,極其無奈的現實是,一個虛級化、甚至虛無化的省府,就是此刻其作為行政院派出機關最為恰當的定位。

再清楚不過,一個沒有建設經費、不能自為決策,只能辦理行政院交辦事項的省府,除了辦理同鄉會聯誼,也確實難以在金馬兩地有什麼積極作為,期待這樣一個虛級化的單位建設金馬,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完全執政的民進黨政府要使金馬居民有感,與其在福建省政府組織定位上做文章,不如徹底改變以台北看金馬的偏見,並隨兩岸情勢的變化,相應調整政府的外島政策,賦予金馬更多自主空間,尋求兩岸關係與金馬發展雙贏的可能。

至於一直思考能為金馬做些什麼的張景森,還是可以善用其行政院政務委員的角色協助金馬發展,可以確定,眼前張景森最大的挑戰,應該是進度嚴重落後的金門大橋,再怎樣也不是八字還沒一撇的「金廈觀光纜車」構想。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