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新任教育部長潘文忠上任第二天召開記者會,向國人說明他的教育理念,以及對重大政策的主張。潘部長強調:未來教育施政將以國民學習權取代國家教育權,實現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教育,就是從強調國民有受教育的「義務」,蛻變到接受教育的「權利」。學生才是教育的主體,國家必須以學生學習為中心,重新調整新的教育體制。

潘部長主動說明施政理念,值得肯定,可以稍加說明的是,無論學生學習權、國民教育權、家長選擇權、教師教育權,其實都是相對於國家教育權而來的概念,以國民學習權取代國家教育權是蔡英文總統的大選政見,但這並不是什麼新的教育理念,22年前的「410教改遊行」,就是一場爭取國民教育權的集體行動。

為了回應社會對保障國民教育權的呼聲,1995年以後,立法院陸續完成「教師法」、「國民教育法」、「教育基本法」的制定與修正,從法制面保障了國民教育權、教師教育權與學生學習權。

明訂教師權利義務與專業自主權,使教師告別與國家的特別權力關係,確立教師在教育的專業性與主體性。(1995年8月9日教師法制定公布)

明訂人民為教育權之主體、教師之專業自主應予尊重、學生之學習權、受教育權、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國家應予保障(1999年6月23日教育基本法制定公布)

為保障學生學習權及家長教育選擇權,國民教育階段得辦理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其實驗內容、期程、範圍、申請條件與程序及其他相關事項之準則,由教育部會商直轄市、縣(市)政府後定之。(國民教育法第4條)

儘管國民教育權漸趨法制化,新部長又以此作為核心施政理念,但僅憑宣示,難以真正實踐國民教育權。除了法規面,教育施政似乎也需要相應調整。在此提出以下建議:

一、教育行政必須揚棄規訓管理:

徒法不足以自行,教育部要翻轉教育權,教育官員首先必須徹底改變發號施令的管理者角色。要實踐國民教育權,教育行政的角色必須自我限縮、甚至退位,切勿一方面高喊以學生學習權取代國家教育權,一方面卻又不改行政高權思維,繼續獨攬教育決策。

其實,只要教育部願意徹底改變發號施令的角色,根據現有法制,無論依教師法與教師會協商,或依勞動三法與教師工會協商,都是建構教育自治、落實國民教育權的可行作法,然而,當教育行政體系普遍對教師結社抱持疑慮,這又是高難度的挑戰,有心翻轉教育權的潘文忠部長,必須同步提升官員的勞動人權認知。

二、尊重教師專業自主:

在國家教育權宰制下,教師被國家賦予執行教育政令的角色,自覺或不自覺成為傳遞統治者意識形態的工具,如果真想消除國家教育權的幽靈,教育部必須真正尊重教師專業自主,教師教育權與學生學習權不是零和概念,只有保障教師專業自主才能有效維護學生學習權。

建議教育部新團隊細讀由國際勞工組織(ILO)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共同審議,並於1966年10月5日通過的《關於教師地位的建議書》,該建議書提到的幾項原則,包括「教師在教育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教育的進步,有大部分是要依賴教師的資格與能力」、「尊師重道有助於實現教育的目的與內容」、「教師組織應被承認是一股對教育改進甚巨的力量,能協助教育政策的制定」、「教師本身以及教師組織,應參與新課程、教科書及教學方法的制定過程」等,反覆說明教師的專業與地位攸關教育品質,以及教師組織參與教育決策的必要性與迫切性,值得教育部新團隊借鏡。

三、改善弱勢家長參與教育事務的空間:

隨著國家教育權逐漸向國民教育權位移,各級家長組織蓬勃發展,取得參與教育政策制訂的權利,眼前的問題顯然不在家長參與不足,而是參與不均。是以,在討論「如何維護家長參與教育的權利」之前,首要釐清的應該是:國家應積極保障的是何種家長的教育參與權?

長期以來,各級家長組織重要成員要不是資本家就是管理階層,多數為生計奔忙的受薪家長根本無暇參與教育事務,根據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的統計,家長組織的權力結構嚴重扭曲,佔社會多數的受薪階級參與學校事務的比例遠遠低於高社經地位的家長,其中,中小學家長會長僅有6.15%是受薪階級,超過7成5的會長都是雇主或自營業主出身,尤有甚者,各級家長組織不僅由高社經地位之家長所主導,甚至出現已無子女就讀國民教育卻仍擔任家長組織要職的怪象,教育部要維護國民教權,必須正視弱勢家長難以參與教育事務的困境,並以具體措施加以改善。

表1:台灣中小學家長委員會委員背景

身分比例
1雇主、自營業主32.20%
2代表雇主行使管理權之主管人員16.30%
3受僱者33.40%
4其他14.70%

資料來源: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2011/10/31 

表2:台灣中小學家長會長背景

身分比例
1雇主、自營業主75.38%
2代表雇主行使管理權之主管人員13.85%
3受僱者6.15%
4其他4.62%

資料來源: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2011/10/31 

四、致力建構有品質的公共學校教育:

教育部長要實現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教育,不能不看到階級與教育的關聯性。在國民教育階段,家庭背景是學生選擇私立學校的重要因素,在高等教育,階級對教育的影響則更顯而易見。階級因素是決定學生取得最終學歷的重要關鍵,台灣高等教育的反重分配現象日趨嚴峻,若不嚴肅面對、積極改善,教育將失去促進階級流動的作用,而成為階級複製、階級固化的幫兇。

就這個意義來說,只有更加重視弱勢者的教育權,才能完備學生學習權。依此,所謂落實國民教育權,不是國家公共責任的退卻,更非一味的尊重所謂的家長選擇權,因為多數受薪階級仰賴的還是一個有品質的公共學校教育。

台灣教育正面臨公共化與市場化的角力,面對這樣的局面,宣稱要維護學生學習權,落實國民教育權的教育部新團隊,除了堅定教育公共化路線,還能有別的選擇嗎?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